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二八)  

2010-06-11 09:34:08|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山之石(一二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卢安克现象”的思考

                 ELW

 

最近在“北京晚报”读到一篇短评,题为:“当白求恩变成了司徒雷登”。这题目吸引了我,读文得知,一位来自德国的志愿者卢安克,在广西贫困山村小学执教10年,被人们称为“白求恩”、“洋雷锋”,曾作为2006年“感动中国”的候选人。十年来,他为人低调,唯一一次面对媒体是200912月接受央视“面对面”专访。但这次专访后,全国人民认识了卢安克,却又让他的命运急转直下,最近关闭了博客,离开了中国。

据说,促使他离开的原因是,当地政府说他“没有志愿者身份”和“教师的正式资格”。对此,引起人们很大反响,纷纷质问:当年白求恩“去年春上到延安”时,恐怕也没有政府颁发的志愿者身份证书,也并未审查其行医资格,而他却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中国,毛主席还号召大家学习这种精神。而这位德国人,也是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默默地在贫困山村奉献十年,十年啊!人生有几个十年!这又是什么精神?难道不值得我们学习吗?为何忽然追究起“身份”和“资格”来,并将其赶走?

尽管卢安克在关闭博客的声明中表示,这是他“自愿的决定”,但据媒体报道,其真正的原因是,他曾谈论过“有关中国教育”和“留守儿童的话题”,令某些人听着不舒服,于是白求恩当不成,朋友也做不得,就变成了司徒雷登。

网上的议论很多,我一向比较谨慎,既然央视“面对面”曾专访过,相信央视是国内审查最严,把握最稳,也最具权威的新闻机构,于是调出091227央视“面对面”柴静专访卢安克的视频。反复看了几遍,毫不夸张地说,我深深为其吸引,被其感动。但他为何而来,是什么力量支撑他在山村执教10年之久,却又让我有些读不懂。

1990年卢安克在德国大学毕业后,曾来华旅行,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他决定到中国留学,学习结束后就留下了。他教过德语,英语,后来又到广西偏僻的板烈村小学教书。他曾经申请加入中国籍,但被拒绝,理由是“需在国家一级单位工作4年以上”才符合规定。

他教授自然、音乐和美术,名字不在教职工名册,也不拿一分钱报酬,他翻译了11100万多字的教育专著,稿费捐赠给了慈善机构。他开辟了自己的博客,刊登自己的译作,畅谈自己的教学感受。他每月的生活费只用100多元,不吃肉,不喝酒,不赌博,不恋爱,十年如一日,过着苦行僧的生活。

当问他:不喜欢物质吗?他说:“不是不喜欢,我喜欢自由。”问他:“活着为什么?”答:“为了更大的乐趣。”而问及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时,他说:“一直在做自己愿意做的事。”问何以坚持那么多年?答曰:“不是坚持,而是喜欢。”再问,所依靠的力量是什么?他说:“开始吸引我来的是一种缘分,给我力量的是对人类和精神的研究,后来我的研究结束了,但与学生的缘分不会结束,我已经和他们分不开了,做自己愿望做的事,这种愿望给我力量。”愿望给予力量!答案竟是如此的简单!

令我惊叹的还有他那独具一格的教育理念。他认为,教学生不是为了任务本身,而是让学生学会完成任务的能力。他教课不按教案,上课不用课本,他从不教孩子应该怎么做,而是让学生不拘章法地自由表达,释放天性,发挥自己,独立思考。开始在县中学教英文时,这一方法却屡屡碰壁。他欣赏学生的造句:“想风筝一样飞”、“像自行车一样跑”,而按照教案,这与标准答案不符,算是错句。他的教育方法不符合中国的应试教育,不能提高学生们的分数,最后只有选择离开。

到了广西偏僻的山村小学,他面对的是一群极为粗野的留守儿童,他们孤独,迷茫,不羁,唯一的发泄是疯狂的比武和互相伤害对方的打斗。他认为应该教会他们文明,而他对文明的理解仅仅是“做一件事情前要静下来想一想”。而做到这点“不能靠说教”,要“靠行为和感受”。于是,他就尽可能地陪伴他们,消除他们的孤独,每周末都要到空巢儿童家里轮流住,陪伴他们渡过漫长而寂寞的时光。在视频上看到,他与学生们玩耍,在地上打滚,在泥水里爬,孩子们揪他的耳朵,捏他的鼻子,管他叫“老爸”。一个孩子说:“他不像老师,是个亲人。”还说,只要有亲人陪伴这就足够了。看到这里,真令人心酸,一个留守儿童对亲人的要求竟是如此之低而却难以达到。

为了诠释文明,他还编写了电视剧“和平剑”,让孩子们排练,在此过程中体验“爱”与“和平”的含义,感受什么是“宽容”,于是孩子们逐渐学会了克制,懂得了“宽容”,最终体现到行为的文明。

为了教会他们“合作”,他让全班学生共同完成一幅画卷。先画的凭自己想像自由发挥,后画的没有地方了,就在别人画的基础上修改,而先画的就要承受被修改的痛苦,从而感悟“合作”二字,体验合作中的快乐与痛苦。

当问及,为什么他不给山村里的孩子带来西方城市的东西时,他回答:“带给他们外界的东西只会让他们感觉到世界的不公平,让他们依赖和失望。”他认为,孩子们更需要有一个自己能够创作新东西的经历,有了自信之后,再得到外面的东西才能适应。问他是不是想解放学生的思想,他却说不,必须从更基础的范围做起,也就是行为,然后是感受。有了行为和感受之后,才能有行动力,被解放的思想才能有基础,才能稳定。谈到目前中国教育的弊病,他坦言道:“中国人急于看到成果”,但这是个“漫长的成长过程,小学老师是看不到成果的。”

看到这里,我甚为震惊,这正是我们教育的弊病!我们的孩子在公式化的教育中掌握的是具体知识,而他教学的理念是,让孩子具备掌握这些知识的能力;我们强调“灌输”,而他主张“创造”;我们急于让孩子“立竿见影”,而他却注重孩子的成长过程……

再读卢安克关闭博客的声明,似乎就明白了许多。他说:“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我在这里声明:我没有获得正式的志愿者身份,也都没有获得中国的教师资格。” “我不是本国人,还去管一些外来人不该管的事,使得本国人有些难受。为了不伤害你们的自尊感,我是不应该管留守儿童的事情。但是如果我放弃,我的学生又很难过。我真不希望别人因为我而难受。”还说:“社会对我的关注也已经超出了我的承担能力,我承担不了社会反应所带来的后果、责任和压力,也就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事情。因为这些,也因为媒体给我带来的压力,我只好把我的博客关闭起来。请你们理解我这个完全自愿的决定。”

至此,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他从“白求恩”变成了“司徒雷登”。我盯着“面对面”的银屏,看着这个让卢安克命运再次改变的“导火索”,思绪却久久不能平静。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们的人。曾几何时脍炙人口,倒背如流的“纪念白求恩”,如今这一精神还在吗?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还有:毛主席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为什么我们听不得一点不同的声音,况且是善意的声音?为什么泱泱大国竟容不下一个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支援贫困山村教育的志愿者?一连串的疑问留下的只有思考……

         他山之石(一二八)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