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二九)  

2010-06-17 09:27:21|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山之石(一二九)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局外人侃“劳工神圣”
                    ELW

 

“五一”小长假时与几位老伙伴相聚,聊起单位的老人,说到一位已故同事的独生女儿小宁。我也认识小宁,她是我在“五七”干校的战友,1968年作为知青随父来到干校,做过司机、机修工和校办工厂的车工;十几年后随知青返京,安排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后来下岗,买断工龄,如今经济窘迫,孤身一人过着无经济来源、无亲人、无子女、穷困潦倒的生活。

我很诧异:“当时她是干校里为数不多的‘工人阶级’,算算工龄足有三十年了,怎么会落到如今下场?”这话引起了大家的话茬,众人为其惋惜,感叹不已,一位同事忿忿地反问:“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劳工神圣’,如今劳工还神圣吗?”

大家猛然想起,今天就是“五一劳动节”,怎么社会上没一点儿气氛,媒体也反应平平,没有多少关于劳动者的报道,倒是有大量篇幅介绍小长假期间的游览和娱乐场所;而人们也似乎淡忘了历史上的今天,所想的也只是如何利用这几天好好休闲。一阵慷慨激昂之后,老伙伴们陷入了沉思,许久没人开腔。

回来后,“劳工神圣”这个古老的、久违了的口号一直在我耳边回荡,想起曾读过一篇文章,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没出一兵一卒,却凭着在欧洲劳作的15万华工,取得了战胜国的地位。1918年在庆祝协约国胜利的演讲会上,时任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发表了题为“劳工神圣”的著名演说,首次喊出了“劳工神圣”的口号。

我党成立以后,确立共产党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并写进党章。建国后,“劳工神圣”虽然很少提起,但将其升华为一种精神,工人是国家的主人,而共产党员则是他们之中的先进分子,1954年我国的第一部宪法中,又确立了工人阶级在国家的领导地位。众所周知,曾有一位建筑工人、劳动模范进入北京市政府,成为第一位工人副市长;而另一位木匠被拥戴为国家领导,出任国务院副总理。那时在平民百姓眼里,工人是社会中坚、是台柱子,而当工人、进工厂是人们的向往,就业的首选,是砸不破的“铁饭碗”。

在文革期间,工人阶级的领导又升级为“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地位达到巅峰,概念却被滥用。工人们脱下工作服,离开工厂,作为工宣队被派到各单位、各部门主持工作,一跃成为单位的领导,最高学府的掌门人,科研项目的带头人,学术领域的领军人……而文革后拨乱反正,这些部门成了“重灾区”,在铲除“四人帮余毒”的大棒下,他们成为“众矢之的”,又从高空摔到了地上。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农村城市化的进程,农民纷纷来城市打工,壮大了工人阶级的队伍。建国初期,我国仅有800万工人,而到了九十年代已增至3亿人,增加了40倍。而工人阶级的地位却不断下滑,大批国有企业破产,众多工人下岗。与此同时,外资、合资、私企如雨后春笋,实行劳动合同制,出现了新的雇佣关系和雇工队伍。其中有不少企业由资方控制,工人们成了生产的机器,创造财富的工具,任其随意使用。更为悲惨的是数以亿计的农民工,他们从事最艰苦、最繁重的工作,没有医疗保险,没有社会保障,还被工头克扣、拖欠工资。于是劳资矛盾不断尖锐,极端事件频发,酿成了社会极不安定的因素。

我的邻居是一家著名国企的退休工人,聊起“劳工神圣”这个话题,他侃侃而谈,说“五一”那天,偶然听到收音机里播放“咱们工人有力量”,心中无比激动,这首歌曾经脍炙人口,歌词里唱着:“盖起了高楼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让世界变了样……” 半个世纪以前,这段歌词曾让他们仰首挺胸,充满骄傲,而如今,盖起高楼大厦的却没房住,任凭房地产大亨炒房致富;开采了煤矿的却让煤老板赚足了钱,还拖欠工资;让世界变了样的人,自己首先变了样,进入了赤贫的行列……

他说,贫富不均这一现实已在“两会”上引起关注,政府也在采取措施,但是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更重要的还有精神层面的问题。大批工人下岗,昔日建设社会主义的“台柱子”,如今成了社会的累赘,精神上是个极大的反差。说到参政议政,五十年代还出现过张百发、李瑞环,而如今一看领导人的介绍,赫然写着的都是:北大的还是清华的,硕士还是博士,留苏的还是留美的……哪儿还有工人的影子!这又让人心里感到极不平衡。

再说三资企业的工人们,生产的产品一出口,给国家换来了外汇,让“洋老板”、“土老板”赚鼓了腰包,自己却只有微薄的报酬,还得老板说了算。然而金融危机一来,首先被解雇的就是工人,这个理到哪里去讲?工人还是主人吗?如今工人们面对现实,心里总有一种“被剥削”的憋屈感觉。在这种心态下,出现“富士康事件”、劳资纠纷、极端事件就不足为怪了……而那些经济学家、教授、官员们只会纸上谈兵,只治表不治本。说起如今退休工人的心态,他说:“我们是生活在往事的回忆里。”

写完这篇博文,本想请那位邻居先读一遍,然而他对我的“纸上谈兵”毫无兴趣,却是盯着电脑屏幕上一幅画发呆,那是我从博友lock的相册里复制的宣传画:“中国人民有志气”,他凝视着屏幕许久没出声,我知道,这幅画又让他陷入了往事的回忆。

过后我沉思许久,似乎明白了许多,要说我写“劳工神圣”这个话题,其实并没有资格,真正有资格的是让劳工本人来说话。原本的题目是“劳工神圣”,脱稿前又匆忙加上了“局外人”三字,改为“局外人侃‘劳工神圣’”。至于lock的令那位退休工人见景生情的宣传画,则作为本文的插图一并发出,以供读者一睹。我心里却还有些忐忑不安,但愿我这个局外人侃得不至于太离谱……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