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三八)  

2010-07-23 18:52:08|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校里的知青(四)

ELW

 

后来,大学复课,开始招生,打破了原有的考试制度,强调要由贫下中农推荐。当时,上面分下来一个名额,说是内定给这批知青,经过校方讨论,张小宁是最佳人选,就通知本人填表。可是,她并没能如愿,最后时刻却被人顶替了,据说是公社一位领导的亲戚,理由还冠冕堂皇,说要贫下中农推荐,而贫下中农不同意张小宁。知青们一听全炸了窝,要集体去公社“讨说法”,校方却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制止了这一行动。于是,这宝贵的、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就与张小宁擦肩而过,令她抱恨终生。

后来,政策逐渐宽松,走“五七”道路不再强调“无期”,而是“定期”、“轮换”,我也奉调回京。再后来,息县干校撤销,原址交给了地方,当地政府把房屋拆了,将砖块卖给了附近老乡,息县干校从此消失。知青们则撤到了位于固始县的“五七”干校,进入校办工厂,成了工人,户口从息县迁到了固始。

回京后,我从张小宁父亲那里听说,后来固始干校也撤销了,工厂交给地方,知青们的户口“农转非”,成为吃商品粮的县城职工。小张在工厂干得很好,入了党,提了干,当了车间主任、副厂长。文革结束后,领导有意将她调至县委机关工作。这时,开始知青大返城,而他们这批人已经是职工,却不在此列。此时她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进入县委机关,留在河南,走仕途之路;另一条路是退回生产队,再“非转农”,从零开始,作为知青回北京。小张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已经三十多岁的张小宁回京后很想上学,然而年龄已无优势,接着找工作又遇到困难,年龄和性别都是障碍。在家闲住许久才安排到一家工厂开大货车。四十多岁才匆忙找了一个比他大十余岁的男人结婚,婚前没有感情,婚后也不幸福,其前妻留下的孩子们都排斥她。几年后,男人病故,工厂倒闭,她则下岗买断了工龄,搬回家与老父同住。

最后一次见到张小宁的父亲是2005年春节在单位的团拜上,八十多岁的张老看起来依旧健康,思路敏捷。提起女儿他感慨万分,说这辈子做错了三件事,一是68年学校动员去山西和黑龙江插队,小宁是独生子女,担心她受苦,就把她带到了干校,后来插队的同学都比她先回京,还都比她混得好,起码有个温暖的家,有子女,有家庭,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其二是:当初应该劝她留在河南,起码能有事业,说不定还能找到个志同道合的伴侣;其三是:她丈夫去世,本人下岗,前妻的儿子一直挤兑她,怕她受气,张老就把她接回家。她到处找工作而屡屡碰壁,他不但不给她打气,还劝她放弃,竟拍着胸脯说,自己有退休金,能养活她。这是最错的一步棋!张老说:“我太自私,太糊涂!我怎能养她一辈子!她的路比我长,一旦我走了,她孤身一人可怎么活?”几个月后,就传来了张老过世的消息。

时光飞逝,几年过去了,后来听说,父亲去世对张小宁打击很大,她失去了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后来,她还想出去工作,可是机会不再有,于是几年来就孤身一人,过着没有亲人,没有子女,没有经济来源的贫困潦倒的日子。

今年五月七日,我想到了“五七干校”,想到了那些作为“历史遗留”滞留在干校的北京知青,想到了张小宁,她为干校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付出了人生最宝贵的十余年,而她却得到了什么?没有事业,没有工作,没有爱情,甚至没有家庭、亲人和子女,连常人应该享有的天伦之乐都没有……不争的事实是,随着“五七干校”的消失,作为一个历史遗留的渺小群体,他们却被时代抛弃,被人们遗忘。

屈指算算,如今张小宁已是花甲老人,然而我却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过去,因为在我的脑海里,她还是那个高个子、大眼睛的漂亮姑娘,那个潇洒地紧握方向盘的女司机,那个“偷”煤块、种“自留地”、下河摸鱼的活泼女孩,那个站在屋顶大喊“要文斗,不要武斗!”的豁达、泼辣、充满活力的热血青年……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