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也 说 信 仰》——他山之石(二八六)  

2013-01-06 21:43:25|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 说 信 仰》——他山之石(二八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ELW

(一)

读了外孙女的作文“小议信仰”也萌发了我对信仰的思考。

何为信仰?作为词语的权威——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为:“信仰是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某人或某物极其相信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或榜样。”

对信仰的解读,专家学者们众说纷纭:俄国文豪高尔基说:“信仰是伟大的情感和创造的力量,对于灵魂来说,靠的是信仰”;美国作家惠特曼说:“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品行和生命;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国土”;而易中天说:信仰就是“对超自然和超世俗之神秘存在的坚决相信”,并认为不需要有信仰。

以本人的理解,信仰是一种意识规范,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柱与动力。其是否真实存在并不重要,你相信它,它就无所不在;你不相信它,它就虚无缥缈,俗话说“信则灵,不信则虚”,比如宗教正是如此。

但信仰并不等同于宗教,除了宗教,信仰还可以有其他内容,如一个主义,一种观念,一个理论……信仰只能是精神层面的一种信念和追求,但当人们将信仰落实到某个人时,极易与崇拜相混淆,信仰和崇拜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有人云,信仰是一颗心,崇拜则只是n分之一颗心而已。

(二)

我最要好的同学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与我关系最好的同事、曾经的优秀共产党员,如今信奉佛教,吃斋念佛。这两位总是想方设法影响我,同学不停地给我寄宣传资料,还打听到距我家最近的教堂在中关村,劝我也去体验一下。老同事见面也总是讲,信奉佛教后她的心态变得多么淡定、从容,仿佛这世界在她眼里都变了样。

我虽然也翻翻那些资料,甚至曾捧着那本厚厚的圣经欲读,却很难读下去。我的潜意识里总觉得她们二位所说的那个神灵或上帝很虚无、很缥缈。而我还是相信存在决定意识,上帝和佛祖有谁见到过?又有谁能证明它们确实存在?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我注定是个无神论者。

当然,信仰不能与宗教划等号,信仰是个宽泛的概念。作为一个过来人,我也在考虑,我是否曾经有过信仰?回忆我在外孙女那个年纪,这一概念尚未进入我的思维。中学入团后,思想还是朦朦胧胧,当时的想法只是,我要求进步,就得入团,将来还要入党。那时“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口号如雷贯耳,但我认为那很遥远。至于何谓共产主义?则是物质极大丰富,实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在大跃进的年代里,作为一个中学生,频繁地学工、学农、炼钢铁、挖水库……曾误以为共产主义就在眼前,并为之振奋,但看到农村的落后面貌又让我倍感失落。

文革时我已是党员,入党宣誓时,也曾发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还要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后来临时出国到欧洲,让我第一次对信念产生了怀疑。原以为那里资本家剥削工人,工人处于水生火热之中,然而面对西方的繁荣,社会的稳定,工人的高福利和高生活水准却让我惊疑不已,信念与现实发生了碰撞。

记得,团里一位同事私下里说:“看来三分之二劳苦大众不在这里,而在中国。”后来遭到了批判,说是中了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资本主义表面的繁荣预示着腐朽与垂死,他们不过是纸老虎而已。然而同事的想法却在我内心产生了激烈共鸣,且挥之不去;而正面的驳斥却又显得苍白无力,难以占据我的心,因为我在现实中看到的那不是一个纸做的“老虎”,可是一只十分强壮的真“老虎”。

文革后,改革开放了,面对现实又让我感到更加迷茫。随着改革的深入,社会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平等,连昔日社会地位最高的工人都纷纷下岗,被打入社会最底层,于是萌发了疑问:工人还是领导阶级吗?至于共产主义的目标——“物质极大丰富”虽然离我们越来越近,但现实却是社会分配不公,10%的富人,掌握着90%的社会财富,而且越演越烈……眼下连“按劳分配”都无法做到,“各取所需”更是无从谈起!这一切都离原来的信念越来越远,“信仰”似乎成了海市蜃楼。

如今“共产主义”不再被人提起,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也几乎被人忘记,少有人再标榜自己信奉马克思主义……联系自己不禁扪心自问,我是否曾有过信仰,那曾经占据我精神领域的信念究竟算不上是信仰?或许只是对某个人的崇拜?

(三)

最近读到易中天答记者问的一篇报道,他诙谐地称:“本人无党、无派、无信仰,属于‘三无人员’。”他认为,不需要有信仰。还说,中华民族是没有宗教意识、彼岸观念和信仰的。

细琢磨,不无道理。就宗教而言,中国的两大教派——佛教和道教均于汉代传入或创立。虽然两千年来,佛、道两教曾在中国盛行,但并未得到大多数人的信奉。进入现代更是如此,虽然泊来的基督、天主教的信徒越来越多,但至今也未能成为大气候。

易中天还说,中华民族从来就是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但是有中华文化的精神,是人本精神、现实精神,艺术精神。汉民族从周代开始,就是“以伦理代宗教”。虽然没有信仰,但是有核心价值观,有道德底线,所以三千年来文明不中断,而且社会基本稳定。现在的问题是什么?不是没有信仰,而是没有底线!

我又想到经济学家赵晓曾感慨地说:中美两国最大的差异究竟是什么?他的答案是:“教堂”。这“教堂”二字并非指教堂的实体,而指的是凝结人们心中最核心的东西。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无教堂的市场经济”这一备受关注的经济学论点。两位学者的话十分精辟,也令我茅塞顿开:其实信仰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确立国民的核心价值观,弘扬社会公德,重塑道德底线,重建社会诚信……想到这里,我释然。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