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富 裕 屯(三)  

2010-05-24 08:16:36|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屯(三)

 

林德中

 

第二幕

 

第一场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

      富裕屯大队部    墙上贴着大横幅,写着几个歪七扭八的黄底红字“热烈欢迎北京知识青年来富裕屯插队落户安家”,大横幅上方悬挂着毛主席画像。房前摆着一溜新打的桦木白茬长条桌子和板凳,桌上放着四碟八碗、杀猪菜、手扒肉、大碗酒等食物,院子里站满了围观的老乡,大喇叭轮番响起《大海航行靠舵手》、《心中的太阳永不落》等革命歌曲

(王孝忠、李正人、刘援朝、欧阳平、赵建国、张美丽、石淑英、童玲、刘娇娇、严萍萍、

王晓兰上,郝富贵、郝宝贵搀着郝母上,彭一鸣扶着奶奶上,杨满囤、刘志勇、马光明、狗蛋围站在桌前)

 

王孝忠    正人,咱俩真分到一村了,太好了!

李正人    你再看看,咱在北京站台上遇见的那几个半熟脸也都分在这个村了,真巧!那几个知青都是咱们学校的,不是一个年级,不是一个班,就是不太熟。

张美丽    经过这两天的颠簸,骨头架子都散了,怎么这么远啊?火车、汽车、马车咱们都坐了,这回可算到家了。先坐下歇会儿吧!

杨满囤    (指着张美丽)等会儿,你先别坐!先请这两位老人先坐下。

      没关系,没关系,大家坐,大家坐。

      我一来就给你们添麻烦,还得让我先坐,谢谢,谢谢!

杨满囤    大家安静一下,俺说两句。俺们村对远道而来的北京知青表示热烈……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杨满囤    把大喇叭关了!狗蛋!一天介净瞎唱!唱能管吃还是管喝啊?净整这没用的。

      关了,关了。我来关!真是,不当吃不当喝,越唱越饿,正像还吃不饱呢!

杨满囤    今天,俺代表大队向到富裕屯安家落户的北京知青表示热烈欢迎,你们从北京来到俺们这个穷乡僻壤,也没啥好招待的,比不上你们北京,今天特意杀了一只羊,杀了一口猪,款待款待你们。哎,对了,还有酒,随便喝,反正到家了,今天喝他个一醉方休。俺跟你们说句实话,别瞧俺村叫富裕屯,可俺村并不富裕,已经连续三年吃返销粮,乡亲们的生活是很苦的,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王孝忠    不是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吗?

李正人    不是说“有山有水有河流”吗?

杨满囤    这是谁说的?净瞎说!

王孝忠    这是旗安办干部在北京动员会上讲的。

杨满囤    那是骗你们啊!俺在这村生活五十多年了,连鱼毛都没见过,一条鱼也没有吃过。俺是农村人,就讲大实话,从不玩那些虚的,咋的就是咋的,不信你们问问乡亲们!

(大师傅上)

大师傅    闪开,闪开!小心烫着啊!菜来喽!

杨满囤    行了,俺也不啰嗦了!你们累了一路了,也该饿了,赶紧吃吧!要不凉了。

大师傅    还是杨书记说的对,这菜都是荤油炒的,一凉就凝上了,没法吃了。

刘援朝    等会儿,等会儿吃!咱们饭前还没“早请示晚汇报”呢?

大师傅    什么“早请示晚汇报”?俺们农村可没这习惯?

杨满囤    净整着没用的!大师傅你去后厨忙去吧!

(大师傅下)

刘援朝    我提议,请大家起立,右手高举红宝书,面朝主席像,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众知青    万寿无疆!

刘援朝    祝□□□□身体健康!

众知青    永远健康!

刘援朝    行了,行了,这回大家坐下吃吧!一吃这羊肉炒芹菜,就想起我妈来了,我妈炒得最好吃。昨天晚上在旗里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报个平安,我妈一个劲儿地哭,我劝了半天也不管用。

杨满囤    援朝,别说你那伤心事了。把酒倒上,倒满,倒满!按照长幼顺序,我得先敬两位老人家,她们是特殊的知青,不,不,不,不对,不是知青,是知青家属,是长辈。来,两位老人家,请您举起杯来!

      好!等我站起来。

杨满囤    别,别,千万别站起来!您这么大岁数!跟俺家老太太差不多啦!俺估计您大概得有七十多了吧?

      有啦!有啦!

彭一鸣    我奶奶今年七十五啦!

杨满囤    嗨!你说这么大岁数,下什么乡啊? 插什么队啊?简直是胡闹!跟着孙子受这份罪!这是罪孽啊!这位老人家,您也端起酒来吧!(面向郝母)您是……

郝富贵    她是我妈,杨书记。

郝宝贵    我和郝富贵是双棒儿,就是双胞胎。我们哥俩儿象吗?

杨满囤    象,象,真象!来,端起来!您老高寿?

      我今年五十八啦!有心脏病,不能喝酒,可是你这样盛情招待,我不喝又不合适,应应点儿,我就泯一小口儿吧!

杨满囤    您随意,随意。两位老人家咱们敬完了。下面该咱们知青啦!你们一共来了多少知青?

李正人    一共十六人,

杨满囤    几男几女?

李正人    杨书记,男的八个,女的八个,包括这两位老人家。

杨满囤    真会搭配,上级有意安排的吧!都端起来,喝,喝,喝!一口干!你们年轻,能喝。来,干!

王孝忠    这酒劲儿真大!比二锅头劲儿还大。

李正人    你赶紧吃点儿菜,劲儿大,那咱们自己慢慢喝吧!反正杨书记也敬完了。

刘援朝    来,咱们知青也入乡随俗吧!先敬杨书记一杯!

众知青    谢谢,谢谢!

杨满囤    不用谢!俺们今后就是一家人,你们知青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就找俺。反正俺村就这条件,穷村,十分工刹个几毛钱,上级不是让你们改造落后面貌吗?这回你们好好改造改造吧!

刘援朝    书记,您放心!我在北京时就考虑好了,准备成立一个为共产主义奋斗小分队,虽然还没有征求知青的意见,但是我想他们肯定会同意的。大家看,队旗在北京都做好了。您看看,我随身带着呢!

杨满囤    我瞧瞧,不错,不错,你还真有心计,做的挺好。

刘援朝    我们要战天斗地,向荒山要粮,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敢叫日月换新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达目的,死不瞑目。怎么样?同学们,有信心没有?

众知青    有!

杨满囤    太好了!你们有雄心壮志就行!不愁俺村搞不好。俺村就指着你们北京知青改造啦!过两天到公社开会,俺得向公社书记好好汇报汇报。哎,俺想起来,俺们场院有的是秫秸杆,找根结实的,穿上旗子,挂起来。上山时你们扛着,干活时插在地里,不用时戳在你们集体户门口。

刘援朝    秫秸杆哪儿行?起码得找根竹竿。

杨满囤    俺村不产竹子,哪儿来的竹竿?要不然,竹竿的事以后再说吧,俺们先接着喝酒。

      我也不喝酒,饭吃的差不多了,吃了一中午了。我也累了,想睡会觉儿。杨书记,我和我孙子一鸣住在哪儿?带我们去休息吧!

杨满囤    俺把你们祖孙俩安排在老于家,炕席是大队新买的,屋子老于头都收拾干净了,狗蛋!

      在这儿!有什么事?

杨满囤    借个驴车,先把他们祖孙俩送到老于家。

      行,您放心吧!我现在就找老王家借驴车去。

      狗蛋,你等等。杨书记,别麻烦了!还是自己走吧!让我孙子一鸣搀着我。

彭一鸣    我搀着我奶奶慢慢走。我奶奶从来都是自强自立,不爱给别人添麻烦。老于家有多远?

杨满囤    不远,从大队往南三里地。

      一鸣,你搀着我,不就三里地嘛?你忘啦?电匣子不是说了吗?“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咱们到农村更不能给队里找麻烦,我有腿有脚,咱自己走!不要车。

彭一鸣    你瞧瞧,我奶奶就是这样要强,就是这样倔强,那好吧!只能听我奶奶的了。

      奶奶真是一个了不起的老太太。

彭一鸣    奶奶,那咱们就走,好吗?

      走,一鸣,搀我起来!

(奶奶、彭一鸣下)

      富贵,宝贵,咱们也走吧!这两天折腾的我人困马乏,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别看我才五十多岁,跟奶奶比我还年轻,但我也盯不住了,两千多里地啊!怎么给我弄到这儿来了?背井离乡啊!一下车我就想哭。

郝富贵    妈,您别哭!这儿有我们俩呢!以后会好起来的。

郝宝贵    一个人不倒,谁也打不倒。妈,您看看,人家奶奶那么大岁数都不哭,都那么坚强,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杨书记,我们住哪儿?

杨满囤    你们三口就住老赵家,成分好,老贫农,三代给地主扛长活儿,辈辈儿红,可就是穷点,连炕席都没有。这不,大队刚给你们买的新炕席,炕是新盘的,木头炕沿也是新打的,墙里子还没来得及磨,先住进去,以后自己磨磨。行吗?

      行,杨书记安排的还能不行?

杨满囤    狗蛋,你领着他们去吧!

(郝母、郝富贵、郝宝贵、狗蛋下)

刘援朝    他们走了,咱们喝!今天不喝个一醉方休,誓不罢休。和贫下中农结合嘛!得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建国,欧阳平,孝忠,正人,还有你们几个我叫不出来的女生,来,一起举起碗来,干!

张美丽    我可喝不了那一大碗,泯一点得了。

王孝忠    我也喝不了。

赵建国    我不胜酒力。

欧阳平    我一喝脸就红。

李正人    我也是,脸红头晕,找不着北。

杨满囤    来,来,来!干!民兵连长,你能喝,俺们喝一碗,你得喝两碗!

刘志勇    俺不行,俺喝不过马主席!

马光明    俺是干活儿不行,喝酒行。来,来,来,你喝一碗,俺喝两碗!别说两碗,就是喝一天,俺也不醉!

杨满囤    俺忘了,马主席是出名的酒漏子,能喝!

刘志勇    喝多少尿多少,他喝酒走肾。

刘援朝    我就不信那个,这么能喝!我试试,来,咱俩干!

马光明    好,有种,来,端起碗来,干!

刘援朝    干!

马光明    援朝,俺们内蒙有个风俗,不喝醉可不是好人,你既然能喝,俺们俩就喝到底。

刘援朝    行,我也来个入乡随俗,舍命陪君子,来!再满上,满上!

马光明    干!

杨满囤    马主席,你可别把援朝灌醉啦!

刘援朝    没事,没事,别看我喝了一大碗,没事,我脑瓜清醒着呢!与贫下中农结合嘛!我绝不装song

马光明    好样的!满上,干!

刘援朝    干!

杨满囤    别喝了,已经喝了三大碗了。马主席,你看援朝已经醉得直往桌子底下出溜儿。

刘援朝    我——没——醉,没——醉,我——就——想好——好干,把我——妈——接来,我家这回——可——完了。

杨满囤    你看,你看,醉了吧!让俺说中了吧!赶快抬集体户去吧!行了,行了,散了,散了,今天这欢迎会就到这儿吧!

(王孝忠、李正人、刘援朝、欧阳平、赵建国、张美丽、石淑英、童玲、刘娇娇、严萍萍、

王晓兰、杨满囤、刘志勇、马光明下)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