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清晨的旋律》——他山之石(二六八)  

2012-08-18 19:20:31|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的旋律》——他山之石(二六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清晨的旋律

ELW

 

(一)

清晨,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狗旺。狗旺是亲戚家的一只京巴犬,曾在我家住过。梦中它一个劲地在床边叫我起床。我很困,不想起来,后来狗叫声加剧,似乎变成了群狗吠,我被惊醒了。在清醒的一霎那,顿觉自己荒唐,两年前狗旺就已去了天堂,再说它一向乖巧,在我家住时,总是两爪趴在床边默默等我起床,从不用叫声来打扰我。

倒是窗外的狗叫一声高一声,还夹杂着人的吆喝和笑声。起床一看,是三只狗在掐架,他们的主人在一旁劝架。还好,三位遛狗人很快牵着各自的爱犬分道扬镳,窗前也就安静了下来。我看看表,才五点半。凭白被吵醒颇为懊恼,但又一想,养狗人也真辛苦,天天起大早去遛狗,累不累啊!

懒洋洋地回到床上,昨晚看了一部二战时期的盘,睡得很晚,早上得补补觉,一翻身很快入睡,结果又是杂七杂八的梦境,梦见了坦克“喀拉喀拉”地跑,后来又是“硄噔硄噔”地过火车,忽然听见一声喊叫,又一次被惊醒。清醒过来侧耳一听,是一位老人在练嗓子。

与我们一墙之隔的是个高档小区,大门上挂着牌子:“私家花团,禁止入内”,我们窗外即是这小区的“后花园”。印象中,那位老先生傍晚常在“后花园”练嗓子,怎么又改成了早上?他练嗓子有点儿特别,既不像京剧那样“咦咦咦”地吊嗓子,和不像西洋唱法那样“啊啊啊”地运气,而是一声声长叫。不禁感叹,就他这一嗓子,听着真瘆人,不知会扰了多少人的早觉。

那“私家花园”的南门离我们楼不远,为防止车辆闯入,在门口铺上了减速板,每每车辆进出都会“硄噔硄噔”响起来。此时,夜生活的人们纷纷归家,早起的人们陆续驱车出门,难怪我会在梦中听到坦克和火车的声音!

老人练完了嗓子,窗外顿时平静,我哈欠连连,睡意又来了,看看表,620分,还能睡一个小时,于是倒头又睡,又是些破碎的梦境……

朦胧中听到一阵音乐声,半睡半醒中意识到是晨练的老头老太们在“习武”。每天早上,他们都自带音响到“后花园”的空地上随着乐声舞剑,乐曲中有鼓点儿,夹杂着:“坐如钟,站如松……”等旁白。

乐声停了,我也彻底清醒了。这时窗外又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起床一看,是十几个老太排成一队来回转圈,两手噼里啪啦地击掌,据说这是一种新兴的锻炼方式,这群人围着我们楼来回转,击掌声不绝于耳,那十几人演奏的“旋律”是那样洪大、刺耳,犹如排山倒海,直戳我的心窝。

实在忍不住了,推开窗大喊一声:“别在楼下吵人行不行!”楼上老刘家的夫人也跟着喊道:“到你家自己窗下锻炼去吧!”击掌声骤然停止,一个尖厉的东北口音传来:“咋啦?俺们是在晨练,碍着谁了?”另一个略带山西腔的说:“这是在自家的‘私家花园’里,谁管得着?”还有一个说:“都到这点儿还不起床,腐败呀你们!”随着一阵哄笑,击掌声又起,而且立马高了八度……

下意识地看了看表,7点正,面对这群混不讲理的老太婆,纠缠下去不会有结果,我摇摇头只得忍了。

 

(二)

那天,刚好退休同事开会,我哈欠连连,说起早上这烦人的噪音。听后众人共鸣,说天热了,晨练也提前了,如今传统的做操、跑步已经过时,“锻炼”的招儿不断翻新,“击掌”、舞剑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人甩鞭子,那鞭子甩出去“噼——噼”的声音传出老远,让人听了心发颤。

还有一位说,如今不自觉的人比比皆是。他们楼上有一位下楼后总要站在楼前打手机,声音还特别大;另一对夫妇上班离家时,丈夫下来驱动车,妻子还在磨蹭,就鸣笛催促,那笛声长长地,特别刺耳,有人提意见,那男人还强词夺理:“我催我老婆,关你什么事!”

说起鸣笛,住一楼的老张慷慨激昂,他家的窗户离“私家花园”南门最近,大门用栏杆拦住,进出的车辆就鸣笛,每天早上5点准被笛声吵醒。

于是老张就去同保安“理论”。保安却说:“他们不按喇叭,我在里面怎么知道车来了?”老张耐心地解释:“如今三环路上都禁止鸣笛,这是三环内的居民区,更不该有噪声了。”保安却说:“你说的是三环路,归警察管;这儿可不是马路,警察管不着,归我们保安管。业主在自己的小区里按喇叭碍着谁了?你讲不讲理?”本来是去“讲理”,却落了个“不讲理”。真无奈!

有一位开玩笑说:“呵呵!如今手机声、汽车喇叭声让你心烦,可是过去那年代,这些声音你在家里想听都听不到!噪音也在与时俱进,这是时下‘清晨的旋律’!”

众人哄笑。老张却认真地说:“这是两码事!噪音也好,‘清晨的旋律’也好,折射出的是人们的素质。”

这话让我想起,小时候住四合院,屋檐挨着屋檐,家家甚至相互能听到咳嗽声,又都在窗廊下做饭,但早起来人都压低了嗓门说话,生怕吵了别人的觉。年轻时住筒子楼,七家一个厨房、厕所,我家挨着楼梯,对面是厨房,早晨起来人们都踮起脚尖走路。这就是素质!

一位上海同事说,要说住房,恐怕上海是居住“最稠密”的城市。在狭小的弄堂里,一家挨一家,但长期以来,邻居们相处都相安无事。他的话让我想起,六十年代我曾在上海待过两年,住在汉口路一个弄堂的石库门里。刚住进去时,每天早上五点多,总是被一种奇怪的“唰唰”声吵醒,甚是疑惑。一天跑到门外去看,让我吃惊的是,虽是清晨,弄堂里却非常闹忙,倒马桶的车刚走,各家的女主人在门前排成一排,都在默默地用一种竹签做的刷子刷马桶。原来声音来自这里!奇怪的是,这么多人在狭小的弄堂里,却只闻“唰唰”声,没有说话声。真让我敬佩上海人的素质!

今昔对比,还是觉得如今这“清晨的旋律”让我难以接受。想起同事的那句话,时代在前进,噪音也在与时俱进,这是事实。但人们的素质难道不该也与时俱进吗?

 
《清晨的旋律》——他山之石(二六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