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也 说 梦》——他山之石(二三五)  

2012-01-24 19:27:3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 说 梦》——他山之石(二三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也

   ELW

 

最近读了滕先生的一篇博文《绝非析梦 许是梦话》 ,文章很有趣,是说梦的,讲到他梦中与在天堂的爱犬悠悠亲昵,虽然短暂,且发生在半睡半醒的时刻,但却让他感到“彻底的欢愉”,从而领悟到最奇妙之境界,只存在于半醒半梦的瞬间;文中还提到,悠悠在梦中还让他得到了人性的启示……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有点儿离谱,连滕先生本人也怀疑是否老年癫痴了?还是脑子烧坏了?到底是睡醒了没有?并萌生“许是梦话”的疑惑,然而我却相信,这是真切的,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与感受,虽然一生中只会碰到寥寥几次,但确实有。

当我碰到想不通的难题、不能接受的现实或者过不去的坎儿时,在梦中有时会得到些许提示而予释怀。比如1969年秋天是我人生的最低潮,刚刚失去了我的第一个孩子,极度悲伤,正在家里休产假,单位则紧跟伟大领袖的指示动员下放。一位好友向我透露,下放名单已确定了,有我,要求立即动身,做长期打算,还得退住房,让我做好思想准备。听到这消息,我很伤心,觉得不公平,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大哭了一场,真要崩溃了,感到特委屈,特失落,特寒心……

那天夜里我久久不能入睡,心情十分沉重,觉得这简直是一场噩梦,然而黎明时分却做了一个十分温馨的梦,这梦让我抛弃了一切委屈与恩怨,梦醒时刻竟想开了,这是命中注定,我得面对现实。于是我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连我丈夫都奇怪,怎么睡一觉就全变了?第二天革委会通知我下放的决定和行期,接着行政处通知我腾房子,我都做到了坦然面对。当时能够做到如此坦然的人并不多,为此我受到了表扬,通融我休满产假后再去河南。随后又有变化,以工作需要为由,取消了让我下放的决定。后来直到1972年我女儿满一岁后才下放去干校。不言而喻,是梦让我坦然面对现实,从而因祸得福。先生在文中提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似乎这就是个例证。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有时夜有所梦并非日有所思。我曾做过一个梦,涉及的却是一件被我遗忘了几十年的往事。这还得从头说起:1958年,我们家从城里搬到郊区时曾遗弃了一只名叫“大白”的猫。记得搬家那天,我先行一步去打扫新居,等最后奶奶和妹妹搬来时才发现没有把大白带来,我非常震惊、伤心。大白是我的爱猫,可我那时还是个中学生,在这个三代同堂的大家庭里,我的意见和话语是没有分量的,我只得选择接受。

过了许久,这伤心事才慢慢淡出了我的记忆。转眼几十年过去了,我已把它彻底忘却。退休后,经常与妹妹一起回忆往事,那平房的一草一木,那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切还都历历在目,然而却从未说及这事、提起此猫,它似乎已完全从我的记忆中抹掉了。

然而半个多世纪以后,它却又出现在我的梦中。大概是五年前,我梦见一群人追赶一只猫,雪白的毛、修长的身材、摇摆的大尾巴,立马认出来:“大白!”我呼喊着它的名子,让它跟我走,然而它却飘逝而过,我不甘心还要追赶,然而梦却醒了,似睡非睡中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醒来后发现我泪水连连,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喂流浪猫!

从那时起,我开始喂我们大院里的流浪猫,至今已五年。这与先生的梦颇有些相似,悠悠在梦中给他人性的启示,而大白却托梦唤起了我的善心。先生说“绝非析梦 许是梦话”,而我要说,勿需析梦,并非梦话。这就是梦,也是现实!

读了那篇博文,我给妹妹打电话说起这事,她也打开了尘封了几十年的记忆。我依然十分自责,如果那天我在,一定会让大白也迁入新居。妹妹说,其实那天家人并非要遗弃它,临走时曾试图逮它,它却逃得无影无踪。听到这话我的心顿觉轻松了些,但随后一想,当时我梦中的画面不就是众人逮它的场景吗?如此巧合?可我当时并不在现场,压根就不知,事后也从未听人提起过,这一场景是如何进入我梦中的?

真是有太多的疑问,太多的不可思议!我是个无神论者,不信神,也不信上帝,相信世界是经过亿万年逐步演变而来,并非一个神或一个上帝所能创造的。然而上述疑问又该如何解释?还有,灵魂是否存在?无需置疑人活着时肯定存在,因为人能够感受到;人死后物质不灭,躯体化为灰烬,而灵魂到哪儿去了?莫非这属于暗物质?记得laoshen曾写过一篇关于暗物质的博文,或许现在还无法解开这个谜,但似乎不能说它不存在

我把这一疑问写在博文后的评论里对此滕先生回复说:“其实,人类不懂的事物远远大于所知”而laoshen则说:“我相信有暗物质,甚至相信有灵魂,就是找不到证据

想起曾读过一文说,国首个研究暗物质的实验室­——中国锦屏地下实验室一年前已在四川极深的地下投入使用,并展开对这一前沿科学的研究。我想,也许这些不解之谜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得以破解,或许研究的路程还很漫长,我们这一代,我们的下一代,甚至我们的下下代仍无法解开这个谜……正如滕先生所说:人类不懂的事物远远大于所知。这就是人类面对的现实!

想到这里我释然。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