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人盲”、“路盲”、“物盲”晕!——他山之石(一五五)  

2010-10-22 16:30:07|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盲”、“路盲”、“物盲”晕!——他山之石(一五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人盲”、“路盲”、“物盲”晕!——他山之石(一五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人盲”、“路盲”、“物盲”晕!——他山之石(一五五)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人盲”、“路盲”、“物盲”晕!

EIW

 

读一帘幽梦的博文“人盲”令我忍俊,颇有共鸣,读后不禁感叹,我俩竟然如此相似。认错人,张冠李戴的事也曾经发生在我身上。不仅如此,我认路,认物也都很差劲儿,是个道地的“人盲”、“路盲”、“物盲”……

前不久,在xiaolin“青海放歌”的摄影评论中我又露怯,竟一再“指牛为羊”,把那白色的牦牛误认为“老山羊”,引来了网友们的哄笑。再有,我家养有三只大白猫,外孙女每周来一次,一眼就能认出谁是谁。而我与它们朝夕相处,至今却还经常叫错名字。家人说我这是认知能力差,是“弱智”。

每年单位组织春游都租用“首汽”的大轿车,如何在游览后找到车对我来说也是个难题。不过,我尚有自知之明,眼神不好,但手还算勤,纸笔随身带,每次下车时都记下车号。不过很少用上,因为一般是结伴而行,老伙伴们并不都像我这样弱智,我只需随大流。有一次,我比他们先行一步回来,到了停车场却发现纸条不见了,围着几辆车来回徘徊,也不敢肯定该上哪一辆,倒是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招呼我。犹犹豫豫上车后,看到座椅上我的外套才敢肯定是这辆车。我谢过司机后问他,怎么会认识我?司机笑出了声,说刚才下车时你在车前记车号,我还和你搭话呢!我“噢”了一声,搭话的事儿我记得,甚至记得司机说了哪些话,却不记得是这位司机!

与同事和朋友相处中,我会慎言去过哪些地方,因为人家若请我带路,却让我发怵,往往是去过了几次,还不认识路,只有到了门前才能肯定。这一弱点在驻外时碰到了不少麻烦,使馆的专职司机不懂外文,也不识路,若是随领导外出,陪同就得充当“导航仪”。陪领导出行是件“美差”,很多人都争着去,可对我却是负担,我只得尽量避开。我不仅不认路,认地图的本领也极差,看到密密麻麻的图我就晕,再说地图是平面的,而路是立体的,如何将平面图在脑海里变为立体实在是勉为其难,所以一上路,我就晕头转向。

我琢磨着,这似乎是先天的,与基因遗传有关,我们家的人全是“路盲”,我妹妹车开得很好,认路却比我好不了多少;我女儿的驾驶技术绝对一流,每次出去游玩时,身边却必须有女婿在旁导航,否则准得走冤枉路。

这“人盲”“路盲”、“物盲”伴随着我一辈子,而发现自己这一弱点是在参加工作以后。在学校时接触的人有限,这一问题尚未显露,参加工作后,接触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第一个感觉就是“晕”。那时正值文革,人们的衣着、外貌、发型等都很相似,打一次交道很难记住来人的特征。那年头联系工作都用介绍信,常来的人熟悉了,“熟脸”就代替了介绍信。可我从介绍信到“脸熟”的过程却比别人都漫长。在用户就是“上帝”的年代,我第一次被“上帝”投诉就是因为一位用户第五次来我这里,我还向他要介绍信,那人一生气,就找经理告状,说我“打官腔”。为此我挨了领导的批评,同事们议论纷纷,有人说我太“教条”,有人说我“不上心”,有的甚至确信我就是在“打官腔”……面对批评和议论我有口难辩,颇感委屈,但却让我吸取了教训,正视了自己的弱点。

于是,就想方设法补救。改革开放后,时兴递名片。每次接到名片后,我首先做的是,在名片背面简短注明这人的特点,诸如:肤色、秃头、眼镜、口音等。为了不让来人感到尴尬,我对外国人用中文记,对中国人则用外文记。然后把名片按照地区和部门分类收藏,凡是预约的用户都事先调出来看一下,虽然有点儿繁琐,但却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自己的缺陷,多年来虽然也有张冠李戴的事发生,但总归还能应付过去,久而久之,我的弱点也逐渐被人们淡忘。就此而言,我一直以为自己还算是个“聪明智慧”的人。

这“聪明智慧”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一次是在九十年代驻外时,我刚赴任,赶上春节招待会,领导让我负责招待中资公司的“老总”们。总共只有30名,从圈定名单到邀请、确认都是我经办,况且我与他们见过一次面,互换了名片,记录了每人的特点,多次电话联系,也熟悉了他们的声音。对这项相对简单的事务性工作,我很自信,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然而到了那天却是一个晕!提前半小时就有人来了,在门外高声同我打招呼,叫着我的名字,还递上一句“过年好!”,我的心头一热,看他那似曾相识的面孔,却想不起来是谁了。只得硬着头皮说:“欢迎!欢迎!你是?”“我姓李。你那儿有我的名片。”噢!一听这口音,我马上想起是法兰克福欧机公司的李总,随即同他聊了起来,没想到他又一笑,双手递过名片说,搞错了,他是某某公司的。一开始就张冠李戴,我马上道歉,尴尬极了。

第二位也是他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一见面就兴奋地说:“今天运气真好,一路顺风,出了城上高速,一个小时就到了。”我一琢磨,一小时车程?准是来自杜塞尔多夫!再对比特征、口音,竟然猜对了!第三位似曾面熟,见面就说出师不利,还没到机场就堵车…… 路过机场?必是来自法兰克福!再仔细“排查”竟然又对了!于是迎过来一个,我就先和他聊天,从中判断是谁。如此这般,我的判断竟然准确无误。“老总”们都夸我,我也沾沾自喜,自我感觉好极了。

后来又来了一位大老板,笔挺的西装,腆着大肚子,很熟悉的面孔。我立即上前欢迎,并引他到衣帽间前,这才发现他没穿大衣,衣帽间的工勤人员与他点头打招呼,我想这人肯定经常来,要不怎么认识那么多人。接着又把他引到饮料台前,取了饮料后,再带到老总们聚集的地方,却还想不出这人姓甚名谁,就问他路上是否顺利。他冲我一笑:“这么近。当然顺利!”声音如此熟悉,我马上锁定,他来自最近的科隆,再问是否开车来的,他诡秘一笑,伸出两个手指:“乘车,11路。”这笑脸也很熟悉,可还是想不出是谁。这时礼宾处的人来找他,请他到前面去,我才得知,他是使馆的政务参赞,今天招待会的主人,我们的顶头上司!

我立即反应过来,怪不得眼熟,耳熟,几天前我还听他做的报告呢,当时他身穿夹克衫,妙语横生,说到诙谐处,脸上就是这种诡秘的微笑。旁边的同事都笑弯了腰,说真是自家人不认自家人。我的脸“腾”地红了,感到无地自容,良好的感觉立马荡然无存。

后来,这事在使馆当作笑话传开,当时能叫出我名字的人不多,但只要说起“就是把政务参赞当成‘老总’的那位”,人们立马心领神会。这是我做的最糗的一件事。如今事过十几年,再回首往事,我脸还觉得阵阵火辣辣……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