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2011-02-09 09:04:58|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姻,殿堂乎?坟墓乎?

 

林德中

 

剧中人物

 

罗宝玉        离休干部

师丽娜        罗宝玉之妻  资本家之女

师耀祖        师丽娜之弟  资本家之子

李玉艳        资本家太太  师丽娜师耀祖之母

葛晓红        师耀祖之初恋女友  同学 工人出身

罗小宁        罗宝玉与师丽娜之孙 

肖雅丽        罗小宁之妻  高干之孙女

老光棍        七十岁  贫农  李玉艳之再婚丈夫

大队长        水桥村大队长

陶翠花        水桥村媒婆

罗村长        塞北□村村长

王秀才        塞北□村元老

            □公安分局局长

来宾甲    六十多岁

来宾乙    七十多岁

登记员    五十多岁

 

 

第一幕

第一场

 

      201045上午

      塞北□□村  乌云低垂  细雨绵绵  罗家灵堂右手悬挂着上联:寡居守节流传千古;左手悬挂着下联:侍奉公婆功高盖世。横批:德及乡梓。

 

(罗村长、王秀才及众人上)

 

罗村长    乡亲们!罗王氏是咱村唯一的长者,她今天夜里悄悄地走了,没有给村里带来任何麻烦,干干净净,利利索索地走了,作为五保户,村里一直照顾她,昨天晚上我到她家唠了几句嗑儿,见她吃的饺子,谁能知道今天早晨就传来了噩耗,德高望重的罗王氏就这样没了,大家想哭就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不过活了九十岁,也算是喜丧,她无疾而终,无病而亡,一点儿罪也没受,驾鹤西去,去了天国。她一生积德行善,寡居守节,到了阴间,一定有金子铺路,楠木筑殿,金碧辉煌,宝石镶嵌。老天爷肯定会开眼的,她在阳间受尽了苦难,到阴间也该享享福了!

王秀才    我今年也八十六了,俺俩就差四岁,她家的情况我最了解。她的一生都毁在前夫身上了。前夫叫罗什么来着?我老了,记性不好了。

罗村长    叫罗宝玉!还是我们当家子呢!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来!

王秀才    那罗宝玉可就是不办人事!旧社会女比男大是正常的,王氏本姓王,那时她也没个名,生个丫头还取什么名?她爸爸重男轻女,生个女孩本身就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就叫她死丫头!一天到晚“丫头”长“丫头”短的。家里一贫如洗,家徒四壁,一寒如此,寅吃卯粮,穷的连炕席都没有,两间窝棚,就是地窨子,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冬天贼冷,冻得哆里哆嗦的,一家六口盖一条被子,顾头不顾腚,顾上不顾下,你蹬我踹,你争我夺,一床被子没几天就拽坏了。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食不果腹,数米而炊,即便生活这般穷苦,也没少造了孩子,在那条破烂被子之下也没少播撒云雨,也没少享受欢愉之乐,一连生了四个女娃,就是不见男丁。她爸爸面对这一切眉头紧锁,眉宇间永远挂着一个“川”字,时不时地想起“无后为大”的祖训,就拿老婆出气:“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那个不提气的肚子,也不给我生个男娃,真是废物!”轻则大声咒骂,重则拳打脚踢。弄的老婆在家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在外面始终抬不起头来。四个孩子就更不用说了,见到她爸如同耗子见了猫一样,连头都不敢抬,从没正眼看过她爸。就这样一家六口过了一年又一年,孩子们渐渐地长大,大丫头,也就是这个王氏,出落的象嫩绿的菜心那样可爱,妩媚迷人,秀色可餐,尽管衣不遮体,破烂不堪,但透过那一层尘土,仍可隐约看到清秀的脸庞,端正的五官,青春的气息,青涩的表情,还有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一说起话来那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清澈见底,湖蓝湖蓝的。

罗村长    听您这么一说,当年肯定是咱村的大美人!用现在的话来说叫村花。后来怎么成了罗宝玉的媳妇了呢?

王秀才    罗家在咱村是有名的大地主,拥有上千亩田产,家里雇有长工、短工、家丁、佣人无数,乘坚策肥,锦衣玉食,炮凤烹龙,山珍海味,罗家不缺钱。眼看着儿子已经16岁了,按照农村的婚嫁风俗,也该到了说亲的时候了,罗家就缺一房儿媳妇,那时候说亲靠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罗家看中的正是王氏这个漂亮坯子,尽管门不当户不对,但罗家并不重钱,看中的是姿色。于是便托人说亲,到了王家开门见山,直抒胸意,乐的王老头直不起腰来,乐不可支,喜上眉梢,那“川”字几十年来第一次得到了舒展,那脸上的沟壑第一次填平,心想这回可算攀上富亲家了,老天开眼,今后再不用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发愁了,可算盼来大救星啦!要不然的话,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逃出苦海?这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大丫已经十八啦!也该嫁人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不然再大点儿就嫁不出去啦!能让她老在家里吗?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早晚得找婆家,这样的富家主上哪儿找去啊?打着灯笼都难找,人家不请自至,不嫌乎咱家穷,没有看不起咱们,咱们还有什么可挑的呀?今后大丫嫁过去,俩家成了亲家,也不用缴租了,罗家还不得善待咱们?以后咱家和罗家平起平坐,哪儿还有咱家的亏吃?这时,老王头屋里的不免有些担心,轻声细语地说了句:“咱家大丫比他大两岁,能行吗?”老王头一听,就火冒三丈,指着老婆鼻子粗口大骂:“你还比我大六岁呢!不也成了我老婆?你他妈的妇道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一辈子不开窍,属榆木脑袋的!滚!给我滚一边去!越远越好!再好的事也得让你搅和黄了,你这个挨千刀的,我恨不得一刀宰了你!”老王头越说越气,顺手抄起擀面杖向屋里的打去,那屋里的急忙招架躲闪开来,才算幸免于难。

罗村长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没听说过?后来呢?

王秀才    老辈子的事你这年轻人怎么会知道?后来吓得他屋里的再也不敢多言多语了,只得在一旁听喝去了。老王头一再向那个保媒拉纤的赔不是,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那老婆子不懂事。家里的事我说了算!就这么定了!请你回禀罗老爷,就说我完全同意这门亲事。至于何时迎娶?由罗老爷选个黄道吉日,嫁过去不就得了吗?!”“那我就回老爷去了!还要不要问问大丫头意见如何?”老王头把手一挥,说道:“问什么问?我让她嫁谁就是谁!还问她什么?我老王头一口吐沫到地上就是个钉,行啦,就这么定了!”“那我就走了!”老王头说道:“‘宁拆十座庙,不破一家亲’你这一趟积了大德了!胜造七级浮屠!”“哪里哪里,我这也是奉命行事!”“慢走,慢走!”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保媒拉纤的送出那摇摇欲坠的屋门口。送走了说亲的,老王头躺在没有炕席的凉炕上,做起了美梦。琢磨半天,打起了他的小算盘,自言自语寻思起来:还是生闺女的好!你想想我的大丫嫁入了豪门,就能改变我的命运,甚至于可以说改变了全家的命运。我还有三个姑娘呢!单凭着漂亮的脸蛋,一定能找到好婆家,都让她们嫁入有钱人家,嫁入大宅门,如此一来,我就可以吃喝不愁,吃香的喝辣的,有四家大户人家养活我,我到哪家都得奉为上宾,我还有什么可愁的呢?原来还一直盼着‘生儿子生儿子’的,生儿子还得给他盖房娶媳妇,现在想来是赔钱货。你看看生闺女才是赚钱货,四个姑娘能赚多少钱?简直就是无价之宝。老王头这一辈子穷怕啦,在贫穷面前,一切都能够改变,一切都可以改变,“金钱万能论”在当时,在老王头的头脑中早已根深蒂固了,他深信这个理论,钱从哪儿来?钱从闺女身上来,有闺女就有钱,有漂亮脸蛋就能找到有钱人家,今后就指望着闺女啦,就寄托在闺女身上啦!他越想越高兴,越想越兴奋,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在夜幕之下,躺在没有席子的炕上,望着那露天的房顶,便吹灭了灯,把老婆拉过来,又开始了造人运动。这回老王头想通了,生男生女一个样,管她男女呢?生男,就算我有了续香火的了,可以传宗接代了,后继有人了;生女,我就让她攀龙附凤,攀高枝儿,找个有权有势的人,找个大户人家。

罗村长    那保媒拉纤的回禀之后,罗老爷怎么说?

王秀才    罗老爷听了保媒拉纤的禀报之后,泰然自若地说:“我估摸老王头也不会有反对意见,还算他识相!就凭我家的财产够他吃一辈子的,他还敢提什么意见!能看中他家闺女,是他家的福分。好啦!既然老王头同意了,我选个黄道吉日,举行婚礼,大操大办,人生两大喜事,一个洞房花烛夜;一个金榜题名时。金榜题名时现在还不到时候,洞房花烛夜现在就要操手来办,按照咱农村的风俗习惯,我那犬子十六岁也该结婚了,该成家了,结了婚我就放心了,就有人伺候他了。至于嫁妆,你告诉一下老王头,不用他家准备了,我全都会备齐。他家穷的叮当响,哪有钱买嫁妆?只要王家大丫一人空手过来就行了,连根针都不用带。至于房子,我家有的是,挑两间大北房,装饰一下,就可以当做新房了。炕上被褥,里外三新,双铺双盖。家具都是红木的,什么八仙桌、八仙椅、茶几、躺柜、炕桌、梳妆台……一律红木家具。就连小板凳都是红木的。”

罗村长    举行订婚仪式了吗?

王秀才    没有订婚仪式。罗老爷说了,把订婚和结婚两个仪式并在一起办。

罗村长    黄道吉日选在哪一天?

王秀才    阴历八月初八,罗老爷查了一下黄历,这天宜嫁娶。于是,便吩咐下人张罗结婚事宜,一切准备停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等那大喜的日子到来。

罗村长    八月初八那天一定很热闹吧!?

王秀才    结婚那天,首先开面 ,就是大丫她娘用五色棉纱线为新娘绞去脸上汗毛。花轿临门,王家放炮仗迎轿,旋即虚掩大门“拦轿门”,待塞入红包后始开。花轿停放须轿门朝外,王家有人燃着红烛、持着镜子,向轿内照一下,谓驱逐匿藏轿内的冤鬼,称搜轿

罗村长    第二步呢?

王秀才    其次上轿 。新娘上轿前,经罗家的喜娘三次催妆,佯作不愿出嫁,懒于梳妆,娘为大丫喂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旧时习俗有三:其一,“哭上轿”。大丫上轿,母亲哭送,老王头屋里的哭着唱道:“敬重公婆敬重福,敬重丈夫有饭吃”,大丫也动了感情含泪惜别。其二,“抱上轿”。大丫由表兄抱上轿坐定后,臀部不可随便移动,寓平安稳当之意。其三,倒火熜灰。新娘座下放一只焚着炭火、香料的火熜,花轿的后轿杠上搁着一条席子,俗称“轿内火熜,轿后席子”。起轿时,王家放炮仗,并且用茶叶、米粒撒轿顶。大丫表兄随轿行,谓之送轿。表兄送至中途即回,且要一包“点火熜灰”回来,并从火种中点燃一柱香,返家置于火缸,俗称“倒火熜灰”,亦称“接火种”。

罗村长    还挺复杂的,第三步呢?

王秀才    第三步就是拜堂。 花轿进门,罗家奏乐,放炮仗迎轿。停轿后卸轿门,由一名五六岁幼女迎新娘出轿,用手轻轻地拉大丫衣袖三下,开始出轿。大丫迈出轿门,先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红毡,由喜娘相扶站在喜堂右侧位置。这时,罗宝玉闻轿进门站左侧。拜堂仪式由长者担任。长者喊:“行庙见礼,奏乐!在香案前下跪,皆跪!上香,二上香,三上香!叩首,再叩首,三叩首!”大家接着唱:“升,平身,复位!跪,皆脆!“接唱:“升,拜!升,拜!升,拜!”……整个过程总称为“三跪,九叩首,六升拜”。最后长者唱:“礼毕,退班,送入洞房!”其间,罗宝玉和大丫在拜堂时,有抢在前头下跪的习俗,即谁跪在前面,以后就可管住后者。

罗村长    这回该入洞房了吧?

王秀才    繁缛的拜堂仪式完毕后,由两个小丫鬟捧着一根龙凤花烛前面引行,罗宝玉执彩球绸带引大丫进入洞房。脚须踏在麻袋上行走,走过一只麻袋,前面再铺一个麻袋,再走过这个麻袋,一个接一个,一共五个麻袋,意为“传宗接代”、“五代见面”。入洞房后,按男左女右坐床沿,称“坐床”。由一名福寿双全的妇人用秤杆轻叩一下大丫头部,而后挑去“盖头篷”,意为“称心如意”。罗宝玉稍坐即出,大丫换妆。而后,罗宝玉和大丫行“拜见礼”,论亲疏、辈份依序跪拜见面,称“见大小”。拜时起乐,堂上摆大座两把,受拜者夫妇同坐,如一个已故,则亦按男左女右就坐,另一把空着。拜毕赐红包给大丫,俗称“见面钱”。公婆可不掏红包,谓“媳妇自家人”。大丫与同辈见面则作揖。若小辈拜见时,大丫亦给“见面钱”。之后,举行“待筵”,大丫坐首席,由4名女子陪宴劝食,大丫也不真吃,大家应应点儿就得了,至此筵毕。

罗村长    王秀才啊!王秀才,你真不愧是秀才!这嫁娶的讲究太多了,我反正是不懂,听你这么一说,茅塞顿开,大长见识,这些老辈子的事我可不知道,现在可不讲究这些老规矩了,都时兴新事新办。罗宝玉与大丫头婚后怎么样啊?

王秀才    自从王家大丫头过了门,按照农村的习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大丫头本来就没有名字,总得有个大名啊!叫什么好呢?琢磨来琢磨去,最后还是罗老爷一锤定音:“干脆就叫罗王氏吧!”从此以后,大丫头就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罗王氏。这个名字自此伴随了她的一生,直至走到今天,走到她生命的终结。

罗村长    秀才,你别说那么远了。咱们该吃饭了,你看饭都端上来啦!咱们先吃,吃完再接着刚才的说吧!

王秀才    行,行,行!我听村长的!

(罗村长、王秀才及众人下)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注:这是林德中先生继话剧剧本《富裕屯》、《富裕屯》续集之后的又一力作,全剧六幕十四场,本博自今日起陆续刊出,欢迎大家赏读。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