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老迷糊的囧事》——他山之石(四二三)  

2017-05-01 11:02:38|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迷糊的囧事》——他山之石(四二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老迷糊的囧事

ELW

退休后,生活范围变了,圈子小了,没有了职场的压力,远离了社会的喧嚣,过起了独往独来、随心所欲的日子。久而久之,一向“快节奏”的我也逐渐适应了慢生活。

随着年龄的增长,烦恼却也随之而来。其一,我发现自己跟不上社会的节奏,经常是“慢半拍”,在超市、银行、医院等公共场所,面对办事麻利的对方常会感到不适应,甚至发怵;其二,心理承受力变差,经不起事儿,一件平常的小事,一个微小的疏忽,都会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甚至失眠。

迷糊的事儿层出不穷,曾在必胜客吃饭忘了买单,第二天才想起去补付。另一次去同仁医院看病,回到家才发现,预约好的检查单上姓名不是我,是一位陌生男患者的名字,竟拿错单了!究竟错在哪个环节?顿时感到一个晕,忙打电话向妹妹求助,次日在她陪同下去医院交涉才解决。事后很内疚,回想在职时,处理多么复杂的事儿都不发怵,如今是怎么了?不仅老迷糊了,还不自信了!

年末去看病,又有两件迷糊事,请看如下两篇日记:

 

2016年12月22日 晴 霾

今天去西苑医院看病。走出诊室去款台交款后,接过了收银员递过的一大叠单据。先抽出检查单交诊室医生;后到挂号处预约下周的号、去药房取中成药;最后到楼外的煎药室办代煎手续,都是固定程序,我已驾轻就熟。回家后将单据归类放好。下午老伴替我跑了一趟,取回了煎好的药,一切都OK了。

晚上坐沙发上看电视,老伴走过来问我:“下周预约到几号?”这才想起那张挂号单。整理单据时没发现呀!于是又将所有资料再翻出来,把手提包翻了个底儿掉,只找到了收据,显示号码的小条却不见了,记得这两张一直放一起的呀!顿时迷糊了。

丢哪儿了?家里想到之处寻了个遍,没有!肯定落医院了!如何补救呢?老伴说,医院电脑里会有记录,下周看病凭收据去补一张就是了。细看那收据,只显示挂号费,未注明是哪位医生、哪天的号,想到要交涉恐怕得费点儿唇舌,挂号处总是排长队,三言两语说不清,值班员会不耐烦,后面的患者也会提意见……这都是我最怵的。听我一唠叨,老伴又说,怕麻烦就豁出去,早点儿去排队重新挂个号。多大点事儿呀!

心想也是。虽是小事,但总是个事儿。夜里躺床上睡不着,想到即使重新挂号,也未必挂得上,还是明天跑趟医院,提前将这事搞定为好。想到这里,才安下心来睡觉。

夜里被一阵咝咝啦啦的声音吵醒,似乎是猫在挠地板,呵斥了一声,安静了,接着又开始响,反复几次。随即开灯查看,见淘咪和豆咪在掏沙发墩下面的什么东西,挪开一看,是一张纸条,拾起一看惊呆了,竟是那张“失踪”了的挂号条!失而复得让我备感兴奋,又不免自责,白天寻遍了桌上桌下,就是没想到会飘到沙发墩下。真是个老迷糊!多亏淘咪和豆咪“及时发现”,才让我明天少跑一趟医院。

 

2016年12月29日 晴 霾

今日如约看病。岁末,西苑医院空前拥挤,门诊楼前整条街暴堵,出租车只能停在大路上,我得下车步行。

看病还算顺利,随即去交费,70岁以上老人专用窗口前也排起了长蛇阵。不过女收银员手下很麻利,打印第一位患者的账单时,就开始收第二位的单据,看得我眼花缭乱。轮到我了,慌忙将所有的单据、医保卡、银联卡全递上。办完后,更厚的一叠单据递了出来,我赶快接住。后面的程序简单多了,不用预约挂号,也不必去煎药室递单,我将自煎中药,只需踏踏实实在药房取药即可。

到家已是中午。赶快将草药泡上,准备煎药,然后将单据、医保卡、银联卡等分类收好。煎药空隙打扫房间,收拾桌上的废纸时,见一张银联单,刚要扔进废纸筒,捻起来怎么这么厚?再一看惊呆了,是一式三联!本该当场签字确认的,我不但没签,还把收银联和银行联也全都拿回了家!真迷糊!

意识到一张付款人没确认的转账单会给收银员、医院、银行、乃至医保机构造成一系列麻烦,得赶快将其送回。熬好了药,顾不得刷洗药锅就立即动身,已是下午4点。

路上很顺,出租车司机情绪颇佳,问我为何这个点去医院?我说了缘由。他还问:发票拿到了吗?我说拿了。又问:药取了吗?我说取了。司机笑了,说这事就与你没关系了,对你丁点儿影响也没有,干嘛非得再跑一趟?我没搭腔,心想,这是我的失误,当然得补救,总不能让人家背黑锅,说不定收银员正在骂我呐,我可承受不起。司机继续说,给她送回去,她肯定会感谢你的。我说感谢不敢指望,只要别骂我就行了。

到了款台,七十岁老人的窗口还是那位收银员值班,趁她一有空隙,我忙上前将单子递给她,飞快地说:“对不起!上午付款后忘了签退,真不好意思!抱歉!”那收银员看到单子竟露出了笑容,果不其然,正如出租车司机所言,说了声:“谢谢您啊!”

了却了一桩心事,心安理得地回了家。家里的“财政部长”是老伴,看到我扔桌上的那张银联单问:“今天药费自付了多少钱?”这我没注意,他告诉我是27.56元,又问我:“下午跑这趟打车又花了多少钱?”这我记得,这趟来回共花了54元。

他说话向来点到为止。我立刻意识到,鉴于我的迷糊,为送还这27元的银联单却花了54元的打车费,这迷糊的成本也太高了!想当初咱也是个明白人,如今怎么这样了!于是痛下决心,这迷糊的毛病一定得改改了!

《老迷糊的囧事》——他山之石(四二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