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闲聊大闸蟹》——他山之石(二八三)  

2012-12-18 19:27:01|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大闸蟹》——他山之石(二八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闲聊大闸蟹

  ELW

 

入冬过后,喧闹一时的螃蟹大战草草息鼓。而去年这场闹剧一直折腾到年底,大闸蟹价格飙升,蟹老板们的钱包赚得鼓鼓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店就能赚到几百万,钱的诱惑太大了!接着京城大闸蟹专卖店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还都打着阳澄湖的招牌,然而市场却不景气,只得提前两个月草草收兵。蟹老板们惊呼:亏了!

其实这是作茧自缚,市场混乱,假货充斥,价格虚高是大闸蟹市场的最大诟病。据报道,今年大闸蟹刚上市时出湖价160元,零售价竟然翻五番,卖到了826元。暴利啊!

据业内人说“洗澡蟹”都算是“厚道”的,不管怎样还是从阳澄湖上捞出来的,而很多套着阳澄湖防伪标记的大闸蟹,压根儿就没见过阳澄湖,买个防伪标记就能冒充。这就是我们的市场,这就是如今的商业信誉!然而今年大闸蟹的“降温”并非坏事,至少是体现了市场消费正在逐渐回归理性。

提起大闸蟹,也让我联系翩翩,想到了有关这个横着走的“八脚怪物”的点滴回忆。

(一)

“大闸蟹”的叫法来自南方,北方人则一概称为“螃蟹”。从小生长在北京,我对螃蟹并不陌生,父亲喜食螃蟹,清蒸螃蟹是我家餐桌上常见的菜。记得儿时,螃蟹价格便宜,只是平民餐桌上的一道大众菜,难登大雅之堂,所以无论是富人的“山珍海味”,还是平民的“鸡鸭鱼肉”都没有螃蟹的一席之地。

每年8月起,就到了吃蟹的季节。北京的螃蟹个儿不大,但各个肥厚,且都是鲜活的,不像如今超市卖的螃蟹个儿大,还被五花大绑放在货架上动弹不得。老北京卖螃蟹的多是走街串巷的小贩,推车或在自行车后带一大筐,里面放着螃蟹,边吆喝边卖。顾客可以自己选择,然后小贩将选好的螃蟹用一根草绳捆成串儿递过来。

每当父亲提着一串螃蟹走进家门,都会引起我和妹妹一阵欢呼。我俩兴奋不已,看着父亲将螃蟹“松绑”后扔进铁桶里,再盖上锅盖放到小院里。于是,我俩就守在铁桶旁,听着螃蟹哗啦哗啦在桶里爬,时而轻微的一声“咚”,那是螃蟹从桶壁掉下来的声音。妹妹好奇心重,胆子也大,总是趁大人不在偷偷掀开锅盖往里看。那些吐着泡沫,到处乱爬的八脚怪物实在太好玩了!

印象最深的是,那年我考中学,就在发榜那天,父亲买来一串螃蟹,我和妹妹就蹲在院里,守着铁桶玩,妹妹又偷偷打开了锅盖。就在这时,响起敲门声,邮递员叫着我的名字,是我的录取通知书!我急忙跳起来,妹妹受到惊吓,慌乱之中碰翻了铁桶,那些八脚怪物瞬间就在院子里到处乱爬。我奶奶颠着小脚,慌忙去捉,见我要开街门,就威严地大喝一声:“不许开门!”我急坏了,眼泪都出来了,但又不敢违抗,于是隔着门求邮递员告诉我,信是哪个学校寄来的,当我得知是第一志愿女十二中时才放下心来。

我不是美食家,至今也不觉得螃蟹算是美味,儿时玩螃蟹要比吃螃蟹更上心。我父亲很会吃螃蟹,一只螃蟹,一杯小酒要消磨很长时间。他每吃一只螃蟹,都把残渣放到蟹壳里,还说如果能放下去,这才算吃到家了。而我却没耐心,几分钟“结束战斗”,桌上一片狼藉,为此常挨批评。

                   (二)

上大学时与几位上海人同宿舍,正值困难时期,晚上就躺在被窝里开“精神食堂”。我这才知道,北京人的“吃文化”太粗犷,上海人才算是美食家,吃螃蟹还有很多讲究,那才叫独到!

文革期间,曾陪两位德国人去马鞍山一家设计院。那设计院是从上海迁去的,上海人居多,平时都讲上海话。厨师是上海人,招待外宾的午餐总是换着花样做。负责接待的办公室主任也是上海人,那天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中午有好菜,采购买来了“赌大哈”,见我不解,又补充说:“顶赌咯……”

到了中午才知这“赌大哈”原来是螃蟹。然而看到桌上这一盘黄灿灿的全须全角的八脚怪物,老外却面露难色,迟迟不敢下筷子。于是就让办公室主任做示范。他很讲究地洗过手后就开始演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上海人如此娴熟、利落地吃螃蟹,虽是两手齐上,但却不失斯文与风度,真让我佩服!不过老外却不领情,一个丝毫没动筷子,另一个象征性地吃了两个蟹腿。第二天,那吃过蟹腿的老外小声问我,拿过蟹腿的手腥味太重,总去不掉,有什么办法能洗掉吗?

后来与这两位老外同机回北京,同行的一位同事买了螃蟹带回去。在路上,老外听到椅座下纸盒里螃蟹的动静,很有兴趣,自然聊到螃蟹的烹调,当得知要清蒸时,竟闭目感叹:“上帝!太残忍了!”从他那里我才得知,德国法律不允许私自买卖和宰杀鱼、鸡等各种活物,且德国人是根本不吃螃蟹的。

然而我在德国常驻期间,竟也吃过一次螃蟹。是一位同事从柏林带来的。见到活螃蟹,我很惊奇,担心他违反了德国法律惹麻烦,他却一笑了之,说德国法律对这横着走的八脚动物是网开一面的。想到德国的海货很贵,螃蟹又是稀罕物,料想价格会高得竟人,那同事却又嫣然一笑,说这螃蟹是“走后门”买的,比蔬菜还便宜,近乎于白送。那螃蟹不大,但各个肥满,味道正宗,很像我小时候吃过的那些螃蟹。

后来才知,德国的螃蟹是一百多年前从中国“移民”过去的。据说是通过中国商船的压舱水流入德国河流的。螃蟹在德国“安家”后繁殖很快,但它们攻击性极强,破坏渔网、伤害鱼类、毁坏堤坝,泛滥成灾,已成了公认的祸害、生态的负担,造成的损失高达8000万欧元。今年夏天在柏林有人发现,几只螃蟹竟然在夏日余辉下,悄悄向德国联邦议会大厦“挺近”,于是报警,最终被动物保护机构“抓获”。

为了对付这些泛滥成灾的螃蟹,过去德国人将其捕捞上来就简单地杀死,或制成肥皂和动物饲料,但却无法遏制它们毫无节制的繁衍。最近又为螃蟹开辟了两条出路:其一,将其捕捞上来卖给当地中餐馆;其二,出口给中国。由于德国人不吃螃蟹,而德国河流的水质较好,便于螃蟹的生长,这些螃蟹又是当地唯一的蟹种,在百余年的繁衍过程中保持了品种的纯正。近年来,中国商人又开始将德国的螃蟹运回中国繁殖。这真有点令人啼笑皆非!

想到螃蟹在德国已泛滥成灾,人们想方设法将其弃之却无奈;而在我们中国,螃蟹的“身价”越来越高,竟然卖出了天价,吃螃蟹已成了奢侈的享受,而养殖和贩卖螃蟹成了赚大钱的手段,这是多么鲜明的对照啊!

 

本文资料来源:201293日《环球时报》,2012914日、22日、1031日《北京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