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飘然而过的彩云》——他山之石(三六一)  

2014-11-07 08:50:0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飘然而过的彩云》——他山之石(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飘然而过的彩云

ELW

又到了117日。如今这个日子已经被人忘却,不但在中国,在俄罗斯也不再有人提起,但还留在我的记忆里。

(一)

1956年的那一天,我参加了学校的庆祝活动,会上有幸得到一封来自遥远俄罗斯的信。写信的是一位苏联姑娘,名叫留霞·里希采娜,年龄与我相仿,她希望与一位中国女孩通信,于是我俩成了朋友。虽然从未见面,但鸿雁传书,竟坚持了七年之久。

书信来往中,我得知她在俄罗斯北方的阿尔汉格尔斯克区,一个叫拉弗吉诺的村子里,那是著名的林区,父亲是伐木工人。从寄来的照片看,她的家在林间一座木屋里,木屋用一根根圆木拼盖而成,虽然只有一层,略显简陋,但十分古朴、典雅,很有特色。屋前是碧绿的草地,背后是大片白桦林,十分壮观。从小生活在闹市的我,十分想往这异国奇景。试想,住在那别具一格的木屋里,置身于白桦林中,呼吸着大自然的清新空气,闻着小草那诱人的清香……那是何等的意境!

那时我是个穷学生,寄一封国际平邮信件要22分钱,在全家一天生活费只有一元多钱的年代,寄信是个不小的开支;为了能随信附上几张图片,我还得挤出少得可怜的零用钱,放学后到书店或小摊上寻找漂亮、廉价的明信片。

与留霞通信是我生活中一件大事,每次接到来信都会兴奋几天,我把信和照片、图片拿给同学和家人看,让大家分享我的快乐,然后立即写回信。邮件一般要走两星期,我们大约每月通一次信。信中的内容很丰富:学习、生活、家人、各种趣闻轶事。

我发信时,总是小心翼翼地将信投进信筒,听到轻微的一声“咚”响,得知信已进入桶底,才放心地离去。有一次投信后,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咚”声,用手试探一下,信又不在筒口,很不放心,就站在信筒旁等。许久,一位邮递员骑着车来开信箱,我发现那封信落在堆起的邮件上,所以没有响声。亲眼看到邮递员取走了信,我才放心地离去。

作为中学生,学的那点儿俄语实在太少,我无法读懂她的信,只能请老师或一位学俄文的邻居大学生帮忙。但我的回信却都是自己翻书、查字典,苦苦拼凑出来的,表达很吃力,想必错误百出。但留霞在回信中总是说,她读懂了,非常高兴。

1960年,我俩中学毕业,我进入外语学院学德语;留霞按照前苏联规定参加一年劳动,次年考取了阿尔汉格尔斯克师范大学。在当地,教师和医生是最热门、也最受人尊敬的职业,留霞能考取,确实很优秀!此后,她的信依旧用俄文,好在学校俄语系的同学都很乐意帮我翻译。而我则改用德文写回信,表达上更自如,内容也丰富多了;而留霞读信就有困难,只得请人帮忙。但她还总是说,她全读懂了,非常高兴看到我的信。或许,正因为我们的心是息息相通的,所以才能如此默契地读懂对方。

1961年,中苏关系开始恶化,我们的通信却未间断,但在信中都避开了敏感的话题,仅在最后一封信中,她写道:“认识你这位中国朋友,我很幸福,深信父兄的争论不会影响我们的友谊。”

后来两国争端不断升级,1963年学校开展反修教育,对学生“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就是禁止与修正主义国家的人来往。我们这些人成了众矢之的,在此形势下,我被迫中断了与她长达七年的通信联系。但七年的友谊却让我难以忘怀,我将她写的百余封信捆扎好,连同随信寄来的照片、图片一起装进纸箱封好,让这珍贵的纸箱伴随着我。

1965年,我毕业后前往上海劳动、实习,临行前我将纸箱存放在父母家中。遗憾的是,一年后文革伊始,在“破四旧”的大潮中,我这箱信件作为“四旧”未能幸免,遭到焚烧。远在相对平静的上海,当我得知这一消息,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十分难过。长达七年的书信就这么付之一炬,片纸未留!

(二)

到了八十年代,我在工作中开始接触一些对苏业务。当时文革刚结束,人们对前苏联还称“苏修”,对俄罗斯人也有偏见,动辄就要“斗争”。也许是源于当初对留霞的感情,我总觉得那里的人是真诚、友好的。正是基于这点,让我在工作中冲破了不少障碍,受益不少。

我曾多次路过或到俄罗斯出差。1975年第一次路过莫斯科,当飞机抵达莫斯科机场,走出机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机场边一片高耸的白桦林,突然心头一热,脑海里浮现出留霞家小木屋那熟悉的画面。以后每次赴俄,我都有种莫名的亲切与激动,那是留霞的故乡!每每看到莫斯科郊外的大森林,也总是想起留霞。遗憾的是,我每次出差的终极地都是莫斯科,未曾有机会去她位于北方的故乡。

岁月无情,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此刻,年已古稀的我坐在电脑前敲字。回首往事,十分后悔自己多次赴俄,甚至还兼任过公司驻莫斯科总代表,却未曾去打听她的下落,如今为时晚矣!想起莎士比亚的名言:“青春像夏日的清晨,青春是一个短暂的美梦,当你醒来时,它早已消失无踪。”心中颇为惆怅。

望窗外,深秋的北京秋高气爽,蓝天白云一览无余。我想,人生就像是这蔚蓝的天空,而人就像一片云,置身在浩瀚的时空。飘荡的云构成了五彩缤纷的世界。人在一生中,总会与各色的云彩相遇,有的停留在空间,有的却瞬间飘过。留霞就像一片彩云在我青春年代飘然而过,虽然短暂,但那缤纷的色彩,连同那青春的回忆,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2014117于北京

《飘然而过的彩云》——他山之石(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