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三五)  

2010-07-13 14:54:1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校里的知青(一)

ELW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春节刚过,我们登上了南下的火车,车站上革命歌曲高昂,送别的人群挥舞语录,高呼口号,那天没有阳光,天气很冷,然而我们的心更冷,离开城市,放弃工作,告别家人和孩子,踏上这漫长无期的“五七道路”,何为“五七”?“无期”呀!将来能否回来?何时才能再回来?陌生的河南息县等待我们的又是什么?

“没点儿”的火车载着这批同样“没点儿”的“五七战士”走走停停,最后总算到达了一个不算小的车站,上面写着“信阳站”。干校的卡车已在站外等候,一位年轻姑娘指挥着几个半大小伙子装车,那姑娘很漂亮,个子很高,脸庞微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身洗的发白的工作服,膝盖上还有两个颜色各异的大补丁,虽然她衣着朴素,但我却从其气质、风度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北京姑娘!

这姑娘真是力大无比,我的行李卷两只手提还困难,可她一只手一甩就装上了车,小伙子们用绳索将车上的行李捆好后,那姑娘长腿一跃爬上车,发动机器,噢,原来她是司机!行李车缓慢驶过,见她手持方向盘,目视前方,开车的姿势甚为优雅、潇洒。不禁感叹,这姑娘不一般!

后来得知,她姓张,叫张小宁,是干校里的知青,1968年首批“五七”战士下来时带来的子女,后来政策改变,虽然还鼓励职工在干校安家,但知青不在此列,都得去农村插队,于是这批人就成了“历史遗留”。总共14名知青,104女,吃住、干活都在干校,但户口却落在附近的生产队。他们组成了机修班,负责驾驶卡车、开拖拉机和各种机械的维修。张小宁是班长,66届高中生,“学历”最高,年龄最大。这帮半大小伙子、小姑娘在干校乐乐呵呵,吃喝不愁,开卡车、修机器……看到这些,我想起远在内蒙插队的妹妹还在困苦中煎熬,感叹他们可真幸运。

后来聊天,得知张小宁家与我同住一个大院,她父亲还是我的同事,虽然我和老张并不熟悉,但这一层关系却令我俩十分惊喜,自然而然走得很近。我只比她大几岁,她总是恭敬地称我“阿姨”,让我很不好意思,她却说,谁让我爸和你是同事,辈分摆着呢!我则亲切地称她“小张”。

碰巧,小张就住我们宿舍隔壁。到干校第一天,校领导来看望,特地告诫我们,要给隔壁的知青做榜样,说他们懒散惯了,组织纪律性较差,校方很难管理。那天,小张也来我们宿舍,她以“老战士”自居,向我们介绍了干校的生活,还摸摸我的褥子说太薄,得给我找个草垫子,临走时还说,这屋太冷,还得物色个取暖的物件。

那天夜里冷风习习,我把棉被、棉大衣都盖在身上还冷得发抖。翌日下工回宿舍,发现门前放着一个小煤炉,旁边一个放满煤块的簸箕,一开门,一阵稻香扑鼻,我的床前横着一个大草垫。啊!是小张送来的!门锁着,草垫怎么放进来的?顾不得考虑,赶紧把草垫铺上,柔软、厚实,躺上去简直像是沙发床,还有那诱人的稻香,真让人心旷神怡。

晚上小张来指导我们生火炉,还交代说:这煤够用几天的,用完后到校部办公室门前的煤堆上去“偷”。“偷?!”我们吃惊地问。她笑着解释说,干校不让宿舍生炉子,可办公室却有炉子,咱就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问她,是怎么把草垫放进来的?她笑了,说这房子都是“五七”战士自己盖的,不仅“非专业”,质量还特差,窗户从外面一推就能开,说着演示了一番,令大家愕然。她建议我们用旧报纸把窗户封死,既安全又保暖,开门通风就足矣。听了她的建议,赶快找报纸,到厨房要来面粉做成浆糊封窗。甭说,还真有效!屋里的温度立马就上来了。

那天夜里,我闻着稻香,享受着火炉的余热,睡在“沙发床”上特别舒服。半夜,被草垫上的动静惊醒,是咝咝啦啦的声音,时而来自床头,时而又在床尾。借着朦胧的月光定睛一看,啊!是老鼠!吓得直冒冷汗,我最怕老鼠,情急之下翻身滚到了地上。这回彻底醒了,心想,可别惊扰了别人,再说“怕耗子”是娇气,是资产阶级思想,我可不能充当批判的活靶子。好在床不高,动静不大,对面那位只是嘟囔了一句,翻个身就又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爬上床,战战兢兢再也不敢睡觉,耗子显然是来吃草垫上的稻粒,我就在床上时而翻身,时而动动腿和手,不让它们再来骚扰,如此熬到天亮。

第二天下工后,我偷偷把这事儿讲给小张听,她一听就哈哈大笑,随我到宿舍,掀开褥子,拽出草垫,一用力,那草垫竟然散了架,恰巧一位校领导路过这里,她就拦着他:“领导!看看!这是你们割的稻子、编的草垫!收获没能颗粒还家,还给耗子留下了口粮;编织又不肯用力气,一拽就散。毛主席说知青要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其实你们比我们更需要再教育!”句句尖刻,毫不留情,说得那人无地自容。后来,小张又给我找来了一个旧草垫,虽然没有那个柔软,也没了稻香,但耗子不再来骚扰,于是这草垫就至终陪伴着我,渡过了干校那枯燥而难忘的日日夜夜。

至于那小煤炉,甭看只有一尺高,放在屋里却增添了不少暖气,在冷风袭人的冬天,晚上围坐在小炉旁,我们又找到了家的感觉。煤用完了,我就琢磨着去“偷”,可是校部办公室白天有人,晚上也开着灯,出于面子,实在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厨房门口也有一堆煤,就偷偷铲了一簸箕回来,这是我第一次“偷”,特别心虚,东张西望,一路小跑,幸好没碰到人。然而,拿回来一烧,竟然满屋烟气。

烟气和咳嗽声惊动了隔壁的小张,过来一看又是大笑不止,说不能拿食堂的煤,那是校方为防止大家“偷”而故意买的烟煤,只有办公室前那堆是无烟的。还让我们堂堂正正地去拿,别死要面子活受罪,凭什么办公室烧炉子,我们却不能用!经她一点拨,我们的脸皮也厚了,就大摇大摆地去铲。真得感谢张小宁,有了这小炉子,我们整个冬天受益无穷。(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