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城市文化的肌理 ——读专访龙应台有感》——他山之石(三八七)  

2015-07-25 07:40:28|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文化的肌理 ——读专访龙应台有感》——他山之石(三八七)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南锣鼓巷

 

城市文化的肌理

      ——读专访龙应台有感

ELW

写过几篇博文,曾对文化的传承与借鉴抒发了一些感慨,然而读过专访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的报道后,依旧按耐不住,有话想说。

(一)

龙应台在访谈中谈到上海的新天地。据官方媒体介绍,新天地是一个具有上海历史文化风貌、中西融合的都市旅游景点,它以上海近代建筑的标志石库门为基础,改变了原有的居住功能,创新地赋予其商业经营功能,将这片反映了上海历史和文化的老房子改造成具有餐饮、购物、演艺等功能的时尚、休闲文化娱乐中心。

龙应台对此评价说:“现在石库门根本是把上海原本的居民迁走了之后,先掏空它,然后把它弄得非常漂亮……你把原来的我们所珍惜的市民文化拿掉,然后把一种新形态的、资本主义的殖民文化放进去,你要告诉我说这个就是传统和现代衔接的最好典范,那差太远了。

谈到自己信仰的市民主义,龙应台还说:“任何老房子、老区、胡同或者石库门,它对我们最重要的,除了建筑的美学,更重要的是住在里头人的文化和感情的形态,也就是一个城市文化的肌理。你把里头的人全部都铲除了,保留了老房子的皮,还是整个的保留,它是空的。

我年轻时曾在上海待过两年,宿舍在汉口路一座被没收的资本家的石库门房子里,我的印象,石库门确实独具特色,既传承了中华古老的元素,又借鉴了西方的文明,是一种古老、宜居舒适的、中西合璧的建筑。但我对上海新天地并不了解,没有去过,不好妄加评论,但龙应台的话却发人深思,就一座城市而言,究竟什么才能体现中华文化的肌理呢?

(二)

从石库门联想到北京的四合院。虽然从小住在四合院,但严格来说,我们这代人没多少发言权,建国时我们年龄还小,留存在记忆里的四合院很有限,且是用孩童的眼光看世界,难免片面。最有发言权的是我们的长辈,可惜,他们大多已不在了。

据《北京四合院志》介绍,清末北京有4万多个四合院,而如今留存的仅有3000多个,所剩不足8%。其中挂牌保护的600多个,其余的多为大杂院。北京四合院面临消亡,这是严酷的现实。

记忆中,我们家曾住过三处四合院,均为中规中矩的院落,有的还是名人的房产,位于市中心北池子和景山一带,这是迄今四合院保留最好的地区,然而这些院落如今均已不存在了。

以我之见,北京四合院的快速消失主要归结于三点,其一:以城区建设为名的拆迁。建国以来,为了追求城市的现代化,将大片四合院拆除后盖楼,原有的居民被搬迁到市郊。1958年,我家位于景山东街的房子就是以此为由被拆的。这一“改造”比上海更加“彻底”,上海还保留了石库门的外壳,而北京却是将四合院“连根拔”。

在城市建设中,危房改造也是拆迁的一个理由。有数据显示:2000年到2005年北京计划改造300多万平方米危房,但同时有600多万平方米并非危房的房屋也“陪绑”,于是,一个个四合院、一条条胡同就永远从地面上消失了。

其二:以改造老城,疏散中心区人口为名,将原居民疏散到郊区,将院落转卖给土豪、富人,由他们出资改建。名曰保护四合院,然而在实施中缺乏法律规范,监管不到位,往往会使改建走样,丧失了老北京的文化底蕴,德内大街93号因过度挖掘造成街面和民房坍塌事故就是例证。

随着中心城区居民被“疏散”到五环外,现存的四合院大多成了外地打工者居住的大杂院,院落遭到严重破坏。以西城区为例,经过几年努力,曾有8万多户居民被“疏散”到了郊区,然而在此期间,这一地区却又涌进了30多万流动人口。

其三:将四合院改建,作为商业利用,最典型的是南锣鼓巷和烟袋斜街。记忆中,烟袋斜街虽毗邻鼓楼商圈,其本身并不是商业街,是条僻静的胡同,两边均为住户。改建中将平房推到,按照商店模式重建,不少为两层,配以古典的建筑形式,看似旧貌,其实是按照人们的臆想复制了一条仿古商业街。

拥有七百多年历史的南锣鼓巷是世代达官贵人居住的富人区。那些院落的外表十分低调,并不张扬:暗色的大门,狭小的临街窗户,但从精致的门墩,雕花的门环,以及门上方精美的雕刻中仍能看出四合院主人的身份与财富。推开大门是一幅影壁,绕过影壁后才显现出院落的豪华真貌。

修缮后的南锣鼓巷一反昔日的低调,变得十分张扬:漆上鲜艳的油漆,装上宽大的玻璃窗,披红戴绿,洋气十足,变身酒吧、咖啡、时尚小店……从本世纪始,南锣鼓巷已成为继三里屯、十剎海之后北京又一条酒吧街。走近细看,那夸张的外表,刺眼的鲜艳,随处可见的外文,以及五花八门的招牌总让人感觉有点儿不伦不类,夺目的店名:“鬼味”、“在别处”、“转角遇到爱”、“心是孤独的猎手”等以及那些外文招牌总让人感到有些磕碜,就像星巴克咖啡建在故宫里一样让人感到格格不入。

如今南锣鼓巷不再宜居,也不再僻静,变身为彰显老北京胡同的旅游点。旅游宣传资料中如此描绘游客们的感受:“门外是古老中国胡同的往日尘烟,门里是熟悉的蓝山咖啡和杜松子酒,你仿佛在古今交错的时间里徜徉,在中西合壁的空间里感受传统与时尚的激情碰撞。”

我没有理由不尊重游客们的感受,但我要说,展现在游客面前的并非真实的老北京胡同,是变了味的再造景点,追求的不是文化的传承,而是观光效果和商业利益。真正的文化传承不是将其掏空了,居民赶走了,再改建成商业街,而是保留原样,延续那里的生活气息,把文化底蕴留下来,让游客们细细品味,这才是中华文化的肌理。

写到这里,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网友凯蒂在希腊锡拉小镇旅游胜地拍摄的一座民居的画面:房屋依山靠海而建,密密麻麻,白色的房屋,蓝色的窗户,靠海的高台上一排盆栽,屋顶上一片绿植花卉,女主人在忙碌,老者悠然自得地闲庭信步……这才是生活!好温馨!

本文资料来源:201555日《作家文摘》,及百度网。

 

《城市文化的肌理 ——读专访龙应台有感》——他山之石(三八七)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烟袋斜街

《城市文化的肌理 ——读专访龙应台有感》——他山之石(三八七)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希腊锡拉小镇的民居(凯蒂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