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富 裕 屯(九)  

2010-07-05 08:13:03|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屯(九)

 

林德中

 

第四幕

 

第一场

 

 

      1969年春耕季节

      富裕屯鞋底子山坡地

(李正人、王孝忠、欧阳平、郝宝贵、童  玲、刘娇娇、彭一鸣、奶奶、郝母、叶铁刚、王小翠、众社员上)

 

 

叶铁刚    眼前这片山坡地,乡亲们都叫它鞋底子。

刘娇娇    怎么起这么名?真难听!

叶铁刚    从山上往下看,你们看这块地象不象鞋底子?

刘娇娇    象,象,真象!真形象!

叶铁刚    老百姓起名,还管好听不好听?只要能说明问题就行。

李正人    其实,这就跟人名一样,就是一个符号,叫什么都无所谓。只不过家长都想图个吉利,给自己孩子起个好听的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队长,你说是吧?

叶铁刚    正人,别说这没用的了。干活吧!男社员扶犁杖,男知青俩人一副犁杖;女社员点种,女知青撒肥。开始吧!

      队长,我呢?

叶铁刚    ……

      还有我呢?

叶铁刚    你们俩……没法儿安排。你们俩回家做饭吧!

      我不回去。我还想挣点工分,养活我孙子一鸣呢!

      我也不回去!我也得养活我俩儿子呢!

叶铁刚    你说这么大岁数了,还下地干活儿?真是……

王小翠    这在俺们农村都属于奶奶辈儿的,在家啥也不干,净享清福。可你说,她们二老不在城里吃闲饭,偏到农村找活儿干,这是什么世道?

叶铁刚    这不是给农村添乱吗?这不是给俺们增加负担吗?

王小翠    队长,要不然就让她俩跟着俺点种吧!?

叶铁刚    一个萝卜一个坑,你们俩人点一条垄?这不是浪费人力吗?

王小翠    你刚才安排的俩知青扶一个犁杖,不也是浪费人力吗?

叶铁刚    可也是啊!你到底是初中生,反应比我快!

王小翠    队长,就让他们北京来的,连老带少的凑合着干吧!主席派来的,咱又不能轰走,只能收留,要不,你说咋办?

叶铁刚    那就听你的,让她俩跟你点种去。干多干少就那么回事吧!

王小翠    奶奶,还有郝宝贵他妈,你们俩跟我走,咱们点种去!慢点啊!这地不平,有地儿喧腾,有地儿瓷实;有地儿有土垃坷,有地儿有庄稼茬子,慢走,慢走。

      走!

      走!

      哎呦!快扶我起来!

王小翠    我这话音刚落,您就摔一跟头,我说让您慢点儿慢点儿的,您瞧!宝贵他妈,咱俩赶紧把她扶起来吧!一鸣,一鸣!你快过来!扔下犁杖,过来,过来!你奶奶摔倒了。

彭一鸣    来了,来了!

      你瞧奶奶还是小脚呢!

彭一鸣    我早晨就说不让她来,奶奶非来。你瞧摔跟头了吧!我奶奶特硬,倔强,她认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别说别的了,赶紧看看摔伤了没有?

彭一鸣    奶奶,您能走吗?我搀着您试试!

      哎呦!不行,不行!我大腿轴儿疼,走不了,站不住。一鸣,你背着我吧!

彭一鸣    行,行,行!我背着您。咱回家吧!

王小翠    不行,就送医院看看吧!

彭一鸣    队长,我回去了!

叶铁刚    回吧,回吧!

李正人    等等,一鸣,十几里的山路,你一人哪儿背得了?我帮你背吧!咱俩一路也能换换。队长,行吗?

叶铁刚    中,你也回吧!

彭一鸣    正人,你赶紧干活儿吧!我背得了奶奶,你放心吧!谢谢!谢谢!

(彭一鸣、奶奶下)

叶铁刚    宝贵,你看看你们哥俩咋扶得犁杖啊?这垄都歪了,你一歪,后面也跟着歪,你慢点吧!你跟在那老把式后边吧!

王孝忠    宝贵,你这成了书法里的笔走龙蛇了。

郝宝贵    我知道你懂得书法,你就别拿我开心了。阳平,你瞧孝忠这一说话,那犁杖又歪了。

王孝忠    吁,吁!喔,喔!这牛怎么不听话?

叶铁刚    这牛不但认生,而且欺生。见着生人它就熊你,使唤长了就好了。

王孝忠    那就是说牛通人性。

叶铁刚    你算说对了,你看去年国庆大队杀牛,把牛绑在柱子上,杀牛的把18磅大锤一举,那牛豆大的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流,好多妇女都不敢看,扭过脸去,只见那18磅大锤向牛的脑门砸去,鲜血四溅,脑浆子崩流。

王孝忠    惨不忍睹。

石淑英    别说了,别说了,听不下去了。

李正人    队长说的那杀牛情景,让我想起《庄子·养生主》上那著名的故事,咱们上学时都学过,大家一定记得吧。有一天梁惠王见庖丁解牛,只见他“手之所能,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合于《桑林》之舞”,解牛的动作就像跳舞一样,同时又听见“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乃中《经首》之会”,解牛发出的声音,皆合乎音乐的旋律和节奏,这使梁惠王大吃一惊:“嘻,善哉!”真棒啊!因问:“技盖至此乎?”你的技术怎么达到如此高超的地步?答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也矣!”什么叫道呢?他解释道:“时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解牛而不见全牛,注意力都集中在下刀的部位,说明技术的长进;现在则“以神遇而不以目视”,根本无需眼睛看即知何处下刀,如何进刀,以至“官知止而神欲行”,达到这种出神入化的地步,即所谓道。这位解牛大师接着说:“一般庖丁解牛,一个月就要换把刀;技术好的庖丁,一年换把刀;而我这把刀已经用了十九年,解了数千头牛了,至今还像新开刃的一样。其原因,就在于我善于寻找牛的筋骨之间的缝隙下刀和进刀,连细密的筋络也碰不着,更不用说大骨头了。”

王孝忠    精彩,精彩!咱大队这屠夫的技术肯定比不上那位庖丁。

石淑英    庖丁解牛的古文我也学过,但是我都忘了,正人,你给解释解释,庖丁解牛跟扶犁杖有什么关系?

李正人    咱村的屠夫赶不上庖丁,这是肯定的。至于其中的道理,那是颇为深刻的。我以为,庄子讲这个故事,是为说明“以无厚入有间“的道理,教人立身处世,要善于钻空子,即逃避社会矛盾,以达到养生的目的。然而,故事所表明技与道的关系,却给人以启迪。这里所说的“技”与“道”一样,都是一种实践经验,“技”为低级经验;“道”为高级经验,是一种只有达到高度熟练程度才可能获得的经验,一种并非人人都能获得的高级经验。你看那庖丁,当劳动完毕时,眼见所解之牛“ 謋然已解,如土委地”,于是“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这就是精神上的愉悦。而当他劳动的时候,则使人感到犹如欣赏音乐舞蹈一般,可见其同样也给观者带来愉悦。

诸位只要留意观察,就会发现“道”与“技”的关系是普遍存在的,世上360行均有“道”和“技”之分,“道”建立在“技”的高度熟练的基础上,是“技”的升华,任何人只要努力均可达到“技”,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道”。我想,扶犁杖这门技艺也概莫能外。

石淑英    这回我懂了,还是正人学问深。

李正人    深什么深,咱们知青里学识渊博的是孝忠,他是老高三的,比我大三岁。我这一辈子也赶不上。

王小翠    队长,你瞧阳平这垄也歪了,俺们点种的也只好跟着歪着点。

叶铁刚    阳平,把犁杖扶直啦!

欧阳平    好喽!

王小翠    宝贵他妈,您得这么点种!左手拿着葫芦,右手用棍儿敲那葫芦,边走边敲,那种子就掉进垄沟里了,后面的簸瑟一过就把种子盖在土里了,然后再用脚踩瓷实了,就行了。

      春播还这么麻烦!真没想到。我一辈子也没干过这活儿啊!我家那死鬼是资本家,自从嫁给他,衣食无忧,光聘礼就两车,我的嫁妆也得有一车,要什么有什么,从来没有为生活发过愁,“文革”抄家,停租,缴房,当家的一死,顶梁柱倒了,家塌了,宝贵,富贵俩孩子又小,挺不起事来,我又没工作,一落千丈,天塌地陷,一家三口,没工作,没进项,三张嘴得吃饭,每天一开门,柴米油盐酱醋茶七件事,你说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只好以变卖家具为生。

王小翠    宝贵他妈,您家的事以前您说过,别翻那些老账了。

      你瞧我糊涂了,上了岁数了就爱絮叨,你们别嫌乎我,人老了就这么啰嗦,一点儿不顺心的小事得且念叨呢!

王小翠    宝贵他妈,您这可不是一点小事,这是您一辈子的大事。假如没有“文革”,没有停租,没有抄家,没有缴房,没有宝贵他爸的死,没有“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您一家子就不会被发配到俺村来,就不会过这穷困潦倒的日子,您也不会和乡亲们相识,您一家子将会是另外一种局面,另外一种境遇,依然会过着钟鸣鼎食的生活。

      你说的这话,我有点儿听不大懂,净是文词,不过大致意思我还是能懂的。

刘娇娇    小翠,你可真不象初中生,净说文词。我也是初中生,就比不上你。

叶铁刚    俺们小翠是耗子咬瓦盆——满嘴净是瓷。要不然,咋让她当妇女队长呢?她回村当队长简直就是瞎了。

      小翠,你爸爸不让你继续念书,真是毁了你一辈子。

刘娇娇    糟蹋了。

      嗨!我这不是也没文化嘛!照样活这么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老年人的旧思想就这样:丫头片子念什么书啊!早晚得嫁人,给人家生孩子去!

      其实就没把女儿当做自家人,等于给婆家养了个姑娘,一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赶紧托人找婆家,恐怕嫁不出去,砸在手里。我妈就是这样想,当初下乡时我妈说什么不让我走,说什么:“上农村受那份洋罪去呢!?我给你找个婆家得了,嫁谁不是嫁?一个萝卜一个坑儿,非上农村找婆家去?嫁个北京的多好啊!离妈也近,有个为难着窄的事也能有个照应,也能搭把手儿。”

刘娇娇    我妈也是这么说!

      我下乡时才十八,就让我嫁人,我才不干呢!说破大天来,我也要走,和同学们在一起,吃苦受罪我都愿意,再说我还没见过大草原呢!

刘娇娇    我妈说:“你不下乡,就当老泡儿,即使找不到婆家,我养活你到老。”

王小翠    我虽然没有结婚,没有当过妈妈,但是从我妈对我的感情,从书本上得出的结论就是母爱最伟大,母爱最无私。虽然,你们下乡了,但是,母爱绝对不会因为距离的遥远而减退,减少,反而更加强烈,更加浓厚。

叶铁刚    别干了,晌午了,该喂脑袋了!回家吧!收工!

(李正人、王孝忠、欧阳平、郝宝贵、童  玲、刘娇娇、郝母、叶铁刚、王小翠下)

话外音

春分一到暖洋洋,

太阳升起在东方;

万物复苏人欢畅,

照得乾坤满金黄。

 

青蛙吵醒梦黄粱,

蚯蚓害羞钻泥塘;

燕子清音唱高腔,

微风吹拂揉柳扬。

 

弯曲田埂似波浪,

笔直地垄若琴床;

清晨露水雾气瘴,

裤腿沾满烂泥浆。

 

手扶犁杖牛踉跄,

棍敲葫芦种点光;

犁拖拨瑟将其藏,

埋入土壤进胸膛。

 

农田施肥是良方,

牛车载粪穿梭狂;

农夫扬其入田秧,

犹盼孕妇营养良。

 

春种一粒土里装,

秋收能打万斤粮;

老乡虔诚记心房,

乞求上苍帮个忙。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