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三代人的“六一”》——他山之石(二五六)  

2012-06-02 22:2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代人的“六一”》——他山之石(二五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三代人的“六一”

     ELW

 

530去华堂商场购物,发现店堂布置一新,一楼最显眼处都摆上了童装,玩具,一色的儿童用品。这才意识到,“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商家们都抓住这难得的商机赚钱啦!

追溯历史,194911月,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在莫斯科宣布61日为国际儿童节,我国是首先响应的国家之一。屈指算算,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作为受益者,在共和国成长的三代人都经历并享受了这一节日。

(一)

回忆我小时候,每年都盼着过“六一”。“六一”那天全市的公园免费对儿童开放。切不可小看这一“免费”,那时,北京的公园除了景山作为儿童公园常年对儿童免费外,其他公园都得买票,虽然票价很便宜,区区几分钱,顶多一角钱,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在多子女的家庭里,让孩子经常逛公园,并不是一般工薪阶层所能做到的。

“六一”当天学校组织学生集体游园,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北海,排队步行即可到达;另一个是动物园,由于在郊区,得花钱乘车,这是不少家庭无法承担的,于是大部分同学都选择北海。游园以班为单位活动,大家提前几天就筹划好了玩儿的路线。印象中,一般是先爬山到白塔顶峰,中午坐在半山腰的游廊里吃各自带来的干粮,最后剩余的时间则在北海东门的儿童游戏场里消磨。

那时游戏场的设施很简陋,只有滑梯、秋千、转椅、压板,转伞等,但比学校的设施完善,还能自由自在地玩,于是去游乐场就成了每年过“六一”的兴奋点。随着老师的一声“解散”,大家欢呼着奔向那些器材,撒了欢似的疯玩,直至一个个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老师吹哨集合回家,大家还恋恋不舍。真可谓乐此不疲!

如今,公园的变化很大,虽然还有11所公园保留了“六一”免费的做法,然而园内又划分了收费游览区,要想登上白塔,得掏钱买票才行。去年夏天我重游北海,还发现东门的儿童游戏场也被取消,已经变成了一片绿地。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过“六一”虽然简单,且多年一成不变,但是我们快乐!我们开心!

(二)

到了我女儿那代人,大部分是独生子女,孩子从小就送幼儿园,每逢“六一”,幼儿园都会举办文艺演出,邀请家长们参加。演出场地设在院里的大树下,孩子们坐在小板凳上围成一圈,家长们则站立在外围。演出的节目都是在幼儿园学的歌、跳的舞、说的歌谣,不用排练,不摆姿势,不拘形式,孩子们的表演十分随意,家长们看得津津有味,不时报以掌声和笑声。

有一次,一个男孩在合唱中突然喊:“老师!我撒尿!”,台上顿时乱了套,合唱也跑了调,两位老师在众人哄笑中跑上来,一位赶快拉着“搅局”的孩子上厕所,另一位则上前再起调重新开始。

我女儿上小学时,文革已结束,单位也开始人性化管理,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六一”当天,允许女职工请半天假陪孩子逛公园,但条件是:“以做好本职工作为前提”。然而在那个讲究无私奉献的年代,公家的事多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多大也是小事,如若放着一摊工作不处理,而去陪孩子过“六一”,则被认为是觉悟不高的表现,故敢于开口请假的人并不多。而我工作很忙,经常加班加点,自然顾不上照顾女儿,“六一”放假只得让她孤身一人留在家里,现在想想,真对不起孩子!

(三)

到了我外孙女的年代,孩子是第二代独生子女,一家三代的宝贝儿、全家的小祖宗。由于她身体不好,没上幼儿园,但每逢“六一”家里都当作大事来对待。几天前就筹划好怎么过,至于送什么礼物,女儿和我还得互相通气,免得“撞车”。“六一”当天,女儿可以名正言顺地放假一天带孩子游园,并安排好每个细节,比如中午在肯德基还是必胜客就餐,我和老伴得先去占地儿,因为那天就餐的人太多……如今回忆起来,每年“六一”都是全家围着“小祖宗”转,好一通忙,而她也确实收获了快乐!

如今外孙女已上中学,与儿童节彻底“拜拜”了,“六一”也就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然而,最近听朋友S说起她家的孙辈,却又让我的思绪再起波澜。

S比我小,孙女才两岁半,正上幼儿园小班。早在一个月前就听她叨唠,说幼儿园举办“六一”演出会,老师开了一清单,让家长给置办行头。她拿着清单,跑遍了京城各大商场,总算将规定的演出服买齐了,可是单子上的黑皮鞋却一直没着落。后经人建议,又舍弃大商场,横扫“官批”、“动批”、“金五星”……终于买到了那黑颜色的女童鞋。我想,如今女孩夏天穿的都是淡色或彩色的皮鞋,谁还穿黑皮鞋,这幼儿园的要求也太苛刻了!

S说,连续几天忙着排练节目,孩子很辛苦。演出当天要求家长为孩子化妆,要浓妆,还得要蓝色眼影,于是又去置办化妆用品。那天让孩子起了个大早,为她化好妆,提前送到幼儿园,好一阵忙活。下午演出结束接回家,一进家门孩子累得倒头就睡,她赶快把孩子叫醒,给她卸妆后才能上床。结果这孩子一觉睡了四个小时,醒了却还赖着不起,说还要睡。瞧这“六一”过的,真是折腾大人,累坏孩子!

提起这场演出,S承认,这真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演出,演出现场布置得十分“像样”:墙上挂着大展板,地上铺上红地毯,节目个个都是经过精心排练,内容也与我们想象的不同,我们那时唱的是儿歌,演的是童话,而他们的节目难度大多了,其中不少竟是模仿大人,比如让男孩穿西服、系领带、头戴大礼帽、手持拐杖模仿卓别林;让女孩穿上时髦的裙装、泳装学着模特走猫步……为了会场的整体效果,演完节目的孩子不能脱掉演出服,也不能卸妆,要坐在座位上继续看演出。“六一”那天气温下降,她孙女只穿着一件没领、没袖、还露背的小兜兜坐在冷冰冰的椅子上,回家就感冒了。

后来听说,第二天老师问孩子们:“你们知道六月一日是谁的节日嘛?”孩子们七嘴八舌,有的说是爸爸的节日,有的说是妈妈的节日,只有S的孙女举手说:“是‘妹妹’的节日!”(注:“妹妹”是孩子的小名)

听到这里我笑了,称赞她孙女的悟性高。S却哈哈大笑说:“哪里!这是我对她说的原话!”我无语。心想,在孩子们欢度自己的节日时,他们究竟悟出了什么?他们快乐吗?这恐怕只有孩子们自己能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