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2011-04-24 23:15:01|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姻,殿堂乎?坟墓乎?

 

林德中

 

第五幕

第一场

 
       1967年春节
      水桥村老光棍宅院张灯结彩,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人头攒动,房门两侧悬挂着一幅对联,上联:古稀之年雄风不减;下联:花甲之秋风韵犹存。横批:城乡结合。
 
(老光棍、大队长上)
 
老光棍    大伙屋里坐,别客气,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这一天我盼了七十年,我谢谢乡亲们!谢谢老少爷们!要说我最应该感谢的是文化大革命!是“文革”给我送来了媳妇;是“红色恐怖”让我有了家;是□□□给我这老贫农带来了幸福;是……
大队长    老光棍,你别瞎白话啦!娶上媳妇,瞧给你美的!都不知道姓什么啦!都找不着东南西北啦!你去赶紧招呼客人吧!
老光棍    我去,我去!
大队长    陶翠花,你这个媒婆当的不错啊!凭你这三寸不烂之舌,愣是把他俩撮合在一起,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是一件积德行善的好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陶翠花上)
陶翠花    有句老话: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几十年来,我就本着这个原则,给村里村外十里八村说成了无数对亲,成全了多少孤男寡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情我愿,喜结连理,我牵线搭桥,让他们建立了家庭,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这是一桩幸事,何乐而不为呢?老光棍与李玉艳就是我撮合无数姻缘中的一对。
大队长    按过去的老话来讲:门当户对。他俩的结合我看着有些门不当户不对,翠花,你说呢?
陶翠花    大队长,您说的极是。他们俩个完全不是一类人,居然就走到一起来了,您说怪不怪?
大队长    怪,也不怪!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说老光棍和李玉艳吧!老光棍,年已七旬,一个地道的贫农,祖祖辈辈与土垃坷打交道,解放前给地主当长工,维持生活。土改时分得一亩二分地,他高兴极了!这回可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啦!不用交地租了,不用再受剥削了,作为一个农民,有地就能生存,有地就能活命;失去地无以生存,失去地无以活命。土地啊!承载着农民的生活,维持着农民的生存,寄托着农民的希望。随着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的逐步发展,农村土地收归农村集体所有,土地不再私人所有,缴够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老光棍撑不死,饿不着,就是这样土里刨食,一直刨到现在。你看他那住房,还是土改时分得那俩间土房,放上长满了野草。夏天一到雨季,外边大下,屋里小下;外边不下,屋里滴答。他想修缮,没有能力;他想翻盖,缺少闲钱。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走过来了。到了冬天,南方没有火炕,屋里冷透了,刺骨的寒风从墙缝里灌进来,冷飕飕的,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气逼人,实在难捱。每年访贫问苦时我都到他家,老光棍穷的叮当响,家徒四壁,出了一个锅台一张床,剩下什么家什都没有。老光棍之所以没有结婚,就是因为一个字……
陶翠花    什么字?
大队长    穷!没钱娶不上媳妇,没房娶不上媳妇,解放十八年了,老光棍还是那样穷!生活还是依然如故,没有丝毫的改善。
陶翠花    我觉得老光棍人缘不太好。
大队长    何止人缘?人品也不好!一天到晚吊儿郎当,好吃懒做,偷奸耍滑,好逸恶劳,贪图享受,你说他能好得了吗?在咱村其实就是一个二流子,流氓无产者。要不是“文革”,要不是遣返,资本家太太李玉艳要是不来,老光棍即便活一百岁,也没有女人跟他成婚。
陶翠花    说到李玉艳,那可是大户人家……
大队长    李玉艳前夫是上海大资本家,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解放后一直守寡,生活在上海师家大宅门里,靠着利息生活,衣食无忧,要房有房,要钱有钱。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席卷了她家,把她扫地出门,她就像一片枯叶,一阵狂飙将她吹到了咱水桥村。想不到一个细白嫩肉的资本家太太,一个风韵犹存的资本家婆娘,一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富态老婆居然飘然而至,真跟《红楼梦》里说的那样: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尽管年已六十,但是透过她那车辙般的皱纹,可以看到李玉艳年轻时绰约的丰姿,美丽的脸庞。
陶翠花    我在介绍时,问过李玉艳:“为什么要嫁给老光棍?”她毫不掩饰地吐露了心机:“我年老力衰,干不动活儿了,需要找一个身体好的,帮我干这些繁重的农活,以弥补体力上的欠缺,我在家做做饭就得了;再就是户口问题,我嫁给了本地农民老光棍,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上上农村户口;第三,我也没房,总住在场院屋也不是曲子,尽管老光棍家房屋破旧,但还算是一个窝吧!凑活着活吧!我还能活几年?这样可以一举三得。”
大队长    她女儿师丽娜知道李玉艳结婚吗?
陶翠花    李玉艳说:“给丽娜去了封信,告诉要与老光棍结婚之事。丽娜气愤极了,说什么也不同意,绝不能嫁给老光棍,这成何体统?门不当户不对,简直乱了祖上的规矩,一个资本家太太怎么能下嫁给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民呢?怎么能下嫁给一个流氓无产者呢?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不认我这个生养她的母亲,让我寒心啊!其实,我之所以下嫁贫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改换门庭,从资本家的怀里投入到贫农的怀里,这样丽娜、耀祖的出身不就能改成贫农了吗?今后他们两个填表时,家庭出身一栏就可以填贫农了。他们也就有出头之日了。牺牲我一个,为了他们俩,我觉得值得。其实我都是为了他们好,为了他们的前途。我都六十了,老了,没有什么蹦头了,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混吃等死了,在这偏僻贫穷的小山村终了一生。最后丽娜还说:‘结婚我不同意,婚礼我不参加,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大队长    这是红与黑的结合,贫与富的结合,流氓无产者与资本家寡妇的结合,农民与市民的结合,粗犷与细腻的结合,乡村与城市的结合,门不当户不对的结合,既平等又不平等的结合,既自愿又被迫的结合。这就是高压下的特殊婚姻,这就是“文革”中的畸形婚姻。这里没有爱情,只是各取所需;这里没有恩爱,只有各自利益;这里没有感情,只是搭帮过日子;这里没有真爱,只能解决双方性欲难题。一个寡妇闭锁十八年,一个老和尚□□——干熬,干柴遇烈火,一触即发,只要条件成熟,一点就着,这里所说的条件就是“文革”,契机就是“红八月”。
陶翠花    咱俩光顾聊天了,大队长,您看新娘子来了!还带着大红花,手里还举着《毛主席语录》。
大队长    把鼓敲起来!敲它个震天响!这回咱们平常游行的家伙都用上了。
陶翠花    锣、镲、鼓、红旗、葫芦丝、鞭炮……都派上用场了。
大队长    老光棍,你还不赶紧把新娘迎进洞房?这回让你捡了个大便宜,捡了个漏。
老光棍    玉艳,快进洞房!
李玉艳    (向乡亲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谢谢大家!谢谢父老乡亲!
老光棍    大伙吃好喝好,谢谢乡亲们!
(老光棍、李玉艳、大队长、陶翠花下)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