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闲聊中国式幽默》——他山之石(三一九)  

2013-10-20 21:06:10|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中国式幽默》——他山之石(三一九)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闲聊中国式幽默

    ELW

 

最近,读崔永元在北大校友会上的讲话,让人耳目一新,忍俊不禁。过后再回味,颇发人深思,这似乎就是崔氏幽默的精髓,也正是其过人之处。读后思绪难平,忍不住也想说几句。

看美国大片,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令人震撼的音响效果,也不是那些瑰丽缤纷的画面,而是那特有的美式幽默,即使是战争片,在硝烟弥漫的战场,美国人也不忘幽他一默。而在此场景下,我们电影中出现的则往往是高八度的豪言壮语,或是悲怆而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

 

  【中国领导人不会幽默?】

   幽默是美国总统常用的、用以提升个人魅力的伎俩。里根总统参观西安时,面对一队队排列整齐的兵马俑,一耸肩,轻松地说了句:“Dismissed!(解散吧!)”崔永元评论道:此幽默彰显出美国总统的霸气,让美国人很有面子。他还举例说,小布什被人拿鞋扔了一下,他低头一躲,说句:“这鞋六号半。”全场哄笑,既避免了尴尬,又提高了气场。

最不懂幽默的西方人该算是德国佬,德国人矜持,严肃,一板一眼。但德国首脑的大度与承受力却令人佩服。据说科尔总统在竞选演说时,曾遭人扔鸡蛋,而他并不躲避,沉着、淡定地掏出纸巾将脸上的蛋液擦掉,然后继续演说,此事被人们传为佳话,不但化解了反对者的诋毁,还提高了信任度,科尔连任四届,成为德国史上执政最长的总理之一。

我九十年代在德国驻外时,恰逢我国L总理访德,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事儿,当然还没到扔鸡蛋那么严重。因八九年那事刚过,访问途中,L频频与举着标语牌的人群“相伴”。他很气愤,就要求陪同的科尔总理将这些人赶走。这在中国是顺理成章的事儿,根本不用本人提出,警察就会主动去做。但科尔却一笑说:抱歉!我恐怕办不到,因为他们没有触犯法律。L气急败坏,随即取消了一些原定日程。

幽默被西方首脑当作是亲民、提升个人魅力的手段,而在中国长期以来却被当作是不严肃、不合身份、甚至丢分的事。改革开放以后,首脑们在与西方打交道时,也试着去幽默,但却幽默得很不成样子。

还是这位L某,在会见德国工商界人士的大会上讲话时,中途同声传译出了故障,故障排除后,他想借此幽默一番,就说:都说德国的产品质量好,我看不一定,这不就出问题了。说完他笑了,但在场的德国人都没笑,主持人插话说:抱歉!我查了一下,这个设备不是德国产,而是日本产。当时我在台下,顿觉尴尬极了。但事后一想,按照中国人的思维,用于接待外国首脑的设备本应采用国产,或世界顶尖产品,以显示自己的国力,没承想,德国人对此却毫不在意。

在电视上我还看到两国总理会见的场面,L在国内是标准身高,但比起人高马大的科尔来却显得十分矮小,这是东西方差异,很正常。我曾见过科尔会见日本首相的镜头,那首相虽然更矮,五短身材,却仰首挺胸,目不斜视,傲然神气。而L在双方握手后,或许想幽默一番,就故意与科尔比个头,还笑着做手势,你那么高,我那么矮……看到这一画面,我心如针扎,觉得特别不自在……而德国电视台还反复播放这一镜头。当然,当我们电视台在报道时都将这些镜头统统剪掉,展现在本国公众面前的是一位儒雅、礼貌、风度翩翩的领导形象。

看来我们的领导是在尝试运用西方幽默,但事与愿违,不但没有学会,还学歪了。

 

  【中国人缺少幽默细胞吗?】

由此想到,是否中国人不会幽默,也不喜欢幽默?难道国人缺乏幽默细胞?非也!我们的文化艺术中就有不少幽默,比如相声和小品,我非常欣赏相声大师侯宝林的表演,不仅笑点高,还自然、有深度,令人回味。我还喜欢陈佩斯独具风格的小品,虽然夸张,甚至夸张得很离谱,却不做作,也不落俗套。可惜,两位大师的艺术至今无人能够超越。如今的相声和小品都把逗笑作为目的,于是就装傻充愣,口吐粗言,庸俗不堪。春晚舞台上出现的老人,呆傻、邋遢、颓废,还故意露着残缺的门牙;而年轻后生却油腔滑调、贫里吧唧、插科打诨、话不着调;为了制造笑点,甚至拿残疾人的身体缺陷开涮,真是低级庸俗之极!

年年的春晚都让观众年年感到失望,听说马年春晚将由冯小刚执导,心中升起了一线希望,但又听说将由赵本山负责小品和语言类节目,顿时又让希望堕入了谷底。

 

 【话说崔氏幽默】

不过崔永元例外, 其在北大校友大会上讲话区区几百字,却7次被笑声和掌声打断,平均百余字就有一个笑点。他的幽默不是为了逗笑,而是很有品位,颇有深度。作为主持人,他主持过很多节目,其中不乏严肃的节目,如两会专访。然而在访谈中,多么严肃的话题,在其犀利、风趣的语言下,都会让访谈气氛活跃起来。当然,他尖锐的提问有时会让受访的官员张口结舌,甚至陷入尴尬,然而却能让话题去掉“假大空”的面具而朝着真实的视角深度展开。作为主持人,崔永元的睿智令人折服,主持风格十分独特,同样无人能够超越。

作为崔永元的忠实“粉丝”,我在电视中“认识”他得追溯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我在国外,电视只能收到中央4台。一天晚上,偶见一档访谈节目,平时看惯了荧屏上俊男靓女的主持,听惯了铿锵嘹亮的话语,而对那位主持人的第一印象却十分糟糕。这人看起来很丑,小眼睛眯着,嘴巴还有点儿歪;说话是京腔,含含糊糊的不清晰。当时访谈已近尾声,只听得最后一句是调门略高的一声“谢谢大家”,和谦卑的一鞠躬,屏幕上显示此人名曰:“崔永元”,一个古板、传统且不响亮的名字!关上电视心想,央视真是没人了,竟找这么个人来主持!

此后一个周末的早上,又一次“见”到这位主持人,屏幕显示这档节目叫《实话实说》,这题目很有趣,没其他节目可看,就耐住性子看下去。发现这人虽丑,主持节目也是低调,但话题新颖,视点深刻,语言犀利,时不是会抖出包袱,令人发笑,那是真实的、不同凡响的、让人发自内心的笑,于是对他刮目相看,开始喜欢他的主持。

此后关注他的节目,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谈艾滋病。当时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对艾滋谈虎色变,他的话题却从科学角度让人们认识艾滋,消除恐惧,理性对待,确实别出心裁。当时有几位艾滋病人到场,为了保护隐私,都坐在幕后,透过薄薄的帷幔,人们只能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的轮廓。节目结束前,崔永元竟然走到幕后,与艾滋病人一一握手道别。这一举动令我十分震惊,当时即使在西方,由于恐惧,人们也不敢这么做,而他却做到了!此时,我对他的主持不仅是喜欢,而是钦佩了!

此后,我每周必看他的节目,由于时差,《实话实说》的播出时间很不利,首播是在当地周末早上很早,而重播又是次日晚上很晚,然而《实话实说》却吸引了我,我几乎一次不拉地看了几年。后来再见到荧屏上的崔永元,不再觉得他丑,也不嫌他说话不清晰,反而很习惯,很喜欢,觉得他就像邻家一位熟悉的男孩,在同你无拘无束地谈天说地,海侃神聊……我喜欢这种氛围,也喜欢这种幽默!

说起幽默,那不是西方的专利,中国人不是没有幽默细胞,中国老百姓也不是不喜欢、不需要幽默,只是由于多年思想的桎梏,思维不能放开,幽默被打入了另册而已。如今我们工作和生活中需要一个轻松、愉快的氛围,需要调味品,幽默也就逐渐摆上了台面。我由衷地希望我们的各级领导能恰如其分地用幽默来展现自己的人格魅力,也期盼着在中国的银屏和舞台上能出现更多的崔永元,而不是赵本山……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