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闲聊建筑(上)》——他山之石(二五八)  

2012-06-17 17:25:1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建筑(上)》——他山之石(二五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闲聊建筑(上)》——他山之石(二五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闲聊建筑(上)》——他山之石(二五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闲聊建筑(上)

  ELW

圆顶、“鸟巢”、“巨蛋”、“大裤衩”……

我对建筑是外行,专业知识等于零,充其量只是喜欢而已。说起来,做个建筑师曾经是我少年时期的梦想,高三面临文理分科时,我还真动过念头想学理工科,报考建筑专业,后来听说学建筑得有绘画功底,入学前还要考核,而这正是我的弱项,于是就罢了。如今在网上看到网友们游山逛水拍摄的照片,仍对那些南北各异的建筑颇有兴趣,一有贴出,每次必看,还忍不住以外行的眼光瞎评一番,这确实是一种视觉享受,可谓乐此不疲。

年轻时曾主管进口天文仪器,而大型天文仪器需要安装在特殊的观测圆顶里,于是工作中也曾同一些建筑师们打交道,我对他们十分仰慕,觉得那真是一个神圣而颇具创造性的职业,甚至为自己与其失之交臂而感到遗憾。

最令我有成就感的是,七十年代我曾主管进口了当时全国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及其配套设备,该项目从启动到结束历时17年。为此,我经常奔波在北京昆明之间,眼看着那巍峨的圆顶在昆明市郊光秃秃的凤凰山上拔地而起,每每去现场,看到屹立在山顶那银灰色的圆顶都感到非常亲切,而站在圆顶里,听到屋顶天窗“哗哗”旋开的声音,看到那一米直径的镜头缓缓升起,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肃穆与激动。

我的同学兼好友L曾就读于清华建筑系,虽然算不上是出名的建筑师,但毕生从事建筑设计,酷爱自己的专业,如今退休了,大家闲聊时,仍三句话不离本行,话题总是离不开建筑。她说,每个建筑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风格,并将其倾注到所设计的建筑中去;而建筑本身就像艺术品一样,欣赏者也有各自的标准和要求,要想得到众人一致的认可很难,就现有的建筑而言,从来都是争议多于满意,毕竟世上像悉尼歌剧院那样几近完美、并博得众人赞誉的建筑并不多。

说起建国以来的建筑,她最赞赏的是人民大会堂,说那虽是仿照了苏式建筑风格,但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传统的中国元素,屹立在天安门广场上与周围的建筑群十分和谐。说起“巨蛋”、鸟巢和“大裤衩”,她又慷慨激昂:如今国内那么多颇有成就的建筑师,竟然都信不过,宁肯花巨资从国外请人来设计,真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她最看不上的是“巨蛋”,说那建筑不仅没有艺术性,也无观赏价值,屹立在天安门与周围建筑极不协调。我也有同感,每每看到它,我都会想起天文望远镜的圆顶,似乎那银灰色的圆顶也比这“巨蛋”更顺眼。据说这枚“巨蛋”投资巨大,其耗资26个亿,比希望工程15年的募资还要多,可以建造一万多所希望小学;投入使用后,运营费用也十分惊人,仅每月电费就要花费400多万,足够建造16所希望小学,一年仅电费就花掉了建造200所希望小学的资金。

说起荷兰建筑师库哈斯设计的央视“大裤衩”,她也是牢骚满腹,说库某人在学术上虽然有名,但实践性差,他的理论声望要高于实践声望,他是个建筑上的艺术家,而绝非一个成功的建筑师,如今西方请他设计的都不多了,而我们却花巨资把他请来设计如此大型的建筑,真是匪夷所思!

而我的视觉感受中最难以接受的是鸟巢,经常从那里路过,然而却不愿多看两眼,因为我总觉得那建筑弧度很像是棺材。或许是因为小时候受过惊吓,对棺材的形状比较敏感。

这让我想起,过去陪老外游览颐和园时,曾有一位惊奇地发现,我们传统建筑上雕刻的花纹中有一个特别像纳粹的十字标记,而那老外是反法西斯的极端人士,看着很不顺眼。经请教行家,说这是符文,象征佛。后来我“研究”了那符文,乍一看确实酷似纳粹的标记,但细看二者纹路的方向却是相反的。

设想,一个外国人在不了解本土文化的情况下从事建筑设计,难免会让本土人产生类似于鸟巢像棺材的错觉,而一个民族传统的艺术也难以被其他民族所接受,正像那符文一样。建筑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即能超越国界,也受本土限制,这是无法回避的要素。我的好友L说得好,能够设计出悉尼歌剧院那样被普遍认可并赞誉的创世建筑物毕竟是凤毛麟角啊!

难以弥补的小小败笔

那天我和L等两位朋友乘出租车外出,我选择了走动物园上面横跨南北的高架路,我戏称它“大管道”。“大管道”是在奥运前兴建的一条样板路,跨越动物园时采用的是全封闭隔音通道,启用四年了,或许人们对这条捷径尚不知晓,行驶的车很少,特别通畅。家住东郊的L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条高架路赞不绝口,说它颇具现代色彩,就其设计来讲,应该已经与国际接轨。最为可贵的是,在动物园上面行驶时采用全封闭隔音,既利用了动物园上方的空间,又不会造成对动物和游客的惊扰,颇有人文观念。

当时我坐在副驾驶位置,看到司机边听议论边强忍笑。车子从北向南行驶,快要下道时,忽然发现前面堵车,居高临下看到下道的十字路口处排着密密麻麻的几排车。司机这才笑出声来说:“这就是您说的那个所谓‘人文的体现’。这路下道口紧挨着十字路口,信号灯造成了疏导不通畅,特别不‘人文’。”还说:“现在不是高峰时还堵车,到了早晚高峰时段,车都堵在桥上,既无法掉头,也无法另辟岔路可走,只能干等。要是那时候你们提出走这条路,我可是坚决不去。”我这才明白,这条路建成四年了,利用率很低,原来症结在这里!

L听后感叹,蛮好的一条路,就因为设计上这一小小的败笔造成无法充分利用,真可惜!还说,若在设计上做个小小的更改来补救,是很容易的事。那位司机又笑了:“您真是天外来客,怎对咱中国的事这么不了解?设计是设计院的事,修路是公路局的事,使用是交通局的事,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如今这路已经投入使用,由谁来出面、谁来出钱做您说的那个‘小小的更改’?!”

听后大家愕然,沉默了许久,连L这位行家也哑口无言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