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也说“搬家”》——他山之石(二九零)  

2013-02-12 20:24:03|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搬家”》——他山之石(二八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也说“搬家”
                                                    ELW
 

“搬家”是个轻松的话题。最近读laoshen的博文“搬家”也让我联想翩翩,算了算,我这辈子一共搬了五次家。

                    (一)

我“安家”时正值文革,考虑到丈夫所在的中科院住房十分紧张,而我们单位相对宽松,就决定把家安在我这儿。但我们这里历来有个规定,即分房要以“男方为主”,女职工要房会遭遇很大阻力。那时建房人人有份,建成后却只分给男职工。真是不公平!

文革时这一“原则”遭到批判,却未制定新规,老规则继续沿用,然而面对舆论的压力,行政部门不得不顾及女职工的呼吁,我要房时正处于这种情况。如今回顾,虽然历经坎坷,但也很幸运,因为遇到了几位“贵人”相助。

鼓足了勇气,怀揣着希望第一次递交了申请,却被行政主管驳了回来,说眼下没空房,让我等到下拨建房时再申请。回到办公室一说,众人都说这位主管特“油”,是打官腔,让我一定盯紧。

后来主管出差了,同事又给我出主意,说暂代工作的老杜是个大好人,赶快去找。于是我又拿着申请去找,老杜很爽快,说查一下给答复。第二天就告诉我,有一间小屋空着,可分给我。我喜出望外,赶快拿了钥匙去看房。那是间9平米的小屋,还是合住单元,但我已十分满足。大家劝我赶快搬家,以防那位主管日后反悔。后来他出差回来果然反悔,但却无济于事,因我已经入住。这是我碰到的第一位“贵人”。

三年后,女儿出生在即,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再次申请换一间大一点儿房子。当时正值精简机构,三个公司合并为一,主管住房的是一位汤姓女士。汤女士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我们素昧平生,但却一见如故,当见到身怀六甲的我后,她立即答应想办法,几天后就通知我搬到宿舍大院筒子楼一间15平米的房子里。她说,目前的分房原则还是男方为主,她虽有权做局部调整,但为女职工调房毕竟还很敏感,叮嘱我不要声张,尽快搬过去。这是我的第二个“贵人”。

文革后丈夫单位住房逐渐宽松,却把我们排除在外,因为对已有住房的概不考虑;而我们单位则恢复了旧的规章制度,“男方为主”成了铁的定律,调房无望,我只得在那15平米的房里继续蜗居下去,这一住竟是15年。

直到八十年代末才有所松动,“分房原则”添加了一条例外:“在本单位工作二十年以上的女职工可与男职工享受同等待遇分房”。而我正是那为数不多的幸运者之一。而最终打破“男方为主”原则是在九十年代末最后一批福利分房时,那时我的积分较高,就赶上末班车,分了一套大房子,一直住到现在。

虽然这辈子频频搬家,操心、劳累、又辛苦,但每次搬家都令全家喜出望外、激动不已,毕竟意味着住房改善了。当我搬出居住了十几年的筒子楼时是最兴奋的一次,我几天几夜没睡好觉,整天处于高度亢奋状态,再加上劳累,搬家后竟生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同事们都来看我,说我这是“乐极生悲”,而我却笑称,这是“苦尽甘来”。

我第一次搬家最简单,各自拎着铺盖、行李就入住了;第二次搬进筒子楼时也很简单,借了一辆板车,装上全部家具和家当,一趟就拉走了。后来几次家当多了,得向单位借卡车,还得请同事、朋友帮忙做搬运工,搬家是个苦活、累活,朋友们的鼎力相助会让我于心不忍,而作为回报,也只是中午请大家吃一顿饭而已。

后来有了搬家公司,就请其代劳,不再操心、受累,也不再欠人情了。待一切收拾停当后,再将朋友、同事们请到新居设宴招待,以庆贺乔迁之喜。最后一次搬家时,我俩已临近退休,颇感力不从心,于是搬家、装修全由女儿女婿张罗,我们坐享其成。老伴兴奋地说,能住上这样的房子,这辈子值了!

                    (二)

现在回想,住筒子楼那些年为时最长、条件最苦,但那时似乎并不感觉苦,因为这毕竟是我温暖的小窝。那小屋曾经住过我们老少三代;女儿在那里出生,直至成长为少女;我最美好的一段青春年华是在那里渡过的,住进时才二十郎当,搬出时已年过四旬。

那段时光充满了快乐。我们称这间斗室为“多功能厅”,集卧室、餐厅、客厅、书房为一体。房间的一半辟为卧室,另一半作为起居室,中间用帷幔隔开。吃饭时方桌就是餐厅,饭后铺上桌布又成了书桌,变成了客厅兼书房,一家三口在这里读书、聊天、看电视。

我女儿未曾拥有过自己的儿童房,甚至也没有自己的书桌,但她的床头有一个“儿童角”,那是个自制的三层小书架,全由她自己随心布置,摆放着她的玩具、奖状、绘画、书籍……

就在这小窝里,我曾接待过不少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我并不觉得寒酸,反而为自己有如此温馨的家而自豪。虽然与我同龄的男职工都拥有了两居室甚至三居室,而我却还蜗居在筒子楼里,有时心里会感到些许不平衡,但房子在我生活中占据的位置很小,我的家庭,我的工作,我的子女才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

                    (三)

如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环顾我生活的空间,回想起,这里曾经三代同堂,热闹非凡,客厅里曾放置着外孙女的滑梯、秋千,还有模拟迪斯尼百亩林的小帐篷。老少三代曾在圣诞树下渡过了美好的圣诞夜,也曾在鞭炮声中迎来了一个个春节……

如今,女儿女婿搬走了,外孙女长大了,他们都有了各自的空间,家里只剩下我和老伴,备感冷清,颇显孤单。这又让我想起了热闹而温暖的筒子楼,虽然再也不想、也不可能回到那种小屋去蜗居了,但那温馨的回忆却总是挥之不去。

本世纪初,宿舍大院那片筒子楼被拆掉,随后在原地盖起了两栋高层建筑。世上的事儿真是无奇不有,后来女儿女婿又搬进了那个院,住在其中一栋楼里,刚好在我们筒子楼的那个位置!这是巧合?是天意?还是轮回?虽然时过境迁,筒子楼已经不在,但每每看到那已面目皆非的大院,走进那座充满现代元素的新楼,我心头都会涌起一阵波澜,那熟悉的、温馨的感觉油然而起……

《也说“搬家”》——他山之石(二八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