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2011-02-21 10:37:30|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剧本《婚姻,殿堂乎?坟墓乎?》——林德中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婚姻,殿堂乎?坟墓乎?

 

林德中

 

第二幕

第一场

 

 

      1957

      □大学校园葡萄架下

 

(师耀祖、葛晓红上)

 

师耀祖    晓红,葛晓红!我在这儿呢!葡萄架下第三个椅子,看见我了吗?

葛晓红    耀祖,咱们这校园可真大,一眼望不到头,我转了半天才找到这儿。

师耀祖    在电话里,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在葡萄架下等你,你看我找的地方多凉快,遮云蔽日,疏影横斜,暗香涌动。

葛晓红    什么香啊?你别泛酸啊!

师耀祖    玫瑰香啊!你看这葡萄一个个还挂着白霜呢!垂涎欲滴,多稀罕人呢!

葛晓红    你尽说这文诌诌的词,别瞎显摆你啦!

师耀祖    我有两首诗还登载在咱校《诗刊》上啦!

葛晓红    真的?

师耀祖    真的,我还能骗你?这期《诗刊》我特意给你带来了,你看!

葛晓红    给我看看,(翻着杂志)在哪儿呢?

师耀祖    第三十二页右下角。

葛晓红    哦,在这儿呢!我仔细看看,拜读一下。(片刻)

师耀祖    怎么样?

葛晓红    挺好,针砭时弊,切中要害,一语见的,鞭辟入里,短小精悍,字字珠玑。

师耀祖    你对我的诗评价太高了!我一个大学生哪有那么高的水平啊?不过,只要你喜欢就行!我还想请你提提意见呢!看看哪儿不行,我好认真修改修改,以便于今后提高。

葛晓红    我提不出什么意见,我觉得这两首诗,无论内容、意境,还是韵律、遣词,都属于上乘之作,在咱大学生里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其他三个方面暂且不论,就说内容吧!你批评的是咱校领导的官僚主义,抨击的是社会上普遍存在的顽症,有了问题互相推诿,有了成绩争抢头功,见了领导阿谀奉迎,见了群众爱答不理。

师耀祖    此言极是。我就是针对官僚主义写的这两首诗。现在上级号召咱帮助整风呢!让大家提意见,提建议,咱得听上级的话,积极行动起来,我是团员,不能落后,要起带头作用,当时代的先锋,做群众的楷模。

葛晓红    你这两首诗,就是以诗歌的形式,来帮助整风吧!

师耀祖    没有错,我不愿意采取“四大”的方式。

葛晓红    都有哪“四大”了着?

师耀祖    就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简称叫“四大”。

葛晓红    哦,还是你记得清楚。

师耀祖    你没听咱校大喇叭说,这是大学生义不容辞的光荣任务,作为热血青年,决不能袖手旁观,一定要站在时代的前列,尽快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的更好,使我们国家富强起来。

葛晓红    上级既然号召了,咱们就得赶紧跟上前进的步伐,不能落后。

师耀祖    帮党整风,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大家听了广播,传得很热闹,也很兴奋,觉得我们伟大的党胸怀开阔,高瞻远瞩。知识分子热血沸腾,为新中国的民主政治叫好。

葛晓红    你看咱俩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得偷偷摸摸的,可是一见面你就谈学校,聊政治,论国家。今天还是谈谈咱俩吧!

师耀祖    那谈咱俩什么呀?

葛晓红    你往我这边挪挪,咱俩挨得近点儿!

师耀祖    那哪儿行啊?让人看见怎办?校方不让男女学生谈恋爱。

葛晓红    你怎么这么胆小!怕什么呀?

师耀祖    我是共青团员,我得带头不谈恋爱。

葛晓红    你还带头呢!?咱俩搞对象的事,在咱班少数学生当中已经悄悄在议论开了。

师耀祖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也没听说啊?

葛晓红    你们团员一天到晚尽开会、学习,哪有闲工夫聊这些卿卿我我呀?

师耀祖    晓红,那以后咱再约会,得找个没人的地儿,得选个月黑风高的时候。

葛晓红    瞧,把你吓的!有什么呀?反正我不怕!我是工人出身!

师耀祖    我可不行,出身不好,我爸是资本家,我得好好改造自己,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葛晓红    你比我强,进步快,你还是共青团员呢!

师耀祖    别提啦!我这个团入的可难了!揭露家庭,认识家庭,背叛家庭,与家庭决裂,最后才入了团。

葛晓红    还揭露家庭?揭露什么?

师耀祖    在秤上做文章。

葛晓红    怎能在秤上做文章?

师耀祖    我爸把水银灌进秤杆里,约起来秤杆高高的,其实,这时水银流到秤杆的前头,但是分量是远远不够的,缺斤短两,以此来赚钱。

葛晓红    秤里还有这么大学问?真不可想象!

师耀祖    你不知道吧!短短秤里有乾坤!小小算盘能吞金!这是我爸说的!

葛晓红    你爸真会算计!不愧为资本家!咱俩将来要是结了婚,你可别这么算计我!哈,哈,哈!

师耀祖    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啊!到那时咱俩就是夫妻,我怎么能算计你啊?晚上,夜不能寐;白天,食之无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葛晓红    真的?

师耀祖    这还能撒谎?咱俩交往一年多了,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

葛晓红    知道,知道!我相信你!

师耀祖    我是个实诚人,从来不说假话,心里想什么,嘴上说什么。透明人,玻璃人。

葛晓红    还有水晶人!说实在的,我就喜欢你这点儿!所以才跟你交朋友。

师耀祖    你真的不嫌乎我的家庭?

葛晓红    我虽然出身工人家庭,但是我不嫌乎出身不好的同学。我这个人好奇心很强,身在工人家庭,总想跳出这个圈子,探寻另一个圈子的秘密,想知道出身不好的人是怎样生活的?他们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师耀祖    我没有什么内心世界,也没有什么内心秘密,你不也说了吗?我是水晶人。

葛晓红    你家一定很有钱吧?

师耀祖    钱,我家不缺。但我爸不让我们乱花,需要的东西可以买,不需要的不能买,钱要有计划的花。

葛晓红    那你爸给你零花钱吗?

师耀祖    每个月都给我零花钱。

葛晓红    你和家庭决裂,你爸还给你钱?

师耀祖    我是在思想上与家庭决裂,而不是从经济上与家庭决裂。思想上是否决裂在于我,经济上是否决裂在于我爸。我是独生子,我爸不给我还能给谁啊?

葛晓红    阿嚏,阿嚏!(欲掏手绢)

师耀祖    (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绢,递了过去)晓红,你感冒了吧?

葛晓红    (接过手绢,擦拭起来)我昨晚上可能没盖好!着了凉。

师耀祖    (脱下外衣,给晓红披上)披上它会好一点!

葛晓红    嗨!披上它还真管用,不打喷嚏了!

师耀祖    灵吧!我这件外衣就是一剂灵丹妙药,就是一付古代验方,就是……

葛晓红    看!你又做起诗来了!诗兴大发。(头不知不觉地靠在了师耀祖的肩上,一种甜蜜感油然而生)

师耀祖    晓红,我告诉你,其实这不是妙药的作用,也不是验方的力量,更不是外衣的魔法,而是爱情的神奇力量。在爱情的面前,一切疑难杂症都会云消雾散,一切妖魔鬼怪都会举手投降,一切鬼魅魍魉都会被驱除。

葛晓红    你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你的语言都富有诗意,富有韵律,不用修饰,不需雕琢,不必修改,就是一部佳作,真令我佩服的五体投地,甘拜下风,看来我再努力也赶不上你。在爱神的面前,你就是那丘比特!一箭被你射中。

师耀祖    那你就是维纳斯!哈,哈,哈!

葛晓红    哈,哈,哈!

师耀祖    晓红,咱俩的事我跟姐姐说了,姐姐欢迎你有时间到家里做客。

葛晓红    真的?你姐姐怎么说的?什么意见?

师耀祖    我拿出你的照片给她看,一下子眼神就凝聚起来,目不转睛,紧紧盯住照片上的你,不错眼珠地一个劲儿地看,从正面看,从左侧看,从右侧看,从上面看,从下面看,反过来倒过去看,仔细端详,认真琢磨。

葛晓红    (脸颊发热,面色泛红)听你一说,我直不好意思。她说什么?你赶快说!别吊胃口了!

师耀祖    我姐姐脱口而出:“长得挺好,配得上咱家耀祖,你别说你们俩还真有点儿夫妻相!耀祖,反正你找的对象绝对不能低于你姐姐,只能比我漂亮,不能比我丑。”

葛晓红    看来我的相貌是通过啦!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师耀祖    我姐说了,外形看过了,还要看内容;外在看完了,还要看内心。不能以貌取人,搞对象主要看内心世界,心地是否善良?心眼是否端正?

葛晓红    搞对象怎么这么难?还要看这么多?

师耀祖    这是我姐姐搞对象的经验。

葛晓红    你姐姐的经验?你姐夫不是高干吗?

师耀祖    我姐夫罗宝玉是高级干部,长得不尽人意,脸上坑坑洼洼,凸凹不平,就跟月球表面似的。

葛晓红    原本好端端的一张脸,怎么会变成这样?

师耀祖    听姐姐说,这是他年轻时青春痘留下的印记,而且脑门上还留下了一处刀伤,这是战争年代留下的刀痕。

葛晓红    噢,原来是这样。他对你姐好?

师耀祖    尽管他对父母不孝,对前妻不忠,但是对我姐好,当年疯狂地追逐我姐,爱上了我姐,休了前妻,娶了我姐。

葛晓红    人都说糟糠之妻不下堂,他怎么能休妻呢?

师耀祖    革命胜利了,他进了城,思想发生了变化,认为前妻生活在农村,土里土气,灰头土脸,下得了厨房,上不得厅堂,只能在幕后,不能在台前,堂堂一个高级干部身边挎着一个农村妇女,不协调,不般配,不搭调,女人就像衣服,不合适随时可以换。

葛晓红    你姐姐当然比村妇强啦!

师耀祖    我姐姐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大学毕业,品味较高。

葛晓红    那我呢?

师耀祖    你跟我姐一样,这四条你都具备,再加上一条,心地善良。

葛晓红    瞧你说的,我哪有那么好?

师耀祖    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说你好你就好。现在咱俩到了如胶似漆,如糖似蜜,如鱼得水的地步了,咱俩是连体人,谁也离不开谁,永不分离。(紧紧地把葛晓红搂在怀里)

葛晓红    (葛晓红已经完全瘫软下来,小鸟依人般的偎依在师耀祖的怀里)耀祖,你真的那么喜欢我?

师耀祖    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怀疑我的一片诚心?我发誓:海枯石烂不变心,天涯海角永相连。

葛晓红    有了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咱俩一毕业分配了工作就结婚。

师耀祖    好,好,好!那你先让我亲一下吧!

葛晓红    (她躺在耀祖怀里,微微翘起嘴巴,这时耀祖俯下了头,两人的嘴唇严丝合缝地粘在了一起,憋得连气都出不来)行了吧?起来吧!都憋死我啦!

师耀祖    不行,再亲会儿,我已经陶醉了!旁若无人,仿佛这世界上只有咱俩人存在,任其所为。

葛晓红    天早就黑了,夜深人静,几点啦?

师耀祖    十一点了。

葛晓红    坏了,女宿舍规定:十点钟熄灯。

师耀祖    那怎么办?

葛晓红    我只有跳窗户进去!

师耀祖    你可别摔着,你够得着吗?

葛晓红    我得垫着砖头。

师耀祖    还是我送你吧!到了窗根底下,我再呵儿喽着你,你就能爬进宿舍啦!否则,我不放心。

葛晓红    耀祖,你真挺会心疼人的。

师耀祖    你是我的心上人,我能不疼吗?在天愿作比翼鸟……

葛晓红    在地愿为连理枝。

(师耀祖、葛晓红下)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