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富 裕 屯(七)  

2010-06-13 11:04:57|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屯(七)

 

林德中

 

第三幕

 

第二场

 

 

 

      1969年春节过后

      富裕屯北京知青集体户宿舍  五间土屋  房上长满了杂草   锅盖上落满灰尘  屋顶布满了蜘蛛网  炕上地上堆满了粮食

李正人、王孝忠、刘援朝、赵建国、欧阳平上)

 

王孝忠    正人,你回来了。快把东西放下,坐这儿歇会儿。

李正人    坐哪儿啊?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咱这集体户怎么弄成这样?走时还好好的呢!探亲一个月,回来就变成这样?简直不可思议!

赵建国    正人,你是最后一个回来的,我们几个也刚回来一、二天,咱们前后脚,你回来了,咱集体户男知青就全齐了,富贵、宝贵、一鸣他们住在老乡家,也不住这儿。这回咱们可得跟大队好好说的说的,大师傅给撤了,饭也没人做了;连个住地都没有,这行李都没处放,这两天我们几个净穷凑合,有地上谁的,有睡苞米堆上的,有到老乡家找宿儿的。这回你回来了,就等着你回来,咱们得好好琢磨琢磨,研究个对策。

李正人    建国,先别研究对策,得先找个地方躺会儿。

刘援朝    咱这屋实在没地儿了,正人,不行,你就睡在粮食囤上吧!现在就那儿空着。

李正人    行,粮食囤就粮食囤,有个地儿睡就行。嗨!现在睡也睡不着,躺着聊会儿天吧!援朝,你先说说?

刘援朝    ……

李正人    你不愿说,我说说这回探亲的奇闻。听我慢慢道来,咱们来富裕屯四个多月了,思家心切,归心似箭,恨不得一下子回到家里,想回家得有钱,队里还得批准,具备这两个条件才能成行,你们说对不对?我遇到的问题也就是你们的问题,大家都在一个村,一个队,情况都一样,咱队去年“刹”多少钱?我一打听才知道咱队才“刹”四毛六分五。甭管“刹”多少,反正咱干了四个多月了,怎么也得分点红吧!于是我就找队长,队长说没钱,我问为什么?队长说,咱队连续三年歉收减产,吃了三年返销粮,去年刚刚缓上点儿来,算是丰收,老天爷赏脸,才“刹”了四毛多钱,咱队挣得这点钱还不够还饥荒的,还不够打补丁的。我一看分红没戏,我就绞尽脑汁想办法。咱村的小诸葛告诉我:“给队长灌两口猫尿不就得了嘛?”猫尿?什么猫尿?他笑了笑说道:“你们知青就是书呆子,不懂农村,不懂社会,得入乡随俗,向习惯靠拢,猫尿还不懂?就是酒,就是迷魂汤。”我说:“行吗?”他说:“你照着我说的办,没问题,你可知道中国自古以来有句名言。”我说:“什么名言?”小诸葛摇晃着脑袋答道:“当官的不打送礼的。”嘿!你还别说,这一招儿还真行!八毛五一斤白酒,给队长灌得醉尔窿咚,我趁着他欲醉还醒的时候,掏出纸笔,让他批了个白条,然后到会计那儿支取了八十元钱。这回路费有了,就差队长批假了,我趁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家里电报,队长那长在通红脸上的嘴动了动:“走吧!走吧!”

欧阳平    正人,你还真有办法!再继续说,我还挺爱听的。

李正人    精彩的还在后边呢!我按计划得到了这两样尚方宝剑,什么困难都不怕了,收拾一下简单的随行物品,放在肩膀上,前后一褡裢,就上路了。步行四十里,穿越象鼻山,来到旗里,到长途车站一打听,还真有到盟里的票,票价四块五毛钱,太贵了,舍不得。想了想,还是得蹭车,省点儿是点儿,便直奔粮站,一看粮站大院里有四、五十辆粮车,心想:院子里只要有车,明天早晨就不怕上不去!先在知青接待站混一宿儿。第二天早晨,我四点钟就起床动身了,早早就推开了粮站大门,在门口当中站着,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不让我上车,除非从我身上压过去。隆冬季节,朔风凛冽,寒气逼人,咱们知青发的那套蓝制服棉衣彻底打透了,浑身冻得直打哆嗦,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避风寒,逃离这无情的大自然,逃离这可怕的冰天雪地,逃离这狂风婆婆的肆虐。我没有办法,只好蹲在北墙根下,过了一会儿,感觉还是不行,暖和不了多少,还得想办法。于是,我就敲开了粮站传达室的小门,“刚几点啊?你就敲门,还让人睡觉不?”看门老头睡眼惺忪地拉开了门,“进来吧!暖和暖和,外边多冷,今儿夜里零下32℃,不用问,你肯定是知青。”“您怎么知道?”“我能不知道吗!?天天有知青来搭车。”“我说的呢!您真是了如指掌!”“得几点发车?”“八点!”我看了看桌上的闹钟,才四点半,还有三个半钟头呢!没有地儿去,只能跟这儿死等。闹钟响了,八点终于到了,铁栅栏门敞开,我又站在门口,“师傅,您去盟里?”“不去!”一辆车出发了。第二辆车又出来了,我堵住门口,“师傅,把我拉上吧!”“不行!”第三辆车驶出来了,我伸开双手拦住了它,“师傅,你行行好吧!让我搭个车吧!”近似哀求,结果还是遭到拒绝……眼看着四、五十辆车快走光了,我急了,苦苦等了四个钟头,眼看就要泡汤了,心想无论如何得截住下一辆!正心里嘀咕着,从院子里出来一辆车,这回我连问都没问,二话没说,“噌”的一下子蹿了上去,司机气的下了车,任凭你说什么也不开了,你不开,我不下,我俩僵持不下……

欧阳平    那怎办?

李正人    吉人自有天相,福人福命。这时,从粮站大院里开出一辆车,就停在那辆车旁边,并驾齐驱,彷佛与那辆车示威似的,那司机摇开车窗,冲我喊道,“上来吧!坐我的车,我把你送到盟里。”真的?假的?我疑虑,不敢相信,心想,我一下来,那辆车跑了,你再跑了,我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怎么不信我?我也是北京人,支边过来的。”我一听有戏,就上了他的车,就这样一直把我拉到盟里,一分钱没花,节省了四块五毛钱,你说奇不奇?

赵建国    真是奇闻!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人,还有这样的好事?奇闻,奇闻!

李正人    你听我说,还有奇的呢!在火车站候车室,联防队不让我在那儿过夜,说我是盲流,我说是知青啊!“你拿出证明来!”我从兜里掏出大队探亲证明,他说:“这不行,级别低,得出示省级证明。”我说:“你这不是难为人吗?我探个亲还得上省里开证明去?”他不以为然,说道:“这是上级的指示,就你这证明也进不了北京。”“为什么?”他说:“现在要开‘九大’,严格控制进京人员,特别是闲杂人等。”“我是北京知青啊!怎么成了闲杂人等啦?怎么成了盲流啦?”他说:“依我看你们知青也挺可怜的,大冷的天,要不你就在这椅子上过夜吧!老实点,可别闹事!”“真的进不了北京吗?”他说:“你得想办法啊!”“什么办法?”“你得买一张过站票,说在北京倒车,不就下车进京了吗?”一句话让我顿开茅塞,这真是化冲突为和解,化干戈为玉帛。

王孝忠    现在真是没有讲理的地方,对待北京知青就这种态度!令人心寒啊!

李正人    心寒?还有更为心寒的呐!到了北京,拿着大队证明上派出所报临时户口,警察说了不能超过十五天。在第十六天头上,警察就上门去轰我去了,让我回去“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我说:“临走时,敲锣打鼓送我走,现在回家探亲都受限制,把知青当做什么人啦?我要是不走呢!”“不走,给你带派出所去,拘留!”警察的态度非常强硬,还说,我们要保卫‘九大’。我说:“你甭轰,本来我也不想在北京长待,这只是我的第一站,看看兄姐,然后前往河北农村看望我的母亲。”“既然这样,那你就赶紧走吧!”我不容分说,收拾好东西,拔腿就走了,踏上了通往“家”的列车。

王孝忠    四个月之前是北京人,四个月之后,连北京都不让进,偷偷摸摸进了京,到成了盲流,轰出北京,可真够损的!那后来呢?

李正人    我下了火车,倒汽车,在到十里铺站的一刻,我看见了妈妈背着小筐靠在墙上。车还未停稳,我就跳下车,直向妈妈扑去,紧紧地搂住妈妈,“您怎么在这儿?”“我接到你哥发来的电报就赶来了,跑了三里地,在这儿等了半天了,这不,我给你买的火烧夹油条,你饿了吧?赶紧吃吧,要不,一会儿凉了,你摸摸还热乎着呢!”妈妈说着便从单肩背的柳条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个用毛巾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火烧夹油条,塞在我的手里。妈妈身背小筐伫立在路边两只眼睛紧盯着一辆辆汽车,紧盯着一个个乘客,那种等待儿子的情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一幕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这一幕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王孝忠    真情感人!母子情深!

李正人    深的还在后边呢!到了家后,妈妈从井里提上一个小篮,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块猪肝。“您怎么放在井里?”“我算计着你要来,一个月前我就买了这块猪肝,怕坏了,我就放到井里,总算把你盼来了,你坐着歇会儿,我给你炒猪肝去!”“您留着吃吧!”“我哪儿舍得吃啊?傻孩子!”

王孝忠    这才叫家呢!

李正人    你真说到点儿上了,在村里,有一回,老乡问我:“家在哪儿?”我想了想,这个问题好像很容易,但似乎又很难。你说我的家原来在北京,可妈妈却在河北;你说我的家在河北,可我却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一时间我犯难了,不知如何是好?又一想对于老乡的问题,何必那么认真呢?我便搪塞过去,说了句:“北京呗!”便一了了之了。但是,在我的心中只有唯一的答案,那就是:妈妈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整个世界上唯有妈妈才是我最亲最近的人!

王孝忠    我的情况跟你大同小异。我的父母也是因为历史问题,在“文革”红八月中被轰回老家,一直在农村改造,在村里抬不起头来,没完没了的批斗会,永无休止的义务工,逢人必须先打招呼,恐怕人家说看不起他,那种遭人鄙视的眼光,那种让人唾弃的滋味,那种被戳脊梁骨的情景至今我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在安徽那个小村始终是夹着尾巴做人,连说话都不敢出大声,连呼吸都不敢出大气,都不敢出匀乎啦!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唯恐稍有不慎招惹是非,特别是成分好的,最好敬而远之,如果处理不好,甚至发生冲突,那麻烦就大了,轻则挨斗,重则被诬为翻案。我探亲也不是回北京,不是从农村到城市,而是从咱富裕屯到安徽小山村,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到安徽后天天帮父母干活儿,下田干活儿,背柴禾,挑水灌溉,扛麻袋……什么活儿都干。

刘援朝    孝忠,你在咱村干农活儿,在安徽也是干农活儿,当初,下乡时干嘛不投亲靠友,到安徽父母那儿插队?

王孝忠    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到黑龙江农场你爸爸那儿插队?你是高干家庭,你哪儿知道民间的疾苦,百姓的艰难,贫困的生活,出身的卑微,沉重的压力,悲惨的处境,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刘援朝    孝忠,我不是那意思,你别误解!我是想说你投亲靠友不是可以照顾一下你父母吗?

王孝忠    噢!你要这么说,还算说得过去。我之所以下乡而不回乡,是有理由的,有原因的,当初学校动员时,按照世俗,父母希望我能回乡,但我不同意,我不愿回到那个让我抬不起头并被人指指点点的村里去,在那儿将会永世不得翻身,我的一辈子就全给毁了,回乡对我来说,无异于死亡。所以,我经过深思熟虑,终于选择了下乡。这样对于父母来讲,可能有些不孝,但是我暂时韬光养晦胯下受辱,是为了将来的大孝。

刘援朝    言之有理,言之凿凿。

王孝忠    你瞧,咱们这些有渣儿的人在一起,一窝狐狸不嫌骚。这里如同世外桃源,如同避风港,平等自由,和睦相处,这里没有喧嚣,没有斗争,没有欺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弱肉强食,可以抬头挺胸,可以大声说话,可以尽情呼吸。援朝,你说这村好不好?

刘援朝    好,好,好!你说我爸是高干,不假,但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被发配到黑龙江农场改造。没想到我爸从小参加革命,一心一意跟党走,走到半截儿反倒挨整,冤啊!冤!一辈子对党没有二心,谁想到会落到这种下场?简直不可思议,令人费解!我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历史,我爸这案子早晚会平反的。这次我探亲我也没回北京,而是到黑龙江农场去看我爸,我也是这样宽慰我爸的,让他想开点,眼光放远点,风物长宜放远量,切莫走向自绝之路。同时,我还在大队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让我妈放心,我在这儿好好干,将来把我妈接来。

王孝忠    援朝,你家还有电话?你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们家再受冲击也比我们强,我们之间毕竟不在一个阶层上,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阳平,你这次探亲是不是回北京啦?

欧阳平    我回北京啦!看看我妈。

李正人    你爸呢?

欧阳平    我爸是军队干部,军分区副司令,在“文革”中被逮走,去向不知,下落不明,是死是活,无人知晓。我到家一看,家里抄的乱七八糟,满地纸屑果皮,一片狼藉,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原本一个挺好的四合院,现在已经不成样子,花盆砸了,鱼缸碎了,说这是资产阶级的闲情逸致,腐化堕落的可耻温床,还说好得很!我妈独居家中,整天愁眉不展,以泪洗面,思念丈夫,想念儿子。

赵建国    嗨!别说那些烦心事了,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说它干什么?咱们也解决不了,说点高兴的事。

王孝忠    咱们都到这步田地了,还能有什么高兴的事?

李正人    我告诉你们件高兴事吧!这回我回北京,还特意到北京红星公社大白楼生产队参观了王国福生前住过的“长工屋”,并且在“长工屋”前与他儿子照了张像,取取经,跟杨书记说说,看咱村能不能用上?

王孝忠    你趁早别说,杨书记才不理你那一套呢!

赵建国    这算什么高兴事啊?我报告你们一件喜讯吧!我刚才在社宅门口碰上小陈了……

王孝忠    哪个小陈?

赵建国    就是二队会计。

王孝忠    怎么啦?

赵建国    小陈说请咱知青喝喜酒。

李正人    他怎么还没结婚?

赵建国    没有!

李正人    他跟谁结婚?

赵建国    张美丽!

王孝忠    谁?

赵建国    咱们北京女知青张美丽!

李正人    真的?(惊愕万分)

赵建国    这还有假!

王孝忠    谁给介绍的?

赵建国    听说是黄媒婆。

王孝忠    那张美丽就同意了。

赵建国    开始张美丽不同意,后来架不住黄媒婆巧舌如簧,狂轰滥炸。再加上张美丽她妈临别前有嘱咐:“到那儿有合适的,结婚成家,扎根落户吧!”

王孝忠    她真听话!下乡听党的话,结婚听妈的话,美丽真是个听话的人儿,她的命也够惨的,真要在这广阔天地贡献自己的一生啊!?

李正人    嗨!女知青嫁给当地社员,这事还是头一桩。

赵建国    到点儿了,甭管怎么的,人家双方自愿,咱干涉不着。走,给张美丽捧捧场儿,喝喜酒去!

(李正人、王孝忠、刘援朝、赵建国、欧阳平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