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从“图腾”到“遗址”》——他山之石(三六九)  

2015-01-14 10:01:08|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图腾”到“遗址”——从鸟巢看后奥运痛苦》——他山之石(三六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从“图腾”到“遗址” 

ELW

(一)

2008年奥运前,北京像样的体育馆只有两个:位于城东的工人体育馆(简称“工体”)和位于城西的首都体育馆(“首体”)。两个馆承担了几乎所有北京的体育赛事,但仍“吃不饱”,于是另辟途径:承办演唱会、杂技、曲艺等各类商演,举办商品展销会等,甚至还将看台下面的空间隔成房间出租。我们单位在“首体”附近,八十年代就曾租用过“首体”的房间作为公司分部办公。

2001年,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成功,两个场馆显然不够用,于是大兴土木,新建、重建大型场馆。到2008年奥运前,北京已拥有了31个体育馆,均为永久性建筑,大大超过了奥运规格,令世人赞叹,人们用“豪华”来形容这些场馆,用“大气”来形容中国人的气魄。奥运期间,这些场馆也为国人挣足了面子。

最为夺目的是可容纳近10万观众的鸟巢,由著名瑞士设计师设计,施工五年,耗资38.9亿元。奥运期间,独具特色的鸟巢让中外人士耳目一新,极大地满足了官方和民间人士的自信心与自豪感,届时的鸟巢已不仅仅是体育馆,已经跃升为中华民族精神的“图腾”。

奥运过后,狂热开始降温,躁动的心也趋于平静,31个场馆必须面对严酷的现实:今后怎么办?初时,鸟巢的命运最好,作为北京地标式建筑,又是全民的“图腾”,吸引了众多国内外游客前来观光,50元一位的入场券,曾给鸟巢带来了不菲的收益,初时最红火,半年的门票收入即可达上亿元。

然而鸟巢毕竟不是名胜古迹,可供观光的内容太少,人们可以来一次、顶多两次,不会多次流连忘返。随着时间的推移,参观者越来越少。而一般的体育赛事也难以安排,除了奥运,哪儿还有能填满10万观众的赛事!鸟巢的运营成本也高得惊人,即使不启用,维护费每年也高达7000万元,平均每天20万元。

如今,孤零零屹立在北四环的鸟巢,没有赛事,少有观光客,倍显冷清;在京城风沙的洗礼下,偌大的透明外壳已经显露污浊,颇感残旧。不禁感叹,作为全民精神“图腾”的鸟巢,正在不可避免地面临沦落为“遗址”的命运。可悲!可叹!

其他的场馆的命运也不济,除了零星承接一些体育赛事外,有的偶尔承办一些演唱会,有的用于教学,大部分场馆只能长期搁置,不仅建设投资收不回来,连日常维护费用都难以应付,无疑成了沉重的包袱。如今六年过去了,后奥运的痛苦延续至今。

(二)

其实这在国外也并非个案。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的主会场就有个绰号叫“巨债”,奥运会让这座城市背负了三十年的巨额债务。见此,很多城市申办奥运的热情都有所减退。

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同样是一个赔本的典型,其场馆建设规格超出了奥运要求,让希腊陷入了严重的预算赤字,用雅典市市长的话说:“雅典奥运的债务需要希腊未来几代人去偿还。”

当然也有不亏本的事例,如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其场馆建设不是由政府“全包”,而是私人投资,事先筹划好了事后的一切,奥运后移交私人经营管理,政府予以适当补贴,避免了盲目建设和疏于管理的弊病。

记得在北京奥运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曾用“无以伦比”来形容北京奥运会,对比历届,这该算是最高的评价了。作为下届奥运会的主办方英国,看到北京奥运如此气派,如此奢华和铺张,曾感到压力巨大,自愧不如。

然而在场馆利用方面,伦敦奥运却是颇为成功的一例。英国人采用了大量临时建筑,所占比重比永久性场馆还要多。红极一时的奥运主会场“伦敦碗”就是个临时建筑,奥运会后立即将其拆除改建,砍掉了三分之二,仅保存了田径场、跑道和底层的部分座位,改造成为经济实用的“小碗”,又经过竞标,著名的英超俱乐部西汉姆联队成为了这里的主人。

此外,伦敦奥运的篮球馆,也是迄今世界最大的临时建筑。其高35米,长110米,使用了1000吨钢材构件。奥运过后,这座外表气派的篮球馆就在伦敦的地平线上永远消失了,拆下的钢材构件则被运到巴西进行再利用。

其实建立临时建筑并非英国人首创,悉尼奥运会的运动员公寓就皆为临时建筑,奥运过后全部拆除,免除了后顾之忧。看来这是最经济,最实用,也最理性的做法。

(三)

承办奥运是亏是赚,总得细算经济账。亚特兰大、雅典、慕尼黑、悉尼都将预算和账目公布于众,让公众有所了解,因为欠债后须由纳税人去偿还,纳税人有知情权。

2008年北京为筹办奥运,到底耗资几何,这笔账却从未公布。奥运结束时,官方仅公布了一个数字,称奥运会的收支大致持平,略有盈余。这显然未将兴建场馆等前期投入包括在内。即使是单纯计算奥运期间的支出,也规避了一些隐性支出,比如,为保障奥运期间北京的蓝天,周边六省市造成的经济损失等。账目不公开,公众蒙在鼓里,这似乎是一种常态,人们也已习以为常。

由此我又想到今年在怀柔召开的APEC峰会。为了筹办峰会,在怀柔也是大兴土木,建设会议中心,兴建豪华酒店,改造怀柔周边环境,还耗时五年,硬是在雁栖湖旁两公里处“创造”出一座欧式小镇,作为参会高官们的“高端商务配套服务区”……其造价几何?迄今也是一个谜。峰会过后,也将面临何去何从的难题。

或许怀柔的境况会比奥运好一些,那里毕竟是旅游景点,在旅游日益升温的中国,近期不会像鸟巢那样面临变为“遗址”的境地。再说,我们又成功申办了2016G20峰会,起码这几年的日子会过得去。但是,将来呢?纵然可以继续作为旅游胜地来接待各地的游客,但那些豪华的星级酒店,那些总统套房,那人工制造出来的欧式小镇还有用武之地吗?

我们无法预见未来,但我们不能不吸取教训,我真的希望,以鸟巢为戒,后奥运的痛苦不要再一一重演了。

 

本文资料来源:2012712日《环球时报》、2014113日、5日《北京晚报》以及百度网。

 

 

《从“图腾”到“遗址”——从鸟巢看后奥运痛苦》——他山之石(三六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