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富 裕 屯(六)  

2010-06-09 19:20:01|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屯(六)

 

林德中

 

第三幕

 

第一场

 

      1968年隆冬

      风向 西北风    风力  八级    气温  零下30   

      富裕屯水库  “农业学大寨 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的红底黄字大横幅赫然悬挂在两棵小树之间

 

(李正人、王孝忠、刘援朝、郝富贵、郝宝贵、赵建国、叶铁刚、众男社员、车老板子上)

 

叶铁刚    下车了,下车了!到地界儿了,把行李、铁锹、镐头、大筐等东西都卸下来。车老板子赶着马车回家吧!其余人进屋。

(车老板子下)

王孝忠    这房子怎么这么矮?还没一人高呐!

叶铁刚    你们又外行了吧!这不叫房子,这叫地窨子!盖的时候地下挖下一米,地上再垛上一米墙,顶上一上bao儿,就完了。地窨子暖和,抗风,但阴暗潮湿。

赵建国    这屋能行吗?能过冬?

叶铁刚    反正,这是临时住处,住个两三个月就过去了,凑合凑合吧!这不少了跑道吗!要不然,天天回家,一天得跑二十里地。

赵建国    可也是啊!住在这儿一天少跑二十里地。

郝宝贵    今儿可真冷啊!这羊皮大氅都打透了,腿也冻僵了,脚也没知觉了,都木了,富贵,你掐掐我这腿,一点儿不知道疼,

郝富贵    这还用掐吗?我跟你一样。幸亏没让妈来,妈要来可受了罪了,这么大岁数!这大冷的天!

刘援朝    这炕还挺热乎,快上来暖和暖和。

叶铁刚    别歇着了,赶紧抄家伙,上水库工地!

刘援朝    走,走,走!

王孝忠    等我穿上皮大氅,戴上皮帽子!

郝宝贵    得全副武装!

叶铁刚    你们穿那么多,干起活来就得脱!走,上工地!

李正人    嘿!你们瞧啊!这水库真不小!深不深?

叶铁刚    不深!最深的地方也就两米深!

刘援朝    干嘛非冬天干啊?

叶铁刚    上级不是说了吗!?向大寨学习,兴修水利,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变“冬三闲”为“冬三忙”。上级既然已经发出号召,咱们不得响应一下子嘛?

刘援朝    这里真冷啊!冻得我直打哆嗦,你看这儿地处山口,狂风怒号,寒气逼人,只觉得浑身发冷,冷风“飕飕”地从脖子、裤腰、脚腕里钻,上级发的蓝制服棉袄彻底打透了,请老乡吊的狗皮帽子即便是系严实了,也还是感觉在灌风。

叶铁刚    发昏当不了死,冷也得干!

刘援朝    叶队长说的对!咱们知青一定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我是“为共产主义奋斗小分队”的队员!人定胜天!

叶铁刚    你们那旗子呢?

刘援朝    我们那杆红旗没带,女队员没来。就是带来,这么大风也立不住,那秫秸杆也立不住,风一刮就倒。

王孝忠    这样长期下去,你们这组织不就名存实亡了。

刘援朝    嗨!走着瞧吧!现在我也说不好,反正就三人。

叶铁刚    大家听着,咱们的任务就是先把这层冰刨掉,然后清除淤泥,也就是清基,清基完了之后,还要建立堤坝,这样咱们这水库就算修得了。你们知青听懂了没有?

众男知青  听懂了,听懂了!

叶铁刚    既然听懂了,现在就开始干吧!

刘援朝    我先下去!

李正人    我也下!

刘援朝    你瞧,这一镐头下去,只是一个白点,那冰纹丝不动。

李正人    溅起的冰碴儿在阳光的照耀下,五颜六色,五彩缤纷,光彩夺目,咱们在城里是看不到这种灿烂绚丽的景色的。

王孝忠    正人,你是不是又要诗兴大发啊!

李正人    不敢,不敢!这干活儿呢!别瞎说,一会儿让叶队长听见,又得骂咱们啦!放着正事不干,净搞那些没有用的东西!

王孝忠    队长不在!

叶铁刚    谁说我不在?俺就在你俩旁边,李正人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俺们农民实在,实惠,不讲那些没用的……

李正人    不讲那些花拳绣腿。

叶铁刚    俺不会说那些文词,也不会作诗,只知道作诗不能当饭吃,作诗长不出粮食来,老百姓讲,民以食为天,俺们就是靠天吃饭,向老天爷要粮。

刘援朝    不是人定胜天吗!?

叶铁刚    别听那瞎说八道,纯粹异想天开,大白天的说梦话。俺当了一辈子农民啦!中国这农民当了几千年了,哪村不是靠天吃饭?哪人不是靠天吃饭?

李正人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叶铁刚    你们知青说,人胜得了天吗?别说别的了,你们赶紧干活儿吧!

刘援朝    我刨了半天也刨不下来,一镐一个白点,一镐一个白点,镐镐不准确,点点不重叠,往冰上一看,群星灿烂,斑斑点点,劲儿没少卖,汗没少出,就是没有成效,这块冰快刨下来,孝忠,来,你给我扶着钎子,我抡大锤,今儿非给它刨下来不可,我就不听那个邪了!

王孝忠    来了,来了!我给你扶着,你那十八磅大锤,可得抡准点,千万别抡我手上!

刘援朝    没问题,你放心!我抡的准着呢!孝忠,你握住钢钎,你听好,我喊一二三,咱们就开始啊!

王孝忠    行!开始吧!

刘援朝    开始啦!一、二、三!嘞!一、二、三!嘞!一、二……

王孝忠    你别光顾了喊号,看着我点,看着我那手。

刘援朝    你也看着点那根钢钎,千万别动!你一动我就砸不准了。

王孝忠    嘿!你还别说,这方法还真行,别砸了,停!这几锤下来一大块,再用镐头翘翘这冰就松动了。

刘援朝    等我把镐头伸进去,来,咱俩一起攥住镐把儿使劲一翘就行,一、二、三,翘!一、二、三,翘!行啦,行啦!下来了,下来了!

王孝忠    真下来了,终于下来了!谢天谢地。

叶铁刚    建国,正人,你们那边干得咋样啦?哎呀!咋弄的?你瞧瞧,这手咋还破了呢?镐把儿都染红了。别干啦!正人伸出手来,俺看看,手血糊淋漓的,哪儿破了?这儿破了,虎口破了,快点!包上点儿!

赵建国    叶队长,你有纱布吗?

叶铁刚    俺哪儿来的纱布?你们有手绢没有?

赵建国    我有,我有。

叶铁刚    你掏出来给正人包上,不就行啦?

赵建国    还是先用雪水洗洗,然后再包吧!正人,你等会儿,我去捧点雪来,(弯腰捧雪)伸出手来,我给你搓搓,哎!你看,这回干净多了,把虎口张开,我给你缠上。

李正人    疼,疼,慢点,慢点!

赵建国    行,行,这回不疼吧!?

李正人    包好了吗?

赵建国    包好了。要是有个赤脚医生就好了。

叶铁刚    俺村就一个赤脚医生,哪儿能跟着咱呢?正人,不行,你就回去歇着吧!

李正人    队长,我不回去,“轻伤不下火线,重伤爬着干”,这点伤算什么?建国,咱俩继续干,这块冰快下来了。

赵建国    一、二、三,起,一、二、三,起!

李正人    动活儿了,动活儿了,下来了,哎呀!真不容易!

赵建国    正人,你看你那汗,衣服都湿透了,赶紧披上皮大氅,戴上皮帽子,别感冒!这是什么天呐?滴水成冰,怪不得老乡说:“撒尿都得拿着扒棍儿,边尿边敲,要不然就冻上了。”

叶铁刚    快到晌午了,大伙儿收拾收拾家伙,该喂脑袋啦!你看,说曹操曹操到,大师傅送来了,送到工地来了。

郝富贵    你说怎么还送到工地来了?零下三十度,八级大风,喝着西北风吃啊?还不让上屋里吃去?

刘援朝    这叫“三同”,

郝富贵    什么“三同”?

刘援朝    “三同”就是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与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滚一身泥巴,踩一脚牛屎。

郝富贵    看来,大喇叭广播的那东西,你背得滚瓜烂熟,印在脑子里,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学得不错啊!

叶铁刚    你们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紧喂脑袋吧!下午还得干活儿呢!其他都是假的,只有这窝头是真的。咋样?这窝头?

李正人    我看看,这叫窝头啊?你说是窝头,它没眼儿;你说是贴饼子,它没嘎巴儿。依我看,既不能叫窝头,也不能叫贴饼子。

叶铁刚    那叫啥?你们城里人就是较真儿,管他叫什么呢?能吃就得,解饱就行!

郝富贵    你说也怪了,大师傅怎么做的?

李正人    我看很简单,先把苞米面用水和好,然后拿大铁勺子舀一勺子面,往屉上一扣,架起大火一烧,蒸熟完事大吉。

郝宝贵    甭管它叫什么,蒸熟就得,反正我饿的前心贴后心了,吃吧!哎呀!疼死我啦!

郝富贵    怎么啦?

郝宝贵    门牙掉了,你看,这不是那牙吗?你再瞧瞧这“窝头”,一咬一个白茬儿,冰凉梆硬,根本咬不动!你说新鲜不新鲜,这“窝头”愣把牙给咯掉了!

郝富贵    那赶紧咬块棉花吧!要不然鲜血老流。

郝宝贵    哪儿有棉花啊?

郝富贵    从棉袄上撕一块不就得了吗?从我的棉袄里撕吧!给你,这团棉花够不够?赶紧塞到嘴里,咬在牙掉的地方,一会儿就止血了。我这点经验还是从妈那儿学来的呢!今天妈没来,妈要是来了,也会给你这么治的。一会儿好了,你先用右边的牙嚼,你得吃饱饭,下午还得干活呢!

王孝忠    你们别干啃“窝头”,吃点菜!

李正人    今儿什么菜?

王孝忠    白菜帮子拌盐花儿!

李正人    哪儿是盐花儿!?就是大盐粒儿!还没化呢!干脆就叫白菜帮子拌大盐粒儿!

刘援朝    别说了,说多了不好,影响与贫下中农的关系,咱们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了,不能说三道四,挑肥拣瘦,你们说对不对?

李正人    话是不错,但这伙食也太差了吧!干得比牛累,吃的比猪差,住的地窨子,喝的是雪水,你说这叫什么生活?再说,刨冰,一镐一个白点儿;“窝头”,一咬一个白茬儿。

叶铁刚    这就是俺们富裕屯的农村生活,你们知青呆长了,就明白了农民的辛苦甘苦,就能明白生活在底层的农民是咋样的不容易!大伙儿吃完饭,再干会儿就收工吧!冬天天短,一会儿就黑了。

刘援朝    那明天呢?

叶铁刚    明天一早接着干,活儿也不是一天就干完的!

李正人    明天就可以清淤了吧!

叶铁刚    明天还得结一层冰。

李正人    还结冰?能有多厚?

叶铁刚    俺估摸咋的也得有一米多厚!

李正人    那明天还得接着刨冰?

叶铁刚    可不吗?

李正人    那不等于白干吗!?

叶铁刚    可以这么说吧!

李正人    这不等于事倍功半吗?

叶铁刚    杨书记让这么干,就这么干吧!俺也知道这是白搭工,俺也没有办法。

李正人    这就是学大寨?这就是“冬三闲”变“冬三忙”?就这么忙法?

叶铁刚    嗨!农村的冤枉活儿干多了,还差这点儿?

李正人    这简直就是瞎指挥滥弹琴!浪费人力物力财力。

刘援朝    嗨!别说啦!咱们就跟着杨书记走吧!没错!杨书记就是咱们的领路人。

叶铁刚    这就对了。

(李正人、王孝忠、刘援朝、郝富贵、郝宝贵、赵建国、叶铁刚、众男社员下)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