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旅行箱的回忆》——他山之石(二二一)  

2011-10-24 17:36:0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箱的回忆

           ELW

 

最近,xiaolin在“东欧采风之风景小品”组画中贴出一幅“我的行囊,一大一小”,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

照片贴出20分钟后,远在东京的美晓萍就评论说:“这个旅行箱很美丽!也是一道景!”接着,网友纷纷评论。据xiaolin介绍,因为经常出差,所以对行李箱很在乎。这是今年的新款,科技含量很高,特别结实,广告片上介绍,被一辆汽车碾过后,箱子竟完好无损;其次,自重很轻,容量很大,拉动方便,四个360度旋转的轮子,推拉箱子时感觉基本没重量……众人不禁感叹,真是新时代!新科技!

看到新时代的新产品,我真有点儿眼馋。回忆自己在职时,因为经常出差,也非常在意行李箱,而那时的行李箱轻便的不结实,结实的不轻便,既轻便、又结实,还容量大的可真没有!

记得第一次出国时,箱子是从公家借的,都不带轮子,且只有两种选择,要么是笨重的人造革硬箱,要么是布制纤维的软箱。我琢磨着,重箱提不动,还是越轻便越好,于是选择了后者。结果抵达后发现,装在箱里的水杯压碎了,周围衣服上沾满了碎片;返程时,帮人携带的磁带被压坏,给小女儿买的饼干、巧克力都成了碎末……

由于作仪器进口工作,即使是在国内出差,我的行李箱一般也较重,因为常要托带资料、仪器零件等物。那时我住在塔楼的11层,电梯早7点才开始运行。有一次出差去广州,乘早上的班机,我6点就得出门,丈夫出差不在,只得自己将沉重的行李箱从楼上搬下来,再挪到距离楼200多米路边的车上。那箱子很重,又没轮子,自己都不知是怎么挪动的。好在那时还年轻,有点儿力气。

我的第一个行李箱是参加工作不久在广州买的,是一个很厚重的人造革硬箱。箱子还算结实,但是太重,我用了好几年,帮我运过很多东西,甚至还装过疫苗。那是文革期间,外方技术人员去南方某市维修,由于是亚热带地区,根据他们国家规定要接种一种疫苗,而我国没这规定,当地医院不予接种。于是,外商驻京代表处就从国内运来了疫苗,正好我出差,就托我带去。当时我没考虑很多,满口应承下来。疫苗提前一天送到了办公室,因有温度要求,装在一个小保温箱里。我将其带回家,那保温箱比较重,我独自一人,手提不方便,就装进行李箱中,占据了箱子的一大半。

到目的地后才发现,行李箱严重损坏并变形,但里面的保温箱外表看起来还好。接种前,医务人员向外宾严肃声明,注射这种疫苗是你们的要求,对疫苗的质量,疫苗在运输中是否损坏、变质或污染,他们不予负责;若注射后发生意外或不良反应,他们也概不负责。听了这番话,我才知事情的严重。还好,打开保温箱后未发现破损,外宾注射后也没事。回来跟领导一说,领导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责备我“胆子太大”,竟然还放在箱子里托运!想想真有点后怕。

那时箱子的损耗率很高,乘几次飞机就会变形或摔坏。有一次去昆明,行李箱可能是太重了,到达时发现变形,箱锁打不开了,几个小伙子帮忙鼓捣了半天未果,最后只好找来钢锯,将箱锁锯断,这才解决问题。

后来这事又一次发生在去欧洲的途中,一位同事的箱子也是变形打不开了,这次我有经验了,就上街去买钢锯。看中了一个十分精致而小巧的锯子,商品介绍中说,这是用来锯木头和金属的万能锯,还带一个备用锯条。同领导一合计,虽然很贵,但别无他法,就买了。同行的几位男士都不会用,七手八脚锯了几下,锯条就断了,大家吵吵着让我去找商店赔。我这才仔细看了使用说明书,原来装好的锯条是用于锯木头的,备用的那个才能锯金属,于是赶快换锯条。众人忙活了半天,才把锁头锯开。

出差回来后,财务竟不给报销,说没这先例,后来给总经理打报告,作为特例才给报销。此后这个小钢锯一直保存在我们处室,改革开放后,单位福利经常分冻肉,我们就用它锯冻肉、冻鸡、冻鱼。其他处室得知后也常来借用。后来借来借去就借丢了。

最尴尬的一次是,那年我随山东一代表团赴美,抵达纽约机场取行李时发现,团里一位先生的箱子太软,箱中一瓶“景阳冈”牌白酒被压破,引起了警犬的注意。当海关开箱验查时,顿时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酒气,行李箱里外全被污染,弥漫的酒气引来了众人的关注。接着,这股酒气一直“跟随”我们,从机场到大巴车上,再到开往市内的车里,直到下榻的旅馆。途中开车的司机不停地回头、吸鼻子;而旅馆的旅客和服务员闻到我们一行人带来的酒气也顿足注视,不少人皱眉头,他们肯定把我们当成了酒鬼,真是尴尬极了,当时我真有见个地缝就钻的念头。

最艰苦的一次旅程是九十年代去德国驻外赴任时。考虑到一驻几年,要带的东西很多,而机场对重量限制很严,就想淘换一个又大、又轻、又结实的箱子,跑遍了京城各大商场,最后还是买回一个又大又重的箱子。结果箱子还没装满就已超重,只得把最重的字典等物随身携带。那次我还要手提一个笔记本电脑,那“笔记本”不像现在这样轻巧,而是很笨重,再加一个颇为沉重的电源装置。由于是孤身一人,在法兰克福机场取行李后,面对这一堆行李,我简直束手无策,只得解下围巾,拴在电脑箱上斜背起来,再把手包挂在脖子上,一只手提着沉重的手提箱,另一只手推动那只大行李箱。行李箱只有两个小轮,还得将箱子提起了才能滚动,一只手无力,无法把握方向,就七扭八歪地蹭到了出口处。真狼狈啊!

而如今看到xiaolin的行李箱是如此轻便、结实、漂亮着实令人羡慕!凝视这张照片,我脑海里浮现出身着红装的xiaolin,轻松推动着箱子,迈着矫健的步伐,潇洒地走过来的画面。那行李箱火红火红,那飘逸的长发在风中飘动……于是我在评论中说,要是倒退二十年,能有这种箱子,我一定买一个来!可惜啊!我们那一页早已翻过去了。呵呵!认可吧!

《旅行箱的回忆》——他山之石(二二一)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Xiaolin的旅行箱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