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富 裕 屯(十三)  

2010-08-02 19:43:11|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屯(十三)<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林德中

 

第五幕

 

第二场

 

 

 

      1971年夏

      公社卫生院

(张美丽、小陈、陈满仓、陆薇、马宏伟上)

 

 

      快点,快点!

陈满仓    别颠着丽丽,她是重病人!

      上哪个屋啊?

陈满仓    不知道啊!

      这么大院子咋没人呢?有人吗?

陈满仓    有大夫吗?

      有护士吗?

陈满仓    儿子,先把丽丽放在地上吧!我看着,你去找人!

      医院有人吗?快点儿来人呐!有重病人啊!

陈满仓    儿子,你挨着屋敲!

      铛,铛,铛!没人。

陈满仓    再敲第二个屋!

      铛,铛,铛!没人。

陈满仓    挨着敲,俺就不信没人!这么大医院,这么多房子,不能没有人呢!

      铛,铛,铛!还是没人!这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肯定不能没人!都干嘛去了?

陈满仓    儿子,前院没人,你到后院找找试试!

      铛,铛,铛!没人。

陈满仓    儿子,你大声喊!你大声敲!

      铛,铛,铛!铛,铛……

马宏伟    谁呀?陆薇,你打开门看看,扫了俺的兴啦!搅了俺的局啦!正在上瘾的关键时刻。

      谁呀?干什么呀?

      你是大夫吗?

      俺不是。

      俺们这儿有重病号!(小陈看见五、六个人围着满桌子的麻将牌)你们还打麻将,不上班打麻将!俺在你们医院喊了半个钟头啦!一人都没有,原来都糗在这儿打麻将呐!真不象话!还救死扶伤呢!救什么死?扶什么伤?俺媳妇喝毒药啦!(小陈跪在地上)求求你们吧!别玩儿了!

马宏伟    陆薇,走,走,走!看看去!病人在哪儿?

      在院子里的地上躺着呢!

马宏伟    陆薇,你先去把抢救室的门打开,带着钥匙没有?

      净顾了玩儿了,钥匙忘带了,在俺那白大褂兜里呐!俺回去取。

马宏伟    你贵姓?

      俺姓陈。

马宏伟    小陈,你跟着俺走!

陈满仓    哎呦!谢天谢地,大夫,你可来了!俺这儿媳妇吐了一路白沫子,你看俺刚给她擦完,这会儿又流出来了。脸都没血色啦!

马宏伟    你别着急,陆薇,快点过来!把锁打开!

      来了,来了!这锁咋的打不开啊?

马宏伟    俺试试,是这把钥匙吗?

      是啊!没错,就是这把!

马宏伟    还是开不开!可能锈着了,陆薇,你去找点儿机油来!搞点儿油试试!

      俺去,俺去!

(陆薇下)

陈满仓    你们抢救室这锁咋还锈住啦?多长时间没用啦?

马宏伟    大约半年没用了吧!俺农村也没什么急救病人,有急救的都上旗医院了,这医院大病治不了,小病没人来,即使得了小病,也不来卫生院,在村里吃点儿止痛片就得了。陆薇,陆薇!

(陆薇上)

      来了,来了!

马宏伟    找着油了吗?

      找着啦!

马宏伟    赶紧灌上点儿!试试!

      这回行啦!开开了。

马宏伟    小陈,赶紧把你媳妇抬进来!放在诊疗床上。

      爸,您扽着褥子那俩角儿,俺扽这俩角儿,“一、二、三”起!慢点儿放。

陈满仓    中,中,就这儿,就这儿,轻放,慢点!

马宏伟    小陈,你媳妇怎么发得病?你说说经过。

      今天早晨,俺在炕桌前吃早饭,俺咬了一口贴饼子,挺硬的,就说:“你做的这贴饼子咋这么硬?吊在脑袋上能砸死人!”媳妇正在院子里扫地,就说:“你爱吃不吃!就这玩意儿,不吃就拉倒。”一句话把俺气极了,随手就把贴饼子从窗户扔了出去,正好砸在她脑袋上,她哭着就进了屋,俺也没再吃,扛着锄头就上工了。

马宏伟    后来呢?

陈满仓    后来,俺起来后,等着儿媳妇叫俺吃饭,等了半天,没人叫俺,每天都叫,今天咋的不叫俺?俺就敲敲她的屋门,没动静,再敲,还没动静,俺心思咋的啦?俺就推门而入,一看那场景,吓了俺一跳,她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俺急忙推了推她,她不动活儿,俺就叫:“丽丽,你咋的啦?”她这才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我喝农药啦!”俺再往墙角一看,还有半瓶有机磷杀虫剂,她还说:“我死了以后,千万不要告诉我妈,我妈有高血压。”后来,俺一看大事不好,就马上派人从地里把俺儿子叫回来,借了个驴车,跑了十五里山路,送到公社医院来了。

马宏伟    她结婚几年啦?

陈满仓    她是北京知青,跟俺儿子结婚三年了,有个女娃。

马宏伟    噢,这么回事啊!好治,陆薇,先催吐,你给她抠嗓子。

      我嫌脏,让她丈夫抠吧!小陈,你伸进手指头,使劲抠她的后嗓子,刺激咽部引起呕吐反射,让她自己吐出来。

      俺抠了,她吐不出来。

      给你压舌板,拿它抠!

      护士,还不行!

      她也不省人事,催吐不行!马大夫,你看咋办?

马宏伟    催吐不成,第二个办法就是灌肠,陆薇,立即灌肠一次,12小时后再灌一次,以便把一些尚未吸收的药物洗出。

      俺去准备灌肠!

(陆薇下)

马宏伟    小陈,你放着好好日子不过,非得吵架,你看看这病多严重啊!女人嘛!男的就得让着她,女人心眼儿小,俺学过中医,理论上女人的心就小;俺也学过西医,解剖过,同龄的男女比较,女的心脏就是比男的小,这是从生理上给你解释。再说,人家是北京知青,嫁给你这个土生土长的当地农民,说句不好听的话,嫁给你这个土包子,还不知足?你瞧瞧,人家丽丽长得多漂亮啊!双眼皮,大眼睛,不胖不瘦,白白净净,多稀罕人呐!人家背井离乡的,一吵架,心眼小,寻短见,就想出这么个招儿,其实她是想吓唬吓唬你,没想到喝多了,到现在人事不知,你说咋办?

      俺真后悔啊!就这么点事!你说她要抢救不过来,俺可咋办啊?俺那小孩子才一岁半,让俺咋活啊?

陈满仓    马大夫,你说什么也得把她抢救过来啊!

马宏伟    陆薇,陆薇!准备好了没有?快点!

(陆薇上)

      哎呦!累死俺了,这一大盆药水,真沉!

马宏伟    陆薇,把橡皮管子接上漏斗,开始灌!

      中,中!

马宏伟    慢点儿倒,别撒到外边。

      马大夫,都灌半盆啦!差不多了吧!

马宏伟    现在她吐了不少了,根据俺的经验,还不行,还没吐净,得把这盆药水都灌进去才行。

      那她受得了吗?

马宏伟    受不了也得受,边灌边吐,新陈代谢,把消化道必须清洗干净才行。否则,毒素一旦向血液系统转移,就麻烦了。你是护士,应该懂。

      马大夫,您刚调来,不知道俺的情况,俺一个礼拜前才从村里抽上来,没有上过卫校,但俺在村里当赤脚医生。

马宏伟    那你肯定公社有人。

      公社张秘书是俺二舅。他一句话院长就同意了。

马宏伟    你年轻,今后好好学,前途无量。

      马大夫,你看这一大盆都灌完了,这回儿行了吧?

马宏伟    不行,你看她还没缓过来吧?!

      还灌?这肚子鼓的,再灌就成大肚蝈蝈了!

马宏伟    这回不灌了,现在洗胃,陆薇,你准备洗胃溶液,就是1/4000高锰酸钾溶液洗胃,洗胃完毕后,应自胃管注入50%硫酸镁溶液40毫升,以排除肠道内的剩余药物。

      马大夫,刚灌完肠,又洗胃,怕她受不了。

马宏伟    没关系。

      马大夫,还挺快,胃洗完了,你看下一步咋办?

马宏伟    现在开始输液。

      输什么液?马大夫!

马宏伟    糖盐水。

      还加什么药?

马宏伟    阿托品,俺给你开个处方。

      那俺就去药房取药。

(陆薇下,李正人、王孝忠上)

李正人    张美丽,张美丽!你在哪儿?

      丽丽在这儿,在抢救室。

李正人    我看看,张美丽,张美丽!你怎么能自杀呢?你才二十一岁啊!豆蔻年华,美好青春,难道你真要走向这条人生的不归路?

陈满仓    你们咋的也来了?

李正人    我俩一听说丽丽自杀了,放下锄头,徒步走了十五里地,赶来了。

王孝忠    她还没醒?

      一直没醒。

王孝忠    小陈,你怎么没照顾好她呢?当初,在你们的婚宴上,我还嘱咐过你,要照顾好,你也信誓旦旦,海誓山盟,作为知青的老大哥,我也就放心了,你俩的结合,经媒婆拉牵,双方同意,作为知青的娘家人,我们也就不干涉了,尊重你俩的意愿,也没提反对意见,顺水推舟,成全了这门婚事。

李正人    小陈,今儿张美丽要是抢救不过来,我跟你没完!千里迢迢,背井离乡,孤身女子,沦落他乡,与你成婚,居然落到这步田地,你说你有没有责任?有没有义务?你就这么对待北京知青?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大哥,你们别说啦!俺知道错了,今后一定改,改!

李正人    小陈,张美丽一直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下乡听主席的话,在家听她妈的话,循规蹈矩,从不越雷池一步,在村里成婚,就是听了她妈的话。

王孝忠    我听说丽丽想回北京探亲,你都不让,她已经四年没回京啦!你知道她多想家啊!还说什么咱村有个不成文的习惯和风俗,一说丽丽探亲去了,就认为丽丽跑了,甩了你了,不回来了,把探亲看成私奔的代名词了。谁无父母,谁无亲人,难道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李正人    丽丽就这一个妈啦!你还不让她回京,你何等残忍!一点人味都没有!她的家庭是很悲惨的,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简直不可思议,不可理喻。

(陆薇上)

      马大夫,药拿来了。

马宏伟    陆薇,赶紧给她输液,静脉点滴,500毫升糖盐水里加入3毫克阿托品。

      俺马上扎上。

马宏伟    俺告诉你,有机磷中毒的病例,要想解毒的话,必须要大量的阿托品。况且,她的病情不轻,毒素已经进入血液系统,属于深层中毒,到现在还没醒,这种病人得需要一土篮子阿托品。

      一土篮子是多少?

马宏伟    大约得有一百多只。

      那病人先输着,俺去看看药房有没有这么多?

马宏伟    你去吧!

(陆薇下)

李正人    马大夫,丽丽能不能抢救过来?

马宏伟    药只要能跟上,丽丽还是有希望的。

李正人    马大夫,看你医术挺娴熟的,医学知识挺扎实的,你是大学毕业吧?

马宏伟    俺是内蒙古医科大学毕业,1965年入学,1970年毕业,五年学制,实际只念了一年书,就是65年至66年,然后“文革”就爆发了,停课闹革命,念了四年《语录》,毕业后就分配到这公社医院工作。今儿遇上这种病例,对俺来说是第二次,所以还算是有经验的,能够运用自如,游刃有余。

李正人    听你这么说,丽丽抢救过来没问题。

马宏伟    俺们大夫跟家属说,从来都是留有余地的,不会把话说满。何况大夫,做人也是一样。

李正人    谦受益,满招损。

马宏伟    陆薇怎么还没来?

      护士,这瓶药快滴完了。

(陆薇上)

      来了,药没了啊?我去换一瓶。马大夫,药房说了:“阿托品有的是,您可劲儿用吧!”

马宏伟    俺到这医院几年了,还没听说北京知青自杀的呐!这真是天下奇闻!

王孝忠    知青自杀在咱这公社是奇闻,但是在兵团有的女知青想回城,想上学,想招工,想参军……竟被有权有势的人给强奸了,想不开就自杀了。

马宏伟    还真有这事?

李正人    真的。你不是知青,有些知青的事你不太了解。因为,我们的同学散落在全国各地,鸿雁传书,互通有无,所以消息比较灵通。

马宏伟    你们知青的命运够惨的。

      护士,丽丽的手鼓包啦!

      哪个手?

      就是扎针的那个手!

      俺去看看。

      护士,你看!

      俺再换个手扎,就没事了,现在几点啦?

马宏伟    (撸起腕子看看表)已经夜里十二点啦!抢救一天了,大家都累了,该休息休息了。李正人、王孝忠、陈满仓你们回村吧!还有十五里地呢!这儿用不了这么多人,在这儿也是闲呆着,没事干,帮不上忙。只留下小陈看着丽丽就行了,陆薇会定时换药的,俺在值班室歇会儿,随时查房观察丽丽的病情变化。

李正人    马大夫,我们不能走,关键时不能退缩。

王孝忠    我也不走。

陈满仓    那俺更不能走啊!

马宏伟    你们都不走,就在这儿盯着吧!休息之前,俺得再看一眼丽丽,摸摸她的脉,看看病情变化如何?

      对,你看看吧!你走了俺就没主心骨了。

马宏伟    不好,丽丽已经没脉了!赶紧心脏按摩,陆薇,俺按摩,你准备三联针。

      俺马上配三联针。

      马大夫,你一定要抢救过来啊!俺求求你啦!俺给你跪下!(跪倒在地)

李正人    小陈,你起来!马大夫这不正在抢救吗!?

陈满仓    马大夫,俺也给你跪下!(跪倒在地)

      三联针来了,躲开,躲开!

马宏伟    心脏左下部注射!

      丽丽啊!丽丽,你不能走啊!俺错了,俺错了!俺们的孩子才一岁半呀!你要有个好歹,俺可咋活啊?

陈满仓    俺就这一个孙女啊!丽丽,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孩子可咋办啊?

李正人    别哭了,这样影响抢救!

马宏伟    抢救不了了,完了,让他们哭吧!痛痛快快地哭吧!

      丽丽,丽丽!(扑倒在丽丽身上)丽丽……

陈满仓    儿媳妇啊!

      丽丽没法再救了,俺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力量了。

马宏伟    无力回天!驾鹤西去!小陈,你们准备后事吧!

李正人    小陈,你这千刀万剐的,丽丽让你给害死了!我们知青饶不了你!

王孝忠    丽丽,你死得好惨啊!北京知青,上山下乡,沦落异地,客死他乡。

李正人    悲惨遭遇,令人同情。假如没有上山下乡,丽丽怎么能死啊?假如没有嫁给小陈,丽丽怎么能死啊?假如没有因贴饼子而吵架,丽丽怎么能死啊?假如她不听电匣子里的话,丽丽能有今天吗?假如她不听妈妈的话,丽丽能有今天吗?假如……

      小陈,陈满仓,你们赶紧料理后事吧!

(小陈、陈满仓、李正人、王孝忠抬着张美丽从左侧下,陆薇、马宏伟从右侧下)

 

致歉:由于本人失误,《富裕屯》剧本落贴了第五幕第二场的内容,只好本期补上。特向德中友及浏览《富裕屯》的网友郑重致歉!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