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有感北京的水》——他山之石(二零二)  

2011-07-15 13:54:29|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北京的水》——他山之石(二零二)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有感北京的水

ELW

 

623日,单位庆祝“七一”组织去房山参观。下午刚到家,突然天色阴沉,雷鸣闪电,瞬间大雨瓢泼。我家三面靠窗,赶快查看每个方向是否潲雨,并迅速关窗,结果还是慢了一步,雨水从客厅窗户灌了进来,凉台上全是水,赶快收拾,切不可殃及楼下啊!

刚收拾停当喘口气,雨却越下越大,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一看表,正是女儿下班时间,偏偏那天车限行,她得乘地铁和公交,从城东到西郊跨越整个市区,也不知是否带了雨伞。赶快打电话,得知她带了伞,正往地铁站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叮嘱她下了地铁务必“打的”回家。结果女儿很晚才到家,浑身淋得像落汤鸡,说地铁里人满为患;雨这么大,伞根本不起作用;还想“打的”?根本打不着!

后来与朋友“幽兰”聊天,说起这场大雨,她说:幸亏由于限行女儿没开车,否则发动机进水可就麻烦了。我听了一愣,有那么严重吗?后来才知,自己不出门,真是孤陋寡闻!据报导,这是百年一遇的大雨,简直是一场灾祸,不少立交桥下蓄水,最高深达三米;环路上巨堵,部分道路断路;地铁倒灌水,造成三条线路停运;首都机场航班全部取消;两青年在水中推车而堕入井下丧命……有人说:雨后的北京象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海啸,到处一片汪洋;有的调侃: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上班陪你在办公室看海,下班陪你在地铁里看瀑布……

暴雨过后,各路媒体争先报导,官员、专家、百姓各抒己见,众人指责的焦点是北京的排水系统。根据标准,目前京城的排水系统可适应每小时36-45毫米的降雨,而标准与实际还有差距,20047月一场仅40毫米的降雨就已造成了北京街道水漫金山,立交桥下积水高达2米;而623日的平均降水量为57毫米,方圆40平方公里地区超过了100毫米;个别地区高达182毫米,不堪重负的排水系统纷纷“罢工”,也就不足为怪了。

看来,京城的排水系统是众失之的,重建改建势在必行!然而令人吃惊的是,据专家说,中心城区的排水管网十分落后,还是明代留传下来的“老古董”,如今只能打补丁,不可能重修,因为部分要道的地下已无空间,没有排水管网扩大和重建的空间和余地了。读后不禁感叹,如今我们面临的现实竟是:地上建筑如林,人满为患,地下的空间竟也全被瓜分完毕!

看到这些报导,心中特郁闷,建国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曾义无反顾地拆掉了明代的城门等诸多地面古迹,为的是修路,建楼,展现我们国家现代化的面貌,然而在地下竟然却还保留着明代落后的排水管网不去更新。我们肯于耗巨资兴建场馆、星级宾馆,修高速路,铺设绿化带,举办让西方都望尘莫及的奥运会,为的是向全世界展现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然而却舍不得花钱让地下排水管网也实现现代化,还让500年前的“老古董”继续超期服役。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在全民和媒体对水务局的一片谴责声中,与此颇为不协调的是,水利科学家们却为这场雨叫好,并为雨水被白白地排掉而感到惋惜。理由很简单:北京是个缺水的城市,应该珍惜每一滴水。据报道,暴雨过后第二天,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院院长俞孔坚开车经过清河和玉泉河时发现,这两条河依然缺水。本该借这场大雨,让宝贵的雨水顺着蜿蜒的排水管道排进这些河流,让它们也能“吃饱喝足”,而如今却都白白流掉了。可惜啊!

同样缺水的还有北京的绿地。暴雨过后,人们会发现绿地缺水也十分严重。究其根源,我们在规划城市绿地时,注重的是突出景观,追求的是外表好看,所以几乎所有的绿地都突出地面。俞院长说,如果绿地能够低于地面20-30厘米,城市绿地就可以承担泄洪的作用,同时还浇灌了绿地,即可实现双赢。

前几天乘车从西四环到东四环,发现正如俞院长所述,绿地大多突出地面,有的还呈坡状,看起来确实好看,却根本存不住水,园林工人们只得用喷水的办法浇灌,可是饥渴的草地却“喝”得有限,不少水还是顺着坡道白白流掉了。

我想起“老人家”在世时曾提出“南水北调,北煤南运”的战略方针,其中“南水北调”是解决北方,包括北京在内的诸多城市严重缺水而制定的重要战略工程,至今仍在实施中。我也还记得今年早春时节,北京周边长达100多天的干旱曾导致河流干枯,水库见底,农作物损失严重的情景。记得市政府曾大声呼吁,北京的缺水形势十分严峻,市民们应该节约每一滴水!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如今一场暴雨又让北京水满为患,众人又在为排水而担忧……

想起小时候,北京虽算不上是“风调雨顺”,但极端的天气并不多。夏天,同是使用明朝的“老古董”,雨后道路存水的现象实为鲜见;而如今2004年的一场尚未“超标”的雨就让京城水漫金山,而短短几年后,一场更大的暴雨再次袭来,极端气候发生的频率真是越来越短。那时冬天虽然干旱,但每年总会有几场大雪降临,儿时玩雪的记忆至今难忘;而如今,雪成了稀罕物,年幼的孩子竟不知雪为何物,长达百余天的干旱也随之而来……面对气候的极端变化,难道我们不该反思,这究竟是什么造成的?是谁惹怒了老天爷?

现实世界是由人与自然组成的矛盾统一体,两者是辩证的统一,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相互渗透,从而得以平衡。而人类总是想改造自然,虽有“人定胜天”一说,然而,人类却无法改变自然发展的规律,刻意的改变、过度的开发、破坏性的改造只会打破人与自然界的平衡,结果适得其反。

如今数日过去了,一切恢复正常,那场暴雨正在从人们的记忆中淡忘。然而,短短几个月内北京就发生了 “缺水严峻”和“水满为患”的现实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想起恩格斯曾告诫过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这算是报复吗?

 

本文资料来源:201178日《作家文摘》及百度网。

 

《有感北京的水》——他山之石(二零二)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