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拾荒的老太》——他山之石(一九五)  

2011-05-28 21:08:5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拾荒的老太——他山之石(一九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拾荒的老太

 ELW

 

女儿住的宿舍大院有三栋楼,成U字形排列,中心是花园。花园里经常看到一位拾荒老太的身影,她或推或骑着一辆半新的三轮车,车上是几个大塑料口袋,分别装着拾来的垃圾,严冬酷暑风雨无阻。每每看到她,我就想,不知这是谁家的老人,这把年纪了,本该在家颐享天年,而她却还如此辛劳,难道她没有儿女?

后来同女儿说起这事。女儿说,这老太和她的三轮车是大院里的一景,居民们议论颇多,同事们也猜测,说她不是这院里的人,住这儿的职工都有工作,哪家也不会困难到让自家的老人去捡垃圾;再说,她总是孤身一人,谁也没看见她和家人、子孙在一起,估计是外面的孤寡老人。宿舍楼附近就有一片平房,住着不少外地来京的打工者,说不定是他们的家属……

我每天下午去女儿家“上班”,每天都从小花园走过,每次都看到这位拾荒的老人。她长着一付劳动人民的面孔,黢黑、消瘦的脸上布满皱纹,然而仔细观察,她却与一般拾荒者不同。衣服虽旧,但浆洗得干干净净,洗得发白的蓝裤子甚至还熨烫过,带着裤线,丝毫没有拾荒者的邋遢与落魄。她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花园里渡过,但从不与人搭话,每次我与她擦肩而过,她主动而客气地将三轮车推到一边给我让路,昂头挺胸,不卑不亢,丝毫没有一般拾荒者的谦卑。白天拣垃圾时,她总是设法避开人们的目光,而晚上天黑后,才是她最忙碌的时光。她把三轮车推到垃圾箱旁,自己“全副武装”,夏天带着草帽,冬天用围巾将头捂得严严实实,拿着手电和工具在垃圾箱里刨着……

有一次我到学校接外孙女放学,在校门口看到她将一把钥匙塞在一个男孩手里,双方没说一句话。这是谁?她的孙子?不像!两人都很冷淡,不像祖孙,倒像是陌路人。那男孩的同学见她登车离去,就问:“谁呀?这是?”男孩不耐烦地回答:“我们家的小时工。”她还在做小时工?做小时工的都是年富力强的人,而她这么大岁数还……

和她第一次交流是在喂野猫时。大院里有三只野猫,我每天都去喂。我发现,她每天也去,我喂的是女儿买来的猫粮,而她喂的是剩饭菜。那三只猫和她的关系特别好,每天都在花园的入口等她,见她来了就跟着车跑,或是围绕在她的周围翘着尾巴喵喵叫。

有一次,我刚把猫粮倒进猫食盆里,一只外院的野猫就跑来吃。只见她一个箭步跑过来大吼一声:“嘿嘿!边儿去!”赶走了那野猫,接着扯开喉咙大喊:“狗蛋、少掌柜、桂花儿,开饭啦!”只见那三只野猫应声飞奔而来。

我禁不住放声大笑,笑她的威慑力吓走了外院的野猫,笑那三只猫这么听她的话,还笑她给猫们取了这么可笑的名字……而她却一本正经地说:“您这猫粮是用钱买的,不该便宜了‘外姓人’。”说完也哈哈大笑起来。这是道地的京腔京调,声音非常洪亮,笑起来特别开怀。听到这声音,我想到了儿时街头那久违了的叫卖声……

笑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后来,每次喂猫碰到她都点头打招呼。我告诉她,别把那外院的野猫轰走,怪可怜的,我多放点儿猫粮就是了。她随口应承着,但我发现她总是偷偷地将部分猫粮装起来放进车里,然后将那三只猫叫到一边,让它们吃独食,她心满意足地看着猫们大吃大嚼,用手划拉它们的毛,还和它们说悄悄话……这老太可真有意思,真善良!也真可爱!

一回生,两回熟,后来我俩就攀谈起来。我得知,她家住在中间那栋楼一门的底层,窗户正对着花园,是和女儿一家同住。我还得知,她原是京郊的农民,城市扩展,土地被征用后,才成为城镇居民。谈起自己的经历,她说,上半辈子种地养了一儿一女,下半辈子地没了,她用补偿款做了两件事:一是买房给儿子娶了媳妇,二是供女儿上了大学。后来老伴去世,房子归了儿子,她又住到了女儿这里。

我说,房子是你和老伴的,老伴过世后本该归你,怎么能归儿子?她苦笑笑,说我们农村不像你们知识人会讲大道理,我们只认老理儿。这话让我想起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婆婆分家时,家有四子三女,分家由村干部主持,却仅将房屋分了4份给儿子,女儿没份,令人惊奇的的是,老人也没份。好在其中两个儿子在外地工作,这才有了公公婆婆和当时尚未成年的小妹的立锥之地。想不到,半个世纪过去了,封建残余依旧,而且还是在首都北京的附近。真不可想象!

说起现在的生活,她说儿子女儿都很孝顺,都争先请她去同住。如今女婿驻外去了,她就到了女儿家。想起她做小时工的事,就拐弯抹角问她,是否还在做什么工作,她说老了,什么也做不动了,就成天在家帮着照看上小学的外孙。提起外孙,她脸上浮起笑容,说那孩子很懂事,很孝顺,怕累着她,不让她接送……

说起年龄,我以为她会比我年长很多,没想到我们竟同龄,都属蛇,她只比我大几个月。我俩越说越投机,感到特别投缘,于是以后再见面,就“老姐姐”、“老妹妹”地称呼起来。她也很快认识了我女儿和外孙女,而对她的家人,我却一直对不上号,因为她依旧独往独行,推着那形影不离的三轮车,后面跟着那三只讨饭的野猫。

快过年了,一天晚上我从女儿家出来,路过她家窗下,听到大声的呵斥声,是女人的声音,隔着窗户听不清,只有一句传进耳里:“过年了你还赖着不走!”接着是另一个声音,压低了,伴随着哭泣,那是她的声音,没错!接着呵斥声又响起,还夹杂着一个男孩的叫声。是她外孙?想起她曾在校门口递给一个男孩钥匙,男孩对同学说,那是他家的小时工。莫非……我不敢想下去了。

第二天,见到我她依旧“老妹妹”地称呼着,我试探地问她:外孙女放寒假后将住到我那里去,不能来喂猫了,我把猫粮留给她,能否请她多关照?她回答说:恐怕不行,她得到儿子那儿去过年。见我疑惑的目光,她笑笑,坦然地说:“您说的没错,那是我的房。再说,老妈跟着儿子天经地义!”说完又笑了,但那笑容很勉强,分明流露出丝丝苦涩。

春节过后,那个推三轮车的身影又出现在大院的花园里,一切照旧。一天,她告诉我,女婿驻外期满就要回国了,女儿这儿住不下,她又得腾地儿了。我知道,那是套90多平米的大二居,大院里不少从外地来照顾孙辈的老人们都与子女同住。“住不下”这理由充分吗?我全明白了,但碍于她的自尊,又不好点透。

我问她是去儿子家吗?她迟疑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愁苦,但马上又笑着说:“那当然!老妈跟着儿子天经地义!”说着骑上三轮,哈哈大笑着走了。望着她的背影,我怎么也笑不起来。难道这就是劳累了一辈子的老人的命运吗?

再后来,她从这个大院默默地消失了。当初她出现在这个大院时,曾经引起了居民们极大关注,人们议论纷纷;而离开后,却无人再提起她,似乎已被人遗忘,只有那三只野猫每天都默默地守在花园的路口,因为她每次都是从那里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