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一四)  

2010-04-10 21:58:00|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馨的奥运梦(上)

        ELW

 

阿馨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我俩同班,同宿舍,关系非常亲密。她祖籍山东,父亲是南下干部,后定居上海。阿馨有个温暖的家,有疼她的父亲、对她关心备至的继母,还有一个手足情深的妹妹也在北京上学。妹妹常来找她,总是叫她的小名“阿馨”,大家觉得这名字不错,也就跟着叫,于是就叫起来了。

但是阿馨的家庭也很不幸。父亲进城后抛弃了生母再婚。阿馨10岁那年生母病故,姐妹俩就从老家到上海投奔父亲,好在继母是个善良的人,自己没有生养,对姐妹俩视如己出。但是后来家里灾难不断,阿馨的父亲被查出有历史问题,被罢了官,贬到了郊区县城工作,历次运动都是“革命对象”;继母身体多病,没有工作;一家人靠父亲微薄的工资生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由于家穷,入学第一年寒假阿馨没能回家,父亲答应她,第二年一准攒足路费让她回家过年。怎奈那年妹妹也考取了北京的大学,为了照顾在北京生活不习惯的妹妹,阿馨又让出了回家的机会。

那年同宿舍的人都回家了,大年初一,我煮了饺子和汤圆带到学校“慰劳”她。一打开饭盒才发现,饺子已经凝成了一坨,汤圆也都粘在了一起,但阿馨非常高兴,两人把饭盒放在暖气上,用勺子戳着烂饺子和碎汤圆吃,特别开心。那天,阿馨说了很多话,说起过年她母亲包的饺子,继母做的汤圆,还说,继母对她很好,有时真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亲妈。过后又怏怏地说,只有当她生病了,躺在床上时才清醒地面对现实,虽然继母端茶送水,无微不至,说的、做的都无可挑剔,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最缺乏的是感情,一个母亲对孩子的那种感情,而这只有此时她才能感觉到。

阿馨既有山东人的豪爽,豁达,又有上海人的温和、细腻,是个很有亲和力的人,大家都很喜欢她。大学五年中,她积极要求入党,反右倾,学雷锋,下乡劳动,样样走在前面,可是因为她父亲的历史问题既说不清,也查不明,班里发展了一批批党员,却总没有轮到她。毕业分配时,班里的“尖子”都被外交部“收纳”,唯独留下了她。后来国防科工委又来招人入伍,那是大家都想往的地方,却又一次把她拒之门外。

后来,阿馨被分配到旅行社当了导游。离校时,我俩发誓日后经常联系,永远做朋友。她在旅行社干得很好,很快成了骨干,提职加薪,收入不菲,后来又结婚,生了女儿,有了自己温暖的小家。我感叹,谁说老天不公平,阿馨时来运转了!

改革开放初期,阿馨放着好日子不过,年近四十岁时,又做出了一个令人乍舌的决定:辞去公职,携女儿去美国留学。事先她一直保密,对我也未曾透露,直到动身前几天才电话通知我,招来了我一通埋怨。但她解释说,是怕我阻止她,动摇她的决心,但是我们永远是朋友,她答应到美国后一定与我联系。对此,同学们议论纷纷,有人说,她与丈夫刚离婚,出国是为了逃避失败的婚姻;还有人说,是不放心把女儿交给国外的亲戚照顾,自己去陪读;还有人猜测,她心气儿太高,做导游是“吃青春饭”,觉得年纪大了没出路……不过,令我耿耿于怀的是,阿馨又一次食言,自从去了美国,二十多年来竟从未再与我联系,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2006年,奥运开始倒计时,北京全力备战奥运时,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我激动地问:“你在美国哪个城市?”听筒里噗哧一笑:“北京酒仙桥。”才知她已回国,立即请她来我家做客。我俩在一起聊了整整一天,却还有说不完的话。想想看,二十多年没见啦!

我这才知道,这二十多年,她吃了很多苦,到美国后才发现,在国内自己的优势是语言,而在这儿却成了劣势,中文、德文都用不上,还得像幼儿一样重新学说话,一切都得从头开始。那时,她得打工挣钱养活女儿,供女儿和自己上学,每天要打几份工,洗过碗、跑过堂、送快餐、当保姆,在超市上货,在学校扫地、倒垃圾……数年后母女俩终于双双获得了学位,她也谋到了一个行政职位,待遇不高,但还稳定,现已退休。如今女儿已完全西化,找了个美国人结婚;而她自己也入了美国籍,变成了美籍华人。年轻时坚持不懈要求入党而被拒之门外,到美国又改变信仰,成了忠实的基督徒。

说起这几十年的遭遇,她感慨万分:在国内时还算是个受人尊敬的白领,吃穿不愁,一到美国就完全颠覆了自己,被打入了社会最底层,首先得为生存而奋斗。最痛苦的是,她与当地人的观念,思维方式和处事方法格格不入,无法融入那个社会,感到十分孤独、失落、无助。她一次次怀疑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她已经没有后路,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还好,一切都过去了,她终归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接受了美国人的思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她要感谢上帝的公平,感谢那个社会能够接纳她,她则要尽自己的力量去回报社会,去感恩,去善待他人。说起她在美国的生活,却很简单,几乎没有娱乐,除了工作,照顾女儿,就是上教堂、做义工,她认为,这是回报社会的最好方法。

如今她在国内的亲人都已过世,我问她,既然已经习惯了,唯一的女儿又在美国,干嘛非要回来?她说,在外几十年,她可以改变思维观念,改变生活方式,唯独有一点改变不了,那就是她的黄皮肤、黑头发,她的根在中国,还得落叶归根,如今在北京虽然没有亲人,但并不觉得孤独,反而觉得亲切。停顿片刻又补充道,促使她现在回来的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北京奥运。国内曾派出不少代表团赴美宣传这次盛会,十分激动人心,想到这是自己有生之年唯一的一次,她不想让自己遗憾,她得为这次奥运做点儿什么。还说,她在美国时就已在网络上报名当奥运志愿者,精通英、德、中三种文字的她,肯定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恍然大悟,原来阿馨是怀揣着奥运梦回来的。啊!她丝毫没有变,还是年轻时那个激情满怀,豪爽豁达的阿馨!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