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岁 月》——他山之石(三九四)  

2015-10-28 14:14:3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 月》——他山之石(三九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ELW

今年是毕业50周年,827日在京老同学聚会庆祝。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当年满怀憧憬与理想走出校门,如今已年逾古稀,步履蹒跚,其中三分之一已经离开了人世。岁月啊!如此飞逝,又如此无情!

聚会上有人拿出了珍藏的老物件,有55年前的录取通知书,毕业前在工体聆听彭真市长讲话的入场券,最吸引人的是那些珍贵的照片,令众人的思绪回到了五十多年前……

(一)

1960年,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怀着拳拳之心,走进了校门,最年轻的17岁,最年长的22岁。入学时有4个班,毕业时只剩两个班,如此高的淘汰率在文革中曾被当作“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打击迫害工农子女的罪行”而遭到批判。

其实,当时并非不走阶级路线,这批新生四分之三是来自农村的贫下中农子女,城市学生只占少数。但不管来自何方,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下,得以录取的全是高分考生。

那时上大学不用交学费,除了伙食费,其余全由国家负担。农村学子全部享受助学金,交了伙食费,还有少许零花钱,每逢换季,还有困难补助,城乡学子生活水准不相上下。倒是在艰苦朴素的主旋律下,城市学生都格外自律,穿着不能张扬,花销不能过分,不能脱离群众啊!

或许是偶然,我们之中没有一个“官二代”和“富二代”。在职虽是各单位的中流砥柱,却没一个高官,也没一个巨富,弄学问的有几位,顶多算是小有名气。

初时,出身环境不同曾带来不少差异与碰撞。畅谈入学感受时,一位来自上海的说:“到北京才见识了忆苦思甜吃的‘窝窝头’,其实味道还好啊!”

另一位来自河南山村的说:“到北京第一次坐汽车……但弄不懂,汽车为什么会转弯呀?”一语惊四座,这连城市小孩都知道的事,他竟全然不知!一同学反问:“你中学物理没学过?”他一脸的茫然:“物理课只讲了发动机的驱动原理,没说转弯呀!”

最近读报得知,今年大学生入学后的第一课是防骗。而我们那时强调政治思想教育,入学第一课是去大兴农村劳动。这第一课并不轻松,劳动强度很大,农村来的如鱼得水,颇显优势;城市来的体力不支,也毫不示弱。白天拼命干活,晚上开会改造思想,劳动之余拿起吉他潇洒一番,有照片为证(见照片1)。从画面看,有的哈哈大笑,有的愁眉苦脸,脸上写着“苦闷”的都是城市学子。

学习紧张,压力很大,但掌握知识是宗旨,唯有认真和勤奋。那时的学风很正、也很浓,期末外语口试只设一个考场,一份考卷,学生按顺序进场,考试需要一整天,先考的都会自觉为试题保密,从未发生作弊或泄题现象。这在今天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学习之余,业余生活也很丰富。周末常去不要门票的紫竹院,偶尔也去颐和园和北海,不过作为穷学生,为省交通费,来去都是步行。我虽持有学生月票,但总是自觉与大家徒步而去。

五年的岁月让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不断磨合,相互帮助,彼此包容,已经融为一体。通过了一次次严酷的考试,最终迎来了毕业的一天。

各奔前程之际,相约来到颐和园,面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众人兴奋异常。在昆明湖边留影时,虽然一再提醒:“站好了,拍照了!”但人们的思绪却难以集中(见照片2)。看这画面,有窃笑的、做鬼脸的、揉眼睛的、交头接耳的……照片冲洗出来,众人惊呼遗憾。如今再一看,却颇有情趣,毕竟是真情外露啊!

(二)

按规定,入职前要参加一年体力劳动,报到后就纷纷奔向农村、工厂、矿山。岁月似乎折腾我们,一年后本该调回时,文革伊始,我们又成了被遗忘的一群,搁置两年后才被调回。文革十年,涉世尚浅的我们在“革命”大旗下,被呼来唤去,为人摇旗呐喊,到处打杂……精简机构、干部下放时,又成了首批被砍掉的对象,在干校一呆又是几年。直至八十年代改革开放,职业生涯才走入正轨,而我等已年过四旬,人到中年。岁月是如此不公!

然而我们又是最幸运的一群。对比我们小几岁的知青,他们失去的更多。我表妹是66届、妹妹是67届毕业生,文革伊始,备战高考的表妹和对大学充满憧憬的妹妹被迫下乡,彻底改变了命运,不仅失去了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还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农村。

比我们低一届的学弟们,经历也很坎坷。毕业前夕被迫“就地闹革命”长达三年,五年学制变成了八年。最糟的是,在改造知识分子“臭老九”的口号下,又统统被当作劳动力,发配到了西北偏远的工厂和矿山。直到改革开放,各部门知识人才告急,纷纷前来“挖掘‘出土文物’”,幸运的被“挖掘”回归了专业。但也有未被“挖掘”而被“埋葬”的。一位京籍学弟在工厂退休后得以回京,临办手续时,人事干部才发现,他竟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甚为惊奇。但他格外淡定,近乎麻木地说,专业早就丢了,并不感到多遗憾。遗憾的是,他回来了,而他的儿女却留在了大西北。

(三)

如今,作为时代的幸运儿,回首往事,感慨万分。庆幸的同时,也为那些贡献了自己青春的小弟弟妹妹,为那些仅比我们低一届的学弟学妹们感到遗憾和痛心。是啊!社会是不公的,岁月是无情的,历史是不能倒转的,这才是最大的憾事!

无论如何,五十年后还能相聚,尽管人老珠黄,但人还在,算是一大幸事。不知下次何时再相聚,也不知下次会少了谁。话虽有些伤感,却是现实。

临别时摄影留念(见照片3)。当场传看画面的众生相,众人又开起了玩笑:当年还算是帅哥美女的,如今却一个个老态龙钟,满脸的车道沟,满头蓬乱的灰白碴子……甚是惨不忍睹啊!但我细看那一一付付苍老的面容,脑子里却映现出当年他们帅哥美女的模样,那美好的画面将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永远!

 

《岁 月》——他山之石(三九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照片1

《岁 月》——他山之石(三九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照片2

《岁 月》——他山之石(三九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照片3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