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再续猫缘》——他山之石(二七五)  

2012-10-14 22:16:25|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续猫缘》——他山之石(二七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再续猫缘

ELW

(一)

家有三只大白猫。第一个走进我家的是爱猫二条。七年前,亲戚家的母猫下了两个小崽,外孙女就吵着要抱回一只来养。然而却遭到家里4个大人的一致反对:女儿猫毛过敏,老伴和女婿不喜欢猫;我也没做好养猫的思想准备,主要顾虑的是,猫的寿命有二十余年,我恐怕难以全程为伴,如果我不在,谁来照顾它?这是在接纳宠物前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

外孙女是家里的“小祖宗”,全家的反对未能阻挡她的热情与执着,随即开始“各个击破”:她首先说服了最为心软的我;然后又用“狂轰滥炸”征服了我女儿;女婿脾气随和,没等她施压就说不反对,但表示没多少时间照顾猫。最为“顽固不化”的是我老伴,抛出了一大堆问题:猫毛乱飞,偷吃乱叼,抓挠沙发,排泄物有气味等等。但他再强硬,也架不住外孙女的死磨硬泡,最后只得表示,要养你们养,他不插手,但得约法三章:不准猫进他的屋、上他的床、坐他的沙发……于是争论到此为止,外孙女胜利了。

接着一家三代去亲戚家“相亲”。外孙女一眼就看中了二条,它浑身白毛,额头两条醒目的黑毛像麻将牌中弯曲了的二条,跑起来像一团雪花在地上滚。众人一致认定它是个女猫,外孙女就取名叫它“小雪花”,昵称二条。随后亲戚开着车,抬着自制的小花轿来“送亲”,于是二条就系着蝴蝶结,风风光光“嫁”到了我们家,那时它只有3个月。

二条初到我家很不适应,连续绝食5天,每天绝望地喵喵叫,到处寻找它的亲人。后来身体日渐衰弱,叫声微弱,当我考虑是否将其再送回亲戚家时,外孙女忽然叫起来:“小雪花儿吃东西了!”我松了一口气,它终于迈过了这道坎儿!

与众人的推测相反,半年后,二条长成了一只体态硕大的公猫,性情温顺、善解人意。它深知我老伴不喜欢猫,从不招惹他,不进他的屋,不上他的床,连他看电视时坐的沙发都不碰。但是每天早上6点准时到他门口叫他起床,那咪咪的叫声十分委婉,待老伴起床并从卫生间出来后,它才默默离开,然后到我的房间叫我起床。对比之下,它的动作可有点儿“粗鲁”:趴到我耳边“喵喵”大吼,然后再换一侧继续吼,若还没动静就“上手”,用那带肉垫的小爪挠我的脸,反复多次,直到我起床为止。

二条还是我家的“功臣”。有一次半夜他用同样方式把我“叫醒”,随它来到客厅才发现外面风雨大作,雨水从窗户潲进来,地板全湿了,见状我赶快关窗。还有一次也是半夜被它“叫醒”,“通知”我客厅的立式大空调未关,呼呼地还在吹风。我被感动了,关好空调后就犒劳了它一把,找出逗猫棍,让它在厅里痛痛快快玩了几圈。

第二天几乎在同一时间又被它“叫醒”,我睡意惺忪地揉着眼睛,发现外面没刮风、没下雨,家用电器也都好好的。怎么回事?二条则目不斜视地盯着沙发,我看到了放在那里的逗猫棍,下意识地拿起来,只听得后面“噌”地一声,二条俯首抬臀,双目瞪圆,已做好了接招的准备。我明白了,昨夜我对它的“犒劳”,被它理解为半夜可以“叫醒”我陪它玩。好一个“善解人意”的猫咪!

(二)

2009年冬天,我家来了两位猫客人,活泼美丽的蓝眼天使叫“豆咪”,矜持好静的黄眼绅士叫“淘咪”,因为亲戚李先生家有特殊情况,将它们送来暂住。

一晃快三年了,如今三只猫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也给我增添了不少乐趣。每天出门时,我已习惯了在猫们的默默注视下关门离开,那眼神充满深情,饱含关切,还有些许失望。回家时在楼梯上就能听到“喵喵”的叫声,并在它们的夹道欢迎下开门、解衣、换拖鞋,它们则欢快地围着我撒娇、打滚……

人们都说,狗是忠臣,猫是奸臣,其实这话并不准确。狗就像一团火,对主人的忠诚和热情都在明面上;而猫就像热水瓶,表面矜持,其实内心炙热,对主人的忠实绝不亚于狗,网友凯蒂说是:“低调示爱”,确实如此!狗会无条件服从主人的命令,而猫却具有独立的性格,不会轻易被人左右,还有些高傲。对比之下,我更喜欢猫的性格。

我家猫咪都很胆小,见到生人,甚至听到门铃响就都躲起来。前不久,李先生(淘咪和豆咪的主人)来我家做客,二条吓得立即躲进衣柜,而豆咪和淘咪却都不躲藏,而是默默地卧在那里,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李先生,那眼神十分感人。分别近三年,猫们竟然还记得自己的主人,真让人难以置信!

有一次我随女儿一家到京郊旅游,在外住了两天,回家进门时没有听到“喵喵”声,也不见宝贝们的身影,甚是奇怪。换好了拖鞋才见豆咪跑出来。到了书房,又见二条从书架上跳下来,背着耳朵,满脸的不悦。最后在衣柜里找到了淘咪,它用陌生的眼光注视着我,我走过去用手划拉它的毛,突然它用两只肉垫般的前爪捧着我的手,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起来,就在那一刻,我被感动了,想到淘咪曾经频繁易主,到我这儿是第五次来到新家,虽然各家主人都待它很好,但心里一定有阴影。这次我两天不辞而别,猫们一定误会是我把它们遗弃了。

从此,我谢绝了一切出游。单位安排的北戴河休假我再没去,去年女儿邀我去上海参观世博也被回绝,今年随家人去香港旅游也放弃了。如今,若全家到京郊旅游,他们住饭店,而我当天一定要返回。原因很简单,我离不开我的猫,我已习惯了与它们朝夕相处,不忍心让它们孤独,也不放心托付给别人照顾,最主要的是,我不愿意看到它们那失望的眼神……

《再续猫缘》——他山之石(二七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注:由于我的粗心,《猫缘》(他山之石二七零)贴过后,直到前几日才想起竟未贴《再续猫缘》,特向作者和读者致歉!——laoshen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