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杂谈“姓氏革命”》——他山之石(三六六)  

2014-12-21 14:08:20|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谈“姓氏革命”》——他山之石(三六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杂谈“姓氏革命”

ELW

最近,一则新闻引起了公众的关注:作为国家确定的试点县,安徽合肥长丰县掀起了一场“姓氏革命”,若孩子随母亲姓,可获政府奖励1000元。

长丰是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的县,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男女比例为130100。该县人口和计生委副主任龚存兵说:影响性别取向的重要因素是传宗接代,主要表现为姓氏传承,“随母姓奖励”是现阶段的引导措施和激励机制,终极目标为改变性别不同的传统意识。

据报道,2011年始,长丰县被定为“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第七周期性别平等项目县”,项目为期五年。“姓氏革命”得到了联合国基金驻华代表处的赞誉;省领导也支持,称“长丰模式”将在更大范围内推广。

(一)

浏览有关“姓氏革命”的系列报道,我的思绪却“开了小差”,回到了半个世纪前,自己也曾历过的一次“姓氏革命”。那是文革初期,作为刚毕业的学生,我在上海外贸系统实习。在“破四旧”的大潮中,北京掀起了一场“姓氏革命”,不少人更改了名字和姓氏,一时间涌现出众多颇具政治色彩的名字,诸如:革命、爱军、向东、护彪、卫青……

消息传到了相对“滞后”的上海,激起了一阵波澜。我们出生在解放前,名字都较“守旧”,于是跃跃欲试,也萌生了更名的冲动。50多人中,有多一半提出要改名,我也在其中。然而确定新名时却很为难,我姓吴,查看报刊、翻阅字典,绞尽脑汁也找不出合适的字眼。

与我同病相怜的还有一位姓贾的同学,闲聊中打趣道:“咱俩倒霉啊!你姓吴,我姓贾,多么响亮、多么革命的名字,冠上我俩的姓,‘革命’变成了不革命、假革命,立场问题啊!”众人哄笑,有人说,要想革命彻底,二位就把姓也改了吧!但我俩犹豫再三,也下不了决心改姓。

要说改名并不难,我们的户口已迁到上海,到派出所就能轻易办理。但那时大家还有组织观念,认为应该先请示上级,于是联名写了一份“造反宣言”,递交给上海外贸局。

当时上海的“革命气势”没有北京浓烈,我们这批北京来的学生就显得颇为激进。当人事干部接过我们的“造反宣言”时目瞪口呆,惊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说,你们的人事关系在部里,需请示北京后答复。

很快就接到了外贸部政治部干部司的“批复”,称:姓名只是形式,不具有严重封建和资产阶级含义的姓名不能改,只同意我们之中一位叫王妮娜的改名,其他均予拒绝。

那时的人很单纯,上级一纸“批复”就平息了大家的冲动,找回了理智。想想也是,名字不过是个形式,改名不会让人变得更革命,不改也不见得就不革命,如此“姓氏革命”真是轻率又荒谬!

当时我们有所不知,上海较平静,北京却是如火如荼,造反派当道,不少部委几近瘫痪。外贸部尚无恙,但在“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大气候下,这看似平常的“批复”也是顶着很大压力才下达的。

然而几个月后,造反派夺权,外贸部政治部也被“砸烂”,“批复”算是“砸烂”之前发出的最后一批文件之一。若再晚些,恐怕我们之中就会出现不少“时尚”、怪异的姓名,我也就不是现在的名字了。现在想想,值得庆幸!

(二)

时光荏苒,半个世纪过去了。再回首往事,在那疯狂的时代,“姓氏革命”只是初出茅庐、涉世尚浅的我们经历的一段颇为荒唐小插曲而已。

如今,若将两次“姓氏革命”作一比较,确实大不相同,毕竟时代变了,主导和做法截然不同。五十年前那场“革命”是紧跟“革命形势”,如今这场是激励“姓氏平等”;那场是自下而上群众自发,而这场是自上而下,由上级和联合国机构主导;那是一场纯精神领域的“革命行动”,而这是一场带有功利性的金钱激励……

虽有诸多不同,但奇怪的是,读这场“姓氏革命”的新闻报道时,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却是一种与五十年前颇为相似的感受。在我的潜意识里,时隔半个世纪的两次“姓氏革命”其实很相似,都是一样的形式主义,一样的不靠谱,一样的荒谬与轻率!

(三)

建国65年来,“男女平等”一直是高调倡导的口号,可惜时至今日并未真正践行,“男尊女卑”的陈腐观念依然当道。首先,运用先进的科学鉴定,每年会有数以百万计的女婴在娘胎里就被剥夺了生的权利;此后在受教育、升学、高考、就业、升迁、参政等领域,又是绝对的男士优先。如今的政界是男性一统天下,女性凤毛麟角。“人大”条例明文规定,作为半边天的妇女,即使“照顾”,也仅能在代表中占有22%的席位。而在广大农村,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健全,无论基于观念还是现实,“养儿防老”依然是老人们晚年唯一的寄托与依靠。这就是现实!

半个世纪前的一纸“批复”说的好,姓名只是个形式,若改也只能改变形式。半个世纪以后,安徽的官员们放着这么多具体问题不去解决,却还拘泥于这一形式大做文章,高喊“男女平等”的口号,拉起联合国项目的大旗,不惜动用纳税人的金钱去激励……

其实,孩子随父姓还是母姓,原本是每个家庭选择的自由,何劳政府去行政干预!再说世上并不是什么都能用钱能买到的,1000元换来的只是一个孩子在户口本上的姓氏,却无法改变男女不平等的现实,更无法撼动至今横行在官场,通行在民间,充斥在各领域,并在人们思想中根深蒂固的陈腐观念。本人之见,安徽这场“姓氏革命”是走上了歪道,“革”错了对象!

我想,安徽若是有钱,还是多做点儿实事,把钱花在如何实现男女平等上。比如,资助那些失学的女童,让他们享受与男童一样受教育的权利;多投入一些资金在老人的社会保障上,让他们老有所依,不再去靠养儿去防老……这才算是正道!

 

本文资料来源:201484日、11日、15日《北京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