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三七)  

2010-07-21 20:25:3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校里的知青(三)<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ELW

 

在“狠抓阶级斗争”的年代,远离北京的干校里环境比较宽松,阶级斗争的弦不像单位绷得那么紧,改造思想的口号也不像北京喊得那么响。干校里还有一批接受改造的“牛鬼蛇神”在各班组劳动,大家也能和睦相处,相安无事。

后来,上级派来了一位副校长,是位女士,主管政治思绪工作,一来就下车伊始,说干校阶级阵线不清,政治思想工作薄弱,今天批这个,明天揪那个,顿时,干校里火药味浓烈,人人自危。“牛鬼蛇神”们个个“夹紧了尾巴”,不敢“造次”;干部们如履薄冰,都把改造思想挂在了嘴边。知青们却不管这一套,依旧我行我素,还总跟“组织上”对着干,这位新领导很恼火,可也无奈,因为他们毕竟不是干部,靠重压根本不起作用。

机修仓库旁住着一位“走资派”,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干部,知青们经常在那儿干活,和他关系不错,还称他“老爷子”。新领导就抓住这点,将其上纲为“敌我不分”。先给知青们开会,学语录、呼口号,敦促他们“划清界限”,可知青们都不买账,她说一句大道理,他们各个伶牙俐齿,有十句等着她,还都是毛主席的经典语录。无奈,她就去找“走资派”的麻烦,强令他搬家,还开批判会,说他用“糖衣保单”腐蚀青年,走资派也只能“低头认罪”。知青们没招了,但咽不下这口气,就以其特有的方式报复她。

干校宿舍和菜畦连在一起,而厕所又挨着菜畦。一天傍晚,那领导去厕所,朦胧中忽然发现田埂上横着一条蛇在蠕动,吓得她大叫一声跌下了菜畦,不仅弄得一身污浊,还跌伤了脚。消息传出来,大家表面同情,心里却在暗笑,这人来干校没几天,不是批评这个没有阶级观念,就是指责那个缺乏思想改造,说别人娇气简直成了口头禅,如今却被一条蛇吓得跌下了菜畦,可谓痛快!可这蛇怎么突然跃上了田埂,还正好让她碰上,却又点儿蹊跷,在宿舍里说起此事,大家心照不宣,琢磨着,这八成是知青们设下的圈套。

那领导气急败坏,说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要追查肇事者,还要抓“幕后黑手”。大家都为知青们捏一把汗。面对校领导,小张坚决否认此事,但私下却默默做了调查,批评了放蛇惹事的小伙子,告诫大家要谨慎,少招惹是非。那领导摔得不轻,后来被送回北京休养,此后校方就没再追究,事情总算平息下来。谁知这时,张小宁本人又惹来了一场大麻烦。

干校所在的公社还有一批来自郑州的知青,当地老乡称之为“郑青”,他们凭借自己来自省城,有一种优越感,还有点儿霸道,下乡后与老乡的矛盾日益突出。开始只是摘个瓜,拔棵菜,老乡们都睁一眼闭一眼,予以默许;后来又去偷老乡的鸡鸭,最后发展到明抢,竟然蹿到老乡家里,用棍棒当武器,逼迫老乡把鸡鸭交出来。当地农民十分贫困,一只老母鸡是全家的经济来源,为此频繁发生冲突。干校请贫下中农来忆苦思甜,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老乡们挂在嘴边的话却是:“解放前闹‘刮民党’,解放后闹‘郑青’。”

那天,是干校的休息日,小张开着手扶拖拉机拉我们去公社逛集市,回来时看到路边一间草棚前几位“郑青”在抢老乡的鸡,那老乡全家老小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小张见状停车下去干预。河南人好冲动,我们担心她一个女孩子会吃亏,欲拦住她,可她一摆手说,放心,她自有办法,我们只得远远观望。只见她走到一位“郑青”面前,一把将其推倒,还拍拍胸脯,指指我们停在路边的车。没想到,那几个小伙子竟然扔下鸡,逃走了。

回到车上,小张一脸胜利的喜悦,大家忙问她,使了什么招让他们就范?她说,首先出其不意将其中一个推倒,然后拍拍胸脯自报姓名,说自己是北京武术队的,还指着我们的车说,那里还有一车武术高手,你们要是不把鸡还给老乡,我就招呼他们都过来。于是他们就逃了。众人哄堂大笑,问她可真学过武术,她笑称,其实就在少年体校学过不到一年,不过对付这帮人还是绰绰有余。大家轰笑不止,说我们这一车人却全是“武术盲”,幸亏没穿帮!

没想到,这事儿却给干校惹来了麻烦。几天后,百余名“郑青”手持棍棒、铁锹来干校寻衅。值班人见状赶快关闭了大门,他们就冲击大门,大叫着小张的名字。小张爬上房顶,大喊:“要文斗!不要武斗!”石块像雨点般扔过来,干部们赶快把她拉下来,关进办公室不许出门。“郑青”们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门虽然没凿开,却也受损严重。

事后,校方追究此事,认定是小张惹的祸,就让她停职写检查,还说要处理她。我们闻讯,商量着得站出来声张正义。不过大家也有顾虑,因为干校禁止私自使用公家的车辆,要是把逛集市的事儿捅出来,人人都得挨批。但最终还是决定站出来,就联名写了一封信给校领导,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将问题提高到“站稳阶级立场,长贫下中农志气,灭坏分子威风”的高度。随信还附上一份我们的检讨。最后,我们每人写了一份检查,在全连大会上逐一宣读、讨论过关,而小张则被“无罪释放”。(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