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2011-03-30 10:19:32|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婚姻,殿堂乎?坟墓乎?
               林德中
                第四幕
                第一场
 
时 间 196691
地 点   前往江西赣州□□县水桥村的土路上    
(李玉艳、师丽娜上)
 
李玉艳    我可走不动了,离村还有多远啊?
师丽娜    妈,您走不动就坐地上歇会儿。
李玉艳    满地是土,我坐哪儿啊?
师丽娜    我给您找块砖头,您等等吧!
李玉艳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辈子会落到这步田地?丽娜,你说我这命咋就这么惨啊?
师丽娜    从一无所有到钟鸣鼎食;从穷小子到资本家;从单身男子到儿女双全。幸亏爸爸死得早,否则也躲不过这场浩劫,也躲不过“红色恐怖”,很可能死于红卫兵的板带之下,很可能葬身于红卫兵的乱棍之下。
李玉艳    现在咱们那么好的一个家没了,咱家被抄了,财产没收,房产上缴,几十年的辛辛苦苦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师丽娜    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贫穷,这是历史上的又一次“均贫富”。993,王小波、李顺在四川青城起义,提出均贫富口号。“等贵贱”是针对封建等级差别提出来的;“均贫富”是针对以封建土地所有制为基础所形成的财富分配不均提出来的。“等贵贱、均贫富”思想否定了那种维护封建制度的“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天命观。两宋时期,地主阶级占有绝大部分的垦田,使许多农民失去土地成为代人佣耕的“客户”;同时,皇族、官僚、僧尼和道士都享有免役的特权,使农民遭受沉重的田租和赋役剥削,社会的贫富悬殊与贵贱差别成了强烈的对照。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就产生了起义农民“等贵贱、均贫富”的思想。“等贵贱、均贫富是南宋初年的鼎州武陵县人钟相提出的。法分贵贱、贫富,非善法也。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太平天国的口号是: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历届起事者都有类似的蛊惑人心的标语。一旦事成,就让你们等贱均贫
李玉艳    你跟我说这些之乎者也的,我哪儿懂啊!?你不愧是大学生,进过几年洋学堂。说起话来,属卖瓦盆的一套一套的。甭管怎么说,反正就是想不通,你爸爸起五更爬半夜,兢兢业业,家里外头,上上下下,小心翼翼,经营几十年才挣下这份家产,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资本家?怎么一下子就成了剥削工人?
师丽娜    现在是国将不国,家将不家。国家乱乱哄哄,咱家四分五裂。
李玉艳    就说咱们家吧!你爸爸下落不明;耀祖这孩子去了青海劳改;我被遣送到江西赣州水桥村;唯独你留在了上海,这还得托我那女婿的福,如果没有罗宝玉这张大保护伞,你还不知身在何处呢?你也难逃一劫。
师丽娜    妈,您看天都快黑了,咱们快走吧!
李玉艳    你扶我起来!
师丽娜    慢着,慢着!我搀着您,起!
李玉艳    起来了,这回好点了,歇会儿跟不歇就是不一样,走吧!
师丽娜    下边有块小石头,您看着点儿!
李玉艳    丽娜,你说咱家遭了大难,也指不上你弟弟耀祖。
师丽娜    耀祖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还指望他?!简直就是做梦!
李玉艳    耀祖好长时间不来信了吧?也不知在青海生活得怎样?发配已经九年了,一次也没有回来过,我又去不了,真让我想死他啦!耀祖那上海的对象也不知怎么样啦?会不会跟耀祖吹啊?这么多年人家姑娘还会等着咱们耀祖吗?难啊!耀祖也不给家来封信!?难道他不知道我想他吗?愁死我啦!
师丽娜    不是耀祖不想回,而是劳改农场不让回!一个母亲见不着儿子,当然违背伦理,背离人性,泯灭人性,是何等残酷的一件事情啊!妈妈,您说这一切应当归罪于谁啊?归咎于谁啊?
李玉艳    这还用说吗?
师丽娜    不言自明。
李玉艳    别说,千万别说。闭嘴,你给我闭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是不要说出来。
师丽娜    我知道,我嘴严着呢!说了会惹麻烦的,备不住会掉脑袋的。这土路上就咱俩?!
李玉艳    就咱俩也不能说!死了都不能说!
师丽娜    我记住啦!您放心吧!我定会守口如瓶的。
李玉艳    你要记住祸从口出,病从口入。
师丽娜    我还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李玉艳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净说文词。
师丽娜    算了,我也不给您解释了,越解释越麻烦。
李玉艳    我也不听你的解释,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现在这种情况。
师丽娜    改变不了如今这残酷的现实;改变不了咱家的命运;扭转不了地球逆转的乾坤;拨弄不开遮天蔽日的滚滚乌云。
李玉艳    你看,咱娘俩说着说着,天要下雨了。
师丽娜    (仰头遥望)天上阴云密布,乌云翻滚;地上狂风乱巻,飞沙走石满穷塞。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李玉艳    你别作诗了,咱们快走吧!别给咱俩浇个落汤鸡!
师丽娜    这不是舞文弄墨!这正反映我们国家颠倒黑白的残酷现实,预示着我们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李玉艳    你还想国家,想那么远干什么?多想想咱们家吧!多想想我这把老骨头吧!
师丽娜    人们都说有国才有家,而现在国存家亡,咱们上海师宅再也不姓“师”了,而改成姓“红”了。妈妈,咱站在这山头上,遥望上海,遥望爸爸发迹的地方,我泪流满面,感慨万千,沉思良久,不能自己,潸然泪下,千言万语要讲,万语千言要说,说什么呢?讲什么呢?严酷的现实就是最好的回答,悲惨的命运就是最好的注脚,还用我说嘛?还用我讲嘛?眼前的事实就是最好的解释,家庭的破败就是明确的答案。大上海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舒适安逸的生活已成昨日黄花,风光不再了。资本家不能致富,致富就得挨打,就得掐尖,就得出头的椽子先烂,致富反倒成了罪人,成了批斗对象。资本家将预示着一世贫穷,一生潦倒。不但您想不通,我也想不通啊!
李玉艳    上哪里讲理去啊!?
师丽娜    没有评理的地方,这世上没有公平,没有正义,没有公正,没有公堂。我不解,不解。
李玉艳    永远解不开的疙瘩!
师丽娜    永远解不开的死结!
李玉艳    还有多远?
师丽娜    这不?已经进村了,咱们先得到大队部报个到,然后让大队长领咱们到安排给您的那间场院屋。
李玉艳    我住场院屋?
师丽娜    住场院屋。这样安置,大队已经尽了最大的力量了,委曲求全吧!
李玉艳    那我只好将就了。
师丽娜    你看说话间到了。
李玉艳    可到了!累死我啦!
 
(师丽娜、李玉艳下)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