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契约精神——从黄河第一桥说起》——他山之石(三八六)  

2015-07-11 18:11:40|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契约精神——从黄河第一桥说起》——他山之石(三八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契约精神——从黄河第一桥说起

ELW

(一)

最近,幽兰的博文《西北行-2》提到了兰州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大桥——“天下黄河第一桥”。此桥建于1907年光绪年间,由德国承建,每个铁条、铆钉,甚至油漆都是从德国运来的。从照片看,这座大铁桥横跨黄河上游,十分宏伟、气派。有意思的是,文中提到,1989年,德国有关方面曾函兰州市政府,在询问铁桥状况的同时,申明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桥梁保固期结束,合同到期。据查,这座桥的保固期为八十年。这让我颇感惊奇,在当时的技术和设备条件下,承建方能给予这么长的保固期,堪称奇迹,真是百年大计啊

更为意想不到的是,虽然桥建成后的一个世纪里,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德国先后在两次世界大战战败,政府更迭,经济崩溃,国家几乎毁于一旦,但这个建桥合同却依然存在并有效。作为合同一方,德国几代人接力,始终铭记本该履行的义务。一个契约可以超越时空、历史和政治而永存,足见德国人骨子里的敬业和契约精神是何等牢固!

可惜,仅从幽兰的博文里获知1989年德国曾致函中方之事。拟在网上搜索更多资讯,可惜未果。网上的资料很多,但对当年建桥的文字很少,对89年德方来函更未述及,大量篇幅描述的是建国以后政府为维护此桥所做的贡献。

虽感到遗憾,但也可以理解,似习以为常,或许这就是新闻导向。想到1979年,我主管向德国蔡司进口的大型天文望远镜投入使用,媒体曾如此报道:我国在昆明建成了国内最大的天文望远镜,是全球在这个纬度上唯一的一台,将填补世界天文观测上的空白……只字不提德国制造这一事实。当时蔡司驻京总代表颇有微词,称中国新闻报道不实,好在德国媒体在报道中弥补了这一缺陷。可惜德方的报道全世界都能看到,唯独中国国内看不到。

(二)

在职时,一直主管对德贸易,曾听人们抱怨,说德国人最不好打交道,他们死板、较真、顽固,难以沟通。此话不无道理,但就我的经验,最好打交道的也是德国人,因为德国人做事讲规则,重合同守信用,一旦形成契约决不反悔,敢于担当,与他们打交道不觉得累。

比如上面说的那个天文望远镜项目,从启动到终止历时17年,我参与了全过程。双方签约时曾犯了一个弱智错误:因急于求成,未经推敲就将德方广告中的一段文字写入了合同,其中一句是:“蔡司采用精湛的工艺生产,以使设备在实验室得到的数据在现场也能得以保持。” 从科学角度讲,这话是错的,因为现场与实验室环境各异,不可能保持数据一致,这是常识。这一疏忽为后来的贸易纠纷埋下了伏笔。

天文观测最忌讳光和空气污染,天文台位于昆明市郊一座无人居住的山顶,1974年签约时正值文革,昆明尚未开放,夜间观测时漆黑而寂静,环境极佳。1979年安装后改革开放,昆明变为旅游城市,诸多旅游设施在山脚下拔地而起,造成了光和空气污染,导致现场观测误差。虽然合同规定,设备精度以双方在实验室共同检验结果为准,但用户还是对设备质量提出了索赔。

双方争论的焦点是添加的那段文字。我方认为:德方承诺在现场保持实验室数据而没做到,实为质量问题;德方坚称,实验室精度已达标,无可争议,观测误差是现场污染导致,合同中那句话不仅不科学,现实中也不可能做到,实为谬误,不可作为提赔依据。

问题很清楚,我方的索赔合法而不合理,胜算不大,但结果却出乎意料,德方认输,为谬误承担了后果,以赔给一台60公分天文望远镜了结。他们表示,蔡司承诺要提供精度高、质量好的设备,同时也要重合同守信用,即使合同中有错误,也要承担后果,付出代价。

事后曾与一位德国同行聊此事,他认为这很正常,契约就是契约,错误的契约也要尊重,蔡司就该为此付出代价。我则扪心自问:如果反过来,要我方为那句不科学的错话承担责任,我们绝不会认可,经济损失巨大啊!我们定会据理以争,以达到免责的目的。

用户白捞了一台小型天文望远镜,十分满意。兴奋之余,我却有些忐忑,德方签约的那位经理以后再没出现,对我的询问,答复含含糊糊,有的说调离了,有的说不知道。我想,不会是因此事被降职或开除吧?这一直是我心里的结。

有人说:德国人财大气粗,很大度,不计较。其实非也!德国人很抠门,谈价格时必会斤斤计较,谈索赔时更是难上加难。他们骨子里根深蒂固的是契约和规则。其实,契约精神就是一种诚信,超越契约的事不做,即使契约里有错误,也被他们视为规则,敢于担当。

说起契约,令我最为感慨的是,作为一种精神,契约可以超越时空而存在,且不受政治变迁的影响。这里,我所指的是泛泛而谈的契约,卖国求荣的不平等条约不在此列。对比我们,情况就不同了,政治的变故可以撕毁原来的一切契约。就文革而言,曾以革命的名义,将大量契约作为封资修的残余化为灰烬。再看如今,各级领导的退休和人事的更迭也会使原来的一些契约变成废纸,一系列承诺不再算数

更有甚者,一些靠不正当手段积累财富的人,脑子里根本没有诚信与契约的概念,只有金钱和利益,视契约为儿戏,随意中断或撕毁,赚一笔就走……为什么中国人到国外经商总是与当地格格不入?为什么常会被人歧视?为什么至今不能融入世界?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契约精神——从黄河第一桥说起》——他山之石(三八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注:图片摘自山谷幽兰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