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闲言碎语说北京人口》——他山之石(三六三)  

2014-11-26 20:11:12|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言碎语说北京人口》——他山之石(三六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闲言碎语说北京人口

ELW

1949年,北京只有一百多万人,65年后的今天,常住人口已达两千多万,加上流动人口,狭小空间居住着三千多万人。而城市规模,从过去的二环(老城)发展到六环,如今又在计划七环……短短几十年,北京以如此迅猛的速度“膨胀”,堪称奇迹!

接踵而来的问题是,水源缺乏、空气污染、交通拥堵、住房紧张,生存环境越来越糟,城市管理越来越差……今年,面对诸多棘手难题,北京市政府终于提出要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控制人口也就提上了日程。而作为第一个举措,是以“服装市场向高端转型”为名,关闭动批和大红门服装市场,迁至白沟和天津。此举能缓解北京的人口压力吗?我看并不乐观。

【关闭缓解不了人口压力】

十几年前,京城最大的农贸市场——大钟寺农贸市场曾经十分红火,市场周围被商户们住的一片“城中村”包围。本世纪初,海淀区政府曾以“优化发展环境”为名,关闭了市场。随后,中坤集团投资30多亿元建成了现在的“中坤广场”,其中一座40万平米的商厦定位为:“以世界500强为主、集高档酒店、百货、餐饮和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现代商城”。建成后,“hQ尚客”和一些知名品牌店纷纷在此落户,环境似乎是“优化”了。

然而周围的“城中村”并未因此而消失。商户们没有走,纷纷“化整为零”,走街串巷,开小店、摆地摊接续原来的营生。如今十几年过去了,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城中村”不断扩大,占据了附近几条街,街边是一色为他们服务的小餐馆、小超市、网吧、理发店……生意十分红火。

顺便提一句,被“城中村”包围的商厦却很不景气,仅三年“hQ尚客”和其他名品店、就因效益不佳相继撤出,如今偌大的楼里只剩下家乐福和呷哺呷哺几家快餐店。听说,中坤集团拟再次将商厦转型为写字楼。

事实证明,关闭低端市场没能起到缓解人口的作用。究其原因很简单:有市场!农贸市场关闭了,但老百姓还得吃菜,随着进京人口的增加,市场需求越来越大,菜贩们不愁没钱赚,当然也不会离开北京。

如今,与十几年前颇为相似的是,动批和大红门的大部分商户也表示继续留京,原因同样是:有市场。北京3000多万人中,大多是工薪阶层,中低挡服装市场十分广阔,有市场就有商户们生存和赚钱的空间。

最近报道,搬迁首战大捷,已有600家商户决定转战白沟、100家商户入驻天津。然而,两市场原有近三万家商户,只有区区几百家有意搬迁,真是九牛一毛!结论只能是,市场关了人不走,无从缓解北京人口压力。

【轻率迁徙只会更糟】

曾读两则报道:其一是,西城区为改造老城,曾试图疏散中心区居民,经过几年努力,8万多户居民被疏散到了郊区,然而在此期间,这一地区却又来了30多万流动人口。

另一则报道说,2002北京启动了“早餐工程”,街头早餐车、早餐亭应运而起。前不久,全市开始规范整治道路公共服务设施,又逐步将街头的早餐车清退。然而,在正规早餐车消失的同时,大批黑摊贩纷纷占据地盘,生意十分红火。其结果,规范整治不但没见效,环境反而变得更糟。

究其原因,还是那三个字:有市场。在快节奏的今天,早餐车满足了上班族的需求。虽然黑摊贩代替了早餐车,人们担心不卫生,但也只能将就,因为别无选择,总不能不吃早饭。据报道,黑摊贩成本低、不交税,利润空间很大,一个卖鸡蛋灌饼的摊贩月收入就能达一万元,收入与白领不相上下。在市场和金钱的诱惑下,谁会轻易放过如此赚钱的机会!

事实证明,清走了“正规军”,招来了“游击队”,轻率的迁徙只会适得其反,让事情更糟。

【疏解应从顶层做起】

城市的发展取决于定位。波恩曾为德国首都,在最“红火”的年代也只有二十几万人口,因为波恩只定位为政治中心,没有其他功能,全城仅有一所大学,没有大企业、科研机构、经济和金融总部,也没有国内外跨国公司的办事处。

而北京太贪婪,承载了国家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科研中心、教育中心、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商务中心、对外交流中心等多种功能,摊子极为庞大。与此适应,形成了宝塔形人口结构:最上层是“中心”的人;下面是为“中心”运转提供多方位保障的调研、信息等相关机构和人;再下面,是为上述机构提供后勤服务的机构和人员;而这些服务人员和家属也需要服务,如此层层类推……在宝塔最底层是,为这座城市建设、保洁、绿化、废物回收等行业的打工者,以及为这些打工者服务的餐饮、商业等摊贩和游商……

不可忽视的是,北京有700多万流动人口,他们多从事体力劳动,生活在最底层,为这些人服务的市场也十分广阔。据2013年统计,仅以经营小食杂、小百货、小洗浴等17类“待提高业态”的商户就有23.5万户,加上他们雇用的职工和在京的家属就有百万人计,这是生活在底层的、不可小视的群体。

目前的疏解措施是先从底层开刀,上层结构没变,摊子还是那么大,市场依旧那么广,人就可以选择不走,即使走了,还会有新的再来。 以本人拙见,在市场经济的今天,得按经济规律办事。只有重新给北京定位,从顶层开刀,砍掉或搬迁几个“中心”,上面小了,下面才会随之改变。只有北京的摊子变小了,市场萎缩了,人口才会相应疏解。

然而做到这点很难,首先,上层能否舍得放弃这些塑造政绩的中心?另外,砍掉中心是动“大手术”,涉及面很广,极易造成社会动荡,如今这个脆弱的社会还能否承受如此大的“手术”?思来想去,还是篇头那个想法,缓解北京人口压力,前景并不乐观。

本文资料来源:2014114日、117日、428日、429日、95日《北京晚报》。

《闲言碎语说北京人口》——他山之石(三六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