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二二)  

2010-05-15 15:59:2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用评级”的困惑

        ELW

 

最近,江苏省睢宁县成了媒体和公众的众矢之的。两年前,这个县本着“先管官风,后管民风”的原则出台了一系列规定,实行干部问责制度,整顿官风,两年来处理了123名干部;去年五月,又开始整顿民风,实施“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对公民的信用做记录并打分评级:A为“诚信”,受到优待;B为“较诚信”;C是“诚信警示”将在资格、执照审核等方面部分受限;D视为“不诚信”,将受到限制。不诚信的行为,包括恶意欠费、不赡养老人、偷盗、诬告、闯红灯等。为此,该县花了80万元开发了相关软件和操作平台,成立了征信办公室。

整顿官风的举措得到了一致的赞扬,而整顿民风的做法却勾起了人们的敏感神经,在社会上引发了铺天盖地的反对声。人们纷纷指责,政府机构是为人民服务,本应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有什么权利给公民打分?这是违反宪法,践踏民意!在反对声中,急先锋是各路媒体,“北京晚报”发表评论,说这是将人分成三六九等,与当年日本鬼子发良民证一样,“既荒谬又蛮横”。“南方周末”说,这是“公然侵犯公民的权利”,有一种“开历史倒车的感觉”……仔细琢磨,作为政府机构,理应用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权依法行政,确实没有权利给大众打分评级,看来睢宁县政府是将公权力介入了不该介入的领域。

对此,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如是说:“在中国仅仅依靠法律是不够的,在法律与道德之间有一个中间地带,而且非常宽。中间地带掌握好了,社会和谐也就有了。”县征信办主任朱品武也说:“我国主要是靠法律约束和道德规范来进行社会管理。如何让法与德无缝对接呢?这个垫片就是政府的行政手段。”

细琢磨,这话也不无道理,确实在“法”与“德”中间有一个很大的空间,需要有个垫片在中间起作用,以构建诚信社会,维系社会和谐。然而问题是,应该由谁来掌控这个空间?谁来做“垫片”!又由谁来搭建诚信社会?

专家说,社会信用制度的形成,不能靠行政命令或政府干预,只能是公民自觉意识苏醒后自发形成。对此,西方国家的做法是两条:一是由第三方非政府的民间机构负责征信,建立信用自治,比如美国的“信用局”;二是靠民众自觉、自发的自律。

在中国,眼下这两条恐怕都行不通。目前还没有一个民间机构具有如此的公信度来承担信用自治,据说深圳和上海有类似的机构,但都是挂靠在政府机构的名下。至于靠民众自觉、自发的自律,那更是可望而不可及了。

面对社会上一片反对声,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慷慨陈词:“西方的自律和自治在中国50年也做不到,不能因为我不艺术,就全盘否定这件事。我今天这样做,是为了今后能进入自治和自律。”这话似乎也很现实!

由此我想到,西方公民的自律意识是多年形成的,其中包含了普遍的社会功德,各行业的行规和职业道德……以此填充了法律够不到的领域,维系着社会的运转,构建着社会的和谐。仅举一例:在中国“跳槽”、“挖墙角”司空见惯,而西方对“跳槽”很宽容,对“挖墙角”却很严厉,职工辞职后有责任保守原单位的商业秘密,泄密或将业务带走被视为不诚信、不道德,有此劣迹的人很难再找到工作。在德国,职工辞职时,原单位要写一份鉴定,作为新单位考虑的依据。所以职工十分注意恪守职业道德,珍惜自己的信誉。

其实我们也曾有过类似的公民自律,那是在孔孟之道基础上,几千年来构建的一种公德和信用,经过了历史改朝换代后依然留存,然而一场文化大革命毁掉了一切,破旧而未立新,随着改革开放,人们各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没有了自律的意识,各行各业自行其是,失去了自治的约束。

说起公民自律,想起我们做学生时,最忌讳考试作弊和抄袭,有此劣迹的人都抬不起头来,而如今,作弊和抄袭已形成风气,我曾在公交车上听到一群大学生津津乐道地交流作弊经验,而随着科学的进步,作弊工具的开发和生产犹如雨后春笋,如今已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牟取暴利的产业。至于抄袭,曾经是遭人唾弃的行为,而如今“天下一大抄”,论文抄袭已经相当普遍,学术腐败比比皆是,为了个人的私利,连为人师表的教授们都在抄袭,想想这一局面实在可怕。

纵观社会,为了追逐更大的利益,获取更大的利润,人们把诚信与自律抛在一边,充分利用法律与道德的空间牟取利益,于是就出现了毒奶粉,假疫苗,问题大米……

回到原来的问题:掌控游离于法律和道德的空间,构建诚信社会十分必要。但由谁去做?政府介入固然不妥,那谁人去做才妥当?难道只能喊几句空洞的口号,等待公民自觉苏醒,自发唤起自律意识?或是坐等民间机构壮大后建立信用体系自治?

试想,如果事与愿违,公民不但不苏醒,反而背道而驰,越走越远;而民间机构的公权力一时也无法强大,那该如何应对呢?有没有适合中国特色的其他途径或高招?我忽然感到,这已不是我一个平民百姓该考虑的问题了,然而面对现实,那困惑却是挥之不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