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三二)  

2010-07-01 14:39:22|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称呼的变迁

ELW

 

最近读美晓萍的“杂谈”,说到称呼,颇有共鸣。

谈起回国的感受,晓萍提到国内称呼的变化,说改革开放以来,售货员对顾客的称呼从单一的“同志”,变为“小姐”、“先生”,再改为“叔叔”、“阿姨”,如今又改口叫“大哥”、“大姐”觉得很不适应,惊叹不知从何时起,售货员与“上帝”已经进入了平起平坐的“新时代”,竟然“四海之内皆兄弟”了。

读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想起自己比晓萍年长,在商店里也常被人这么称呼,时下虽然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但逛商场时,冷不丁地听到年轻的促销员叫声“大姐”,还真有点儿反应不过来,是在叫我吗?而对旅居国外近三十年的晓萍来说,感到困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称呼的变迁引起了我的兴趣,也想聊聊这个话题。还是循着晓萍的思路,从“同志”开始说起:1949年北京解放,解放军进城,带进来很多新生事物,其中也包括称呼,陌生的称谓“同志”被引到了人们面前,一切带有旧社会烙印的称呼都被驱除下了台面,于是“同志”就成了公开场合和宣传喉舌的唯一称谓。

然而“同志”毕竟太严肃,太郑重,还有太多的政治色彩,并不适用于平民百姓。其实,跟随解放军进城的还有两个平民化的称呼——“老乡”和“小鬼”,这一称呼曾经被解放军频繁、广泛地使用,而京城的百姓们却听着不那么顺耳。

那时我们家住北池子大街,隔壁是一座三层的红楼——这条街的制高点,驻扎着解放军的部队。邻居的男孩告诉我,那楼顶上特别好玩,于是我们几个小孩就趁岗哨不注意,偷偷溜进门去。岗哨发现后,在后面边追边喊:“老乡!不能进!”追到楼顶发现是小孩,又改口道:“小鬼!快下去!”趁这功夫,我已将下面的景色一览无余,惊异地发现,对面的四合院后面竟然是筒子河,与故宫遥遥相望。至今,那一声声刺耳的、略带乡音的“老乡”、“小鬼”,还有楼顶那开阔的景色依然令我难忘。

后来,乡土气十足的“老乡”在北京不但没能叫响,反而让解放军也逐渐改口。而台面下,老百姓却还沿用旧社会的称呼,直到文革“破四旧”才彻底消失。

破除了“四旧”,老百姓之间又不好互称“同志”,人们需要既通俗、又上口的称谓,“师傅”也就应运而生。这称呼首先在南方兴起,记得我到上海出差,所到之处,旅馆、饭店、商店、公交车上曾频频被人称为“师傅”,开始感到尴尬,有点儿无所适从,然而一个月后,却慢慢适应、接受,进而感到上海人那拖着长声的“师傅”长,“师傅”短,竟是如此亲切、自如而又动听。很快,这一称呼就传到了北京,覆盖了大江南北。如此看来,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年代,“师傅”得以走出工厂、车间,迅速在社会上“崛起”并“推广”绝非偶然,而是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和民众的需求。

正像美晓萍所说,改革开放了,人们把“师傅”也驱除下了台面,又学着西方,改口叫“先生”、“小姐”。当时我已人到中年,当被人称为“小姐”时,感到特别不自在,却也无法阻止这不绝于耳的叫声。接着,“小姐”也不吃香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混杂的称呼,“叔叔”、“阿姨”、“大哥”、“大姐”、“老板”、“经理”等等。

这其中,服务员的称谓变化最快。最早是“伙计”,后来又叫“服务员”、文革中是“同志”,接着又称“小姐”……最近去餐馆吃饭,听到我女婿称呼服务员为“姑娘”,我笑问何故,他说是因为“服务员”已过时,而“小姐”又有“三陪”之嫌,人家不愿听……我很诧异,但见女服务员们都乐得接受,也无话可说。不过,我还沿用老称呼,不论男女,一概称为“服务员”。

还有一个既通俗、又上口、长盛不衰、叫得最响的称呼——“老师”。“老师”原本是校园里学生对师长的尊称,后来被广泛地移植到社会上,是目前最滥用的称呼之一。追根寻源,恐怕还得归结于媒体。二十年多前,著名主持人杨澜还是在校学生,她主持的“正大综艺”节目中,曾把“老师”从校园移植到了演播室,在这档红遍大江南北的节目中,她口口声声称呼自己的搭档赵忠祥为“赵老师”,开始听着有点儿莫名其妙,怎么是老师?真别扭!但一琢磨,同作为主持人,却也无错。据说当时曾有争议,说杨澜面对的是全国观众,人家可不是赵的学生,你左一个右一个的“老师”叫着,把广大观众往哪儿放!

没想到,人们的适应能力竟是如此之强,对“老师”很快就从别扭到接受,再到效仿。时至今日再看电视节目,在主持人嘴里,“老师”依然是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接着,这称呼迅速扩散到社会上,于是,一个在校园里十分圣洁的称呼就成了中老年人的统称,而不知不觉中,自己也被卷入其中,屡屡被人当作“老师”。

再说美晓萍在博文中几次提到的“阿姨”,如今也是社会上脍炙人口的称呼,究其源头,“阿姨”来自南方,是对母亲姐妹的称呼,而过去北京人却不这么叫,而是简单地称“姨”;对同学家长习惯叫“伯父”、“伯母”,当年给志愿军写慰问信,则称“叔叔姑姑”。“阿姨”最早被引入北京是称呼家里的保姆,很有局限性;后来扩大到称呼非亲非故的长辈,但仅限于熟悉的人之间,比如父母的同事,同学的家长等。后来适用范围逐渐扩大,成为非正式场合对广大女性的普遍称呼,其年龄跨度很大,孩童可以称呼年青的姑娘,中年人可以称呼古稀之年的老妪;且对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普遍适用。分析起来,“阿姨”能如此广泛流行,除了它容易上口,还因为有一定亲和力,乐于被人接受,让人感到亲切而又不失尊重。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大概觉得,“阿姨”的亲和力还不够,就更近一步,称呼“大姐”、“大哥”,正如晓萍所说,人们就“四海之内皆兄弟”了。至此不禁感叹,随着时代的进程,社会的变迁,政治的冷暖,称呼也在不断推陈出新,真可谓千变万化!(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