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北京的胡同爷们儿》——他山之石(三一六)  

2013-09-14 17:23:09|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的胡同爷们儿》——他山之石(三一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北京的胡同爷们儿

——读苏丝黄“傲慢的中国大都市”有感之一

ELW

 

读苏丝黄的文章“傲慢的中国大都市”颇有同感,禁不住也想说几句,先从北京人说起。

苏丝黄:“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傲慢。我比较熟悉的是北京人的傲慢。常在本地老牌出租车司机、售票员和胡同爷们儿身上看到,眼光下斜,用鼻音说话,开口就是国家领导人的家长里短或中东局势,让外地人听着顿觉自己微如蚁尘。”

本人拙见:

 

【北京是个“五湖四海”】

先说“北京人”的概念。何为“北京人”?建国以来,北京人口呈爆炸式膨胀,几个数字供参考:解放初的“老北京”约有100多万,六十年代翻几番达700多万,九十年代突破1000万,如今在册人口已达2000多万,而未在册和流动人口,估计至少还有1000多万。至今北京的大门依旧敞开,更多的人还在源源不断涌进来。

当下倡导的北京精神有八个大字,其中就有“包容”二字。半个多世纪以来,北京以它的大度和包容,接纳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定居者,而后者也很快融入了社会,为建设北京做出了贡献。而如今若回答“何为北京人”却难有答案,因为概念本身就已模糊,时下的北京堪称是个“五湖四海”,而当年那些“老北京”和他们的后裔早已淹没在这一“湖海”里。

 

 【胡同爷儿们的变迁

苏丝黄文中所述的北京人,似乎是指那些“老北京”或文革前的定居者以及他们的后裔。文中首先提到出租车司机,足见她对北京的了解,在这个浩瀚的五湖四海里,算是找对了切入点,如今北京的就业已全面放开,唯独出租车行业是要求持有北京户籍才能从事的特例。

苏丝黄的描写颇为形象,作为出租车的常客,我也常碰到善侃的司机,也喜欢与他们聊,国家大事,国内国际无不涉及。实话实说,我博文中的不少素材都从他们那里听到的。

不过,近年来发现,能侃的人不多了,沉默寡言的却增多了。原来,司机的来源已有了变化,如今80%以上是来自远郊区的农民,而那些能聊善侃北京爷们儿已经纷纷退出了此行。至于原因,有的说,出租车公司嫌这些人不好管理而辞退;也有的说,司机们嫌收入低而放弃。

苏丝黄还提到胡同里的北京爷们儿。几年前,若走进城区的小胡同,随处可见这些坐在破藤椅上喝茶调侃的爷们儿,耳边响起那带着儿化韵的京腔京调,从柴米油盐到国家大事、中东局势,都是他们的话题。

然而,如今也有变化。在老城区的大街小巷已很少见到这些人的身影,胡同里已是“北漂”者们的天下,看到的是他们成群的孩子跑来跑去,听到的是高八度的南腔北调。而那些“胡同爷们儿”哪儿去了?答案是:他们大多已搬到了郊区五环以外的楼房里,已不能再称其为“胡同爷们儿”了。

 

 【我眼中的胡同爷们儿

我生在北京,却算不上道地的北京人,父母年轻时到北京求学,后才定居这里。读小学和中学时,我都生活在北京人的圈子里,同学的家长不少是生活在底层的胡同爷们儿,于是我从他们那里,首先接触到了北京的社会。

那时,小学生们组成学习小组,课外在同学家做功课,我们小组就曾设在一位父亲是清洁工的同学家里。当我进门,向家长问候“伯父伯母好!”时,他们总是客气而热情地回应。这个家很狭小,我们只能在院子里,围坐在小桌旁做功课,家长则送来白开水招待。我们离开时,他们会客气地说声:“走啦?下次来啊!”

我也曾去过家境富裕的同学家,那些家长对我们的问候一般不予回应,甚至都不正眼看我们,神态威严而冰冷,有时还没做完作业就下逐客令,我们只得收拾东西赶紧走人。对比之下,我更愿意去前者家里,因为人总是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即使小孩也如此。

解放初期,不少老一辈的胡同爷们儿生活在底层,从事建筑和服务行业中最苦、最累的工作,诸如盖房、卖菜、拉煤、扫街……他们是勤劳、豪爽而乐观的一群,他们出身微卑,但不失文明礼貌;他们没有文化,然而尊重文化;他们没受过教育,却重视教育,并用自己的传统方式教育子女。

老辈人是缺乏知识的一代,而下一代则全部进入学校,成为一代有知识的新人。知识改变命运,他们有的成了干部,进了机关、学校、工厂;也有的因家境困难而中途退学,但也都被国企招工当了工人。那时工人的地位很高,他们是那样自信与骄傲,举手投足无不显示出工人当家作主人的姿态。与此同时,老一辈北京爷们儿逐渐老去,他们从事的苦活、累活却面临无人接班,导致后继无人。直到改革开放后,农民工进城才补了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到了九十年代初,形势急转直下,国企濒临倒闭,工人面临下岗,昔日的国家主人瞬间变成了社会的累赘,又被打入了社会最底层。前后对比,落差如此之大!

去年我丈夫生病住院,曾与一位胡同爷们儿同室,那位自称是正蓝旗的后裔,年过半百,曾是一著名国企的职工,工厂“改制”后下岗,如今是“自由职业者”。我老伴说:这次住院不觉乏味,每天早上一睁眼就听他侃,天南海北,国际国内,国策民生,滔滔不绝,生动、幽默,仿佛这世界都围着他转,也只有他才是唯一有话语权并永远正确的人,只是讲的话犹如云里雾里,分不清哪句是真的。我想,作为下岗工人,这位老兄的心态似乎还活在工人当家做主人的年代,或许如此滔滔不绝只为表达对昔日的怀念,以此化解心中的失落,排解生活和疾病造成的伤痛与困惑……

平心而论,对北京爷们儿确有不少负面的声音,有人曾用“京油子”来形容。我一位朋友就对他们有16个字的评价:“夸夸其谈,强词夺理,好吃懒做,眼高手低”。

不可否认,北京爷们儿善侃,爱发议论,确有夸夸其谈的,但也得承认,有人侃得并不离谱,甚至颇为深刻。至于说他们“强词夺理”,恐怕有些误解。北京人爱较真,认死理,遇事爱掰扯,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可惜在当今社会中,却往往与人际关系的主流相悖,不仅不招人待见,还会成为再就业的障碍。

曾听一位朋友说,他们办公楼的保洁员过去都是下岗工人,这些人不好管理,爱唱反调,不听使唤,还总掰扯。后来,把他们全部辞掉,换成了外地打工者,使用起来就“顺手”多了。那些人能吃苦,少言寡语,无条件执行领导旨意,在大楼地下室给他们解决了住宿后,他们感激涕零,更加发奋工作,加班加点在所不辞。而先前那帮下岗工人,下班就走人,若要加班得提前通知,还得落实加班费。

我想,如今北京的商业、餐饮、旅馆、快递、物业等行业已是外地人一统天下,而不少年富力强的北京爷们儿却失业在家,恐怕与此不无关系。

至于说北京爷们儿“好吃懒做,眼高手低”,有点言过了。但总体来说,北京人的奋斗精神似不如某些外地打工者。不少外地人来京后,甘愿从最底层做起,能吃苦,肯拼搏,艰难创业后获得成功。而北京爷们儿往往放不下架子,缺少这种精神与毅力。为什么北京爷们儿致富的不多,恐怕这是原因之一。

说点儿题外话:眼下北京这个五湖四海的就业形势并不乐观。想当初,农民工进城接替了老一辈北京爷们儿的苦活累活,化解了这些行业后继无人的燃眉之急。然而几十年又过去了,第一代农民工正在逐渐老去,他们的子女是更新一代的年轻人,其中不少随父母在城市长大,这些人有文化,对工作有更多的选择,北京的建筑和服务行业又面临了后继无人的境地。与几十年前相比,这是多么相似的轮回啊!这一矛盾将如何化解?我们只能静观事态。

当然,这一话题与北京爷们儿无关。因此,就此刹车。


《北京的胡同爷们儿》——他山之石(三一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