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读“活命哲学”》——他山之石(二零三)  

2011-07-19 17:32:5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活命哲学”》——他山之石(二零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韩美林作品
 

 读“活命哲学”

  ELW

 

最近,读韩美林的短文“活命哲学”,初时很纳闷,这四个字应该是贬义,他怎能如此引用?然而读后,却又让我心生敬佩。

过去对韩美林并不了解,只知是个画家,很低调,极少面对媒体。直到2008年奥运前央视播出对他的专访,才知他是福娃的设计者之一,为了设计福娃,他呕心沥血,先后画了2000多张草图,定稿那天晚上,心脏病发作,吃了三次救心丸。

那次专访的某些镜头至今记忆犹新,记得说起福娃,他总是喜形于色,毫不掩饰兴奋与满足的神情。当记者问他,共设计了5个福娃,他最喜欢哪一个?他眯眼笑着说:“都是我的孩子,我都喜欢!”说完,开怀大笑,那笑声,那神情,至今难忘。主持人阿丘说他是“老顽童”真是精辟!

年逾古稀的韩美林在诠释自己的活命哲学时用顺口溜说:“没心没肺,能活百岁;问心无愧,活着不累。”他热爱生活,喜欢动物,养了很多小猫小狗,还给它们起了又土又滑稽的名字。他画猫头鹰,画得投入,画得出神,面对人们将其视为恐怖和灾难的象徵,他打抱不平,说猫头鹰“长得不赖,挺漂亮的,就是唱歌有点儿不时尚,世界之大,什么行当都有,它又不是天王歌手,你让它唱那么好干吗?”他爱猫头鹰,将自家猫头鹰的照片贴到工作证上,结果领稿费时闹了笑话。在他的眼里,小动物喜人,小狐狸不狡猾,小老虎不咬人,虎头虎脑不虎心……

韩美林热爱生活,甚爱交友,顺境时,朋友总是高朋满座。而他却没心没肺、毫无设防,屡屡上当。人们用两句软话,就能把他哄得乐颠颠地把所有好东西拿给他们看,结果,近年来,他精心收藏的陶瓷被盗千余件,画作被盗近两千幅。最让他伤心的是,一群人前来“欣赏”他几十年积累的数十本构思本。待客人一走,他再清点,发现竟然少了两大本!

据说他出访国外时,他的夫人离他而去,回国后,岳母又将财产席卷一空,年幼的小女儿告诉他,家里只还剩5元钱,而他却一笑了之。他的朋友冯骥才说:当他“张着双手热烈拥抱世界时,无数贪婪的手把他的口袋掏得精光”。当问起他是否吸取教训时,他竟干脆地回答说“不”,还解释说:“我宁愿人人负我,也不负人。”如此超脱,如此淡定,对人如此宽容,又如此没心没肺的人真是少有!

然而韩美林并不是缺心眼儿,他也有自己的处事原则,他说:“不当左派,不当右派,咱要正派”。文革时他被莫须有的罪名投进监狱,在那里渡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而他却乐观依旧,他饶有兴趣地观察蜘蛛如何织网,捉蚊子,如何从小蜘蛛变成大蜘蛛;他观看监狱大墙边小树如何由三片树叶变成大树;他用半截筷子在破裤子上作画,在被打断腿、抽掉手筋后依然顽强地活了下来。

在苦难的日子里,他没有哭诉悲苦,撒怨世间,而是创作了一帧帧雅致疏朗、清逸隽永的花卉图案,文革后汇成一本《山花烂漫》。他身处囹圄,用艺术的山花寄托己心,也慰籍他人。说到今天的艺术成就,他说是“苦难和羞辱成就了他”。出狱后,他觉得什么都亲切,什么都可爱。还说:“出狱后如果见什么烦什么,那我恐怕就一事无成了。”如今当人们在欣赏韩美林的画作时,会发现他的所有作品,没有一件是言苦的,苦难可以塑造韩美林,但绝不可能毁掉他。

面对苦难和羞辱,我想起了另一个令人尊敬的,自称是“文艺界尽职的小卒”——老舍。在遭受痛苦与屈辱后,一身傲骨的他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以此与世道抗争。而韩美林选择的是忍受屈辱,用爱心拥抱世界,顽强地活了下来。虽然是截然不同的选择,结果也大相径庭,然而二人的选择同样令人敬仰、让人钦佩。

就在这篇博文写完初稿后,又读了网友“难得糊涂”引用的一篇博文,该文诠释了郑板桥“难得糊涂”的含义,觉得很有趣,文中说:人应该“忘记名利,忘记怨恨”,要“活得糊涂一点儿,潇洒一点儿,快乐一点儿”……联系实际,韩美林不就是很好的例证嘛!

回过头来再读“活命哲学”,觉得这四个字不再是贬义,而是满含褒义,字字寓意深刻,句句说到人心里。人的一生漫长,总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坎坷与磨难,我们无法回避,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应对。不同的态度,不同的选择,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果。我敬佩韩美林,欣赏他的活法。愿我们的世界多一些这样的人!

 

附录:

活命哲学

韩美林

我心里始终装着一个“活命哲学”:没心没肺,能活百岁;问心无愧,活着不累;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也就没有过夜的病。

人活一生不容易,当然坏人活得更不容易,人得给自己找乐子。我家养着几只小猫小狗,我给这些漂亮、聪明、洋气的小猫小狗起了一个个又土又俗的名字:一只波斯猫叫张秀英,两只小狗叫刘富贵和二锅头,还有一只西施叫金大瘤子。客人听了没有一个不乐呵的,人就得这么活。

文革中,我被押在看守所里,用半截筷子在破了又补、补了又破的裤子上作画。“杠子队”一次次踩碾我的手,甚至用刀挑断我的手筋,可那时候我依然十分热爱生活。看守所里什么都没有,头顶上只有几个蜘蛛,我每天看着他们织网,看着它们逮小虫子,看着它们长大,挺有趣。我进去的时候,大墙上只露出三片柳树叶,出来时,小树已长成一颗大树;进去时树上拴着一头小牛,我出来时,小牛生的小牛正在叫。出狱后,我觉得什么都可爱,连卖冰棍的都让我感到亲切。小动物喜人,小狐狸不狡猾,小老虎不咬人,虎头虎脑不虎心。

出狱后如果见什么烦什么,那我恐怕就一事无成了。

摘自2011《读者》第七期

 

《读“活命哲学”》——他山之石(二零三)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韩美林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