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思 索(五)》——他山之石(二五零)  

2012-04-19 09:16:21|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  索(五)》——他山之石(二五零)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思
  索(五)
                                            ELW

 

 【代表与议员】

 

在前一篇“思索”中提到,过去曾有老外问我:中国的“人大”和“代表”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人大’就像你们的议会,而‘代表’正如你们的议员。”如今意识到这一回答欠妥,因为东西方毕竟有差异,而且是很大的差异。

博文贴出后,又有朋友问我,那么西方的议员又是怎样参政议政的呢?这让我感到有点儿惭愧,我虽在德国常驻多年,却未曾亲历德国议会的辩论现场,尽管那是允许外人旁听的,想来真有些遗憾。不过曾读过报刊上关于议会内外的一些报道,其中有一篇是报道1994年德国议会讨论莱法州提出的如何惩治公交逃票者的议案,我觉得很有趣。

德国是个汽车王国,居民出行主要靠驾车,搭乘公交和地铁的人不多,线路也有限。地铁、城铁站的工作人员很少,出入口全部敞开,乘客凭自觉从自动售票机上买票、在检票器上检票,要想逃票很容易,但逃票现象并不多,我经常乘坐公交,也只见到过一次。当时查票员和被查者都很冷静,没有争执,没有辩解,更没有训斥,查票员只是默默地开了一张罚单,交到逃票人手里了事。被罚的是一个落魄的年轻人,始终没吭声,头压得很低,大概想以此来抵御周围乘客们投来鄙夷的目光。

虽然逃票者不多,但社会舆论认为,这是极不文明的行为,有碍社会公德,因此要求严惩的呼声很强烈。根据法律规定,只要发现乘车逃票则将处以500马克(相当于3000元人民币)罚款,并计入个人不良记录。当时莱法州提出的议案较为宽容,建议只对多次逃票者才施以罚款,而对首犯只给予警告,此议案于9412月在联邦议会上提交讨论。

时任政府部长的石荷州议员W是位开车族,他从不乘坐公共交通,在议会辩论前,为了体验民情,决定自己尝试一下。于是他带上一名助手从埃森市出发,拟乘坐城铁前往杜塞尔多夫机场,中途只需换乘一次。那天,他们在站台的自动售票机上买好票,正好有一列车进站,于是急忙登上了列车。

上车后,忙寻找检票器检票,然而却找不到,旁边有乘客提醒他,应该在站台上的自动检票台上检票后再上车。根据法律条文,携带未检的车票乘车也将被视为逃票。票没有检,一向遵纪守法的W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一位年轻的乘客出主意说:下一站停车时,迅速跑到站台上去检票,车开之前再赶回来,万无一失。W一想,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到了下一站,车门一开,那位助手就冲下车直奔检票台。就在他拿着检过的票往回奔时,车开了。被抛在站台上的助手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而议员也只能眼巴巴地隔窗观望,毫无办法。

这回W成了无票乘车,他十分不安,在车厢里如坐针毡,只好祈祷不要碰到查票员。就这样,列车又向前行驶了几站。离他换乘的车站只有一站时,W听到车厢那头传来轻微而平淡的声音:“对不起,请出示车票!谢谢!”是查票员!他的头“嗡”的一声就大了。环顾周围,意识到问题的严峻,因为能证明自己买过票的人——那位提醒他应该在站台检票的乘客和那出主意的年轻人都已下车,他连一个证人也没有!此时此刻,他是怎么也说不清了。这种心情可以理解,试想,一位政府部长兼议员竟在城铁乘车时逃票,若是被媒体曝光,将会引发什么样的社会效应!

“对不起!请——谢谢!”的声音越来越近,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加剧,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就在这时车到站了!W顾不得风度与修养,飞也似地跑出了车厢。

作为遵纪守法的公民,W在换乘车站试图再次买票,他在站台上找到了自动售票机,并在一位熟悉情况的女乘客的帮助下按动按钮,投进硬币,但是自动售票机只是哗哗作响,并不出票,他把自己所有的硬币都投进去了,机器始终只“吞”硬币,却不出票。那位女乘客对他说,没关系,距离飞机场只有3站,她每天乘坐这路车,还从来没有碰到过查票员。在这位女士的“鼓励”下,于是W就壮着胆子做了一次名副其实的逃票者,直到终点站下车。

后来在议会辩论时,W慷慨陈辞,力挺莱法州的提案,他讲述了自己“逃票”的经历,用自己的现身说法和感受,发自内心地劝说那些持反对意见的议员,对逃票者切勿不分青红皂白地予以斥责和惩罚,要宽容!起码对初犯者要宽容一些!W是个很有影响力的议员,最后这一提案终于得以通过。

报道中通篇只讲事情的经过,没有结论、没有赞扬、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评论,但我和我的同事们读后却颇为感动,为这位肯于走下来了解民情的部长,为这位敢于坚持自己观点的议员……大家都说,这一报道太精彩了,还撺掇我给报社投稿。后来我真的将译文寄给了报社,不过石沉大海,看来他们对这一话题不感兴趣,或许是不符合当时的新闻导向。

后来又与一位德国朋友谈起此事,那人没读这篇报道,听我的讲述后却无动于衷,只是淡然地说:“哦,他是议员,早该这么做的。”

如今重温这篇报道,我思索了很多,想到我们的代表置身于与老百姓完全隔绝的环境里,住在“闲人免进”的宾馆里,出门所经之路皆由百姓断路让道。就北京交通而言,老百姓面对的是拥堵不堪的道路,而他们看到的却是一路畅通,能指望他们为缓解拥堵支招吗?倒是想起了在上篇中提到,有那么一位委员曾为北京地铁支招,他慷慨激昂地进言:涨价!从2元涨到5元、6元、10元!

我还想到也是在前几篇提过的,那位在两会报道中被高调宣传的“提案仙子”,她在神圣的议事厅里经过长达九年的学习,才练就成为提案最多的“仙子”。可惜报道的只是数量,不知这位“仙子”的提案都来自何处,是经过深入民众、调查研究,自己的亲自感受还是请人代劳,或是请秘书们“闭门造车”的结果。但愿她是前者而非后者。可惜对此并未报道,谁又能知道呢?脑子里一头雾水,思索半天也是徒劳,想到此也只有叹息。

(未完待续)

 

本文资料来源:19941216日《南德意志报》

 

注:昨晚贴出了《思索(四)》,今早阅读数仍为“0”,甚感奇怪。当退出登陆才发现,网友根本看不到这篇文章,文章被“和谐”了,却没任何说明和提示。无奈把原来的《思索(五)》改为《思索(四)》贴出,有衔接不上之处,还望大家见谅。(编者)

注:《思索(四)》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所以此篇依是《思索(五)》。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