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闲聊“选择性记忆”——读xiaolin《退休札记》有感》——他山之石(四零五)  

2016-04-03 07:20:21|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选择性记忆”——读xiaolin《退休札记》有感》——他山之石(四零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闲聊“选择性记忆”

                                    ——读xiaolin《退休札记》有感

ELW

最近,读xiaolin的《退休札记》,其中提到“选择性记忆”,激发了我的共鸣,引起了我的兴趣,也想聊几句。

每天,人的大脑都要接受大量信息,正面的、负面的、感兴趣的、没兴趣的……如若储存起来,却还要经过大脑的筛选和取舍。正如xiaolin博文中所述:“只留下重要的、新鲜的、有兴趣的、刺激的信息。”这就是大脑内在机制的所谓选择性记忆。

(一)

曾读一案例,说一位先生中学时曾有一初恋女友,生日是123日。时隔多年,他发现每每看表时,显示的都是初恋女友生日这三个数字的组合,比如312分,213……这令他十分不解。对此心理学家解析道:其实他每天无数次看表,当然也有不是这三个数字的时候,但他却很快忘记,激发他记忆的只有这三个数字,这就是典型的选择性记忆。

这种类似病态的记忆我也曾有过。我小时候曾受过惊吓,特别害怕棺材。至于是何时、何故、如何造成的已在大脑数据库里彻底删除。童年的记忆仅有,在景山后街到地安门之间有一棺材铺,每次路过都十分恐惧,我会选择绕路,或躲到马路对面低头掩面而过。看来这属于xiaolin文中所述的大脑储存的“刺激性”信息。

后来,随着殡葬业改革,棺材没有了,棺材铺拆了,景山后街也大变样。随着恐惧源的消失,恐惧也就不复存在。此后又过了半个多世纪,想必在大脑数据库里,这一信息早已被彻底删除了。

然而非也!当2008年北京奥运主会场鸟巢建成后,单位组织参观。在现场,我凝视着鸟巢的建筑,脑海里却突然显现出棺材的可怖形象,并惊奇地发现,鸟巢很像棺材!特别是那外形的弧度简直就是棺材前半部的再现!随即童年的记忆:棺材、景山后街、棺材铺等都跳了出来,一种久违了的恐惧油然而生。时至今日,每次乘车路过那里还会心跳加速,颇感恐惧。乘公交时,我会刻意选择坐南侧的座位,快到鸟巢时会闭上眼睛。无疑这已形成了心理障碍。

可见,人的大脑选择性地储存了大量信息,某些刺激性的信息即使过了几十年不用,也不会彻底删除,仅只是被抑制,被隐藏在潜意识里,就像电脑中将信息删除到回收站,一旦受到刺激还会“死灰复燃”。

(二)

Xiaolin在文章提到:退休之后,生活的环境、内容、兴趣、关注的内容变了,从繁忙到闲适,从高频、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到自由随意的松散生活状态,大脑思维来了个彻底转换,大脑存储进行了程序性选择,有用的留下,无用的删除,腾出大量空间备用。此番描述十分形象、细腻。作为早退休几年的我颇有同感,在经历过角色和生活的转换后,我的大脑思维也曾来过彻底转换,大脑存储也进行了新的程序性选择。

作为超级数据处理库,大脑在启动选择性记忆筛选信息时,很大程度上要受制于人的主观思维,所以经过筛选留下的大多是自己喜欢的、对己有利的、愿意记住的信息,而其余的则被忽略或抑制,具体表现为遗忘。

比如,留在我记忆里的童年是幸福的;青春虽谈不上浪漫,但却是纯洁、美好的;三十余年的职场生涯像过路烟云一闪而过,如今老同事见面,回首往事也都是些让人难忘的、令人珍惜的愉快回忆。退休后的再次重逢让人们备感亲切,昔日的磕磕碰碰和恩恩怨怨似乎全都烟消云散,豁达与宽容成了主旋律……选择性记忆竟是如此的奇妙!

正是由于主观因素的作用,每人记忆的侧重点就有所不同。Xiaolin在文中提到春节老友聚会时,一位前领导侃侃而谈,多少年的人和事竟如昨天,上了年纪的人记忆怎么会如此超好?!这让人们很是诧异,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

读到这里我哑然失笑。因为我也遇到过这种人,也是在老友聚会上。前不久,老同事们搞了一次AA制聚会,来的都是平时熟悉的、关系很好的同事,其中一位多年未见的前领导也闻讯而来。

聚会中不免会叙旧,当大家乐呵呵地回首往事时,这位前领导慷慨激昂地讲述了几十年前,当他还是业务员时的一件事,事虽小,却是一桩别人负于他的经历。我惊奇地发现,他有着超凡的记忆力,不仅记得那琐事的细节,还记得在场人的姓名,甚至他们的话语、表情和态度……

听了他的陈述,大家哑口无言,兴致索然,轻松活跃的气氛急转直下。在众人目瞪口呆的同时,我不禁寻思,我年轻时也曾同此人打过交道,迅速启动我的大脑数据存储库,给我留下的印象只有,这人似乎不太好相处。但我是否也曾得罪过他?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来,或许没有,也或许有,可惜都被我大脑的选择性记忆删除了。想到此,顿觉脊背飘来一股凉气。

聚会后回家路上,老友们七嘴八舌,有人笑称这位前领导是“老愤青”,有人赞叹他的“记忆超人”;有的感叹,可惜这非凡的记忆都用在了陈谷子烂芝麻的琐事上;还有人说,他总是记住人们对他的不是,真想不开,活得实在太苦、太累……

读过xiaolin的博文,我在想,这位前领导退休多年,却还活在过去的恩怨里,其大脑思维迟迟没有完成角色和环境的根本转换,确实活得太苦、太累。究其根源,这似乎得归罪于他大脑里受制于主观思维的那与众不同的选择性记忆。想到此,不禁为他感到悲哀,怜悯、同情……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