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零一)  

2010-02-07 18:29:03|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革命从“头”开始

ELW

美是生活。

——(俄)车尔尼雪夫斯基

 

一个夏日的傍晚,我和女儿坐在闹市一家咖啡馆里,咖啡馆在四楼,楼下是电影院,连着一个过街天桥。我们的小桌靠窗,从那里俯视桥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最先看到人们的头顶,我惊奇地发现,原本是黑发的世界,如今增添了不少色彩,有的淡黄,有的栗色,还有的是红色,甚至天蓝色。闲来无聊,我数了数,过往的100个人中有10个人的头发染成了彩色,竟占10%!

我感叹这惊人的变化,女儿笑着说,不必少见多怪,年轻人喜欢标新立异,这是当今人们头上的革命。邻桌是一位妙龄少女,正独自一人喝着又黑又苦的咖啡,听到这里嫣然一笑,插嘴说:“喔噻!都什么年代了,还提‘革命’二字?如今是崇尚自由,追求个性,这是时尚!”我打量了一下这位少女,见她一副男孩打扮,剪得不能再短的分头,头顶的发梢染成了浅蓝色,一身奇形怪状的牛仔装,膝盖上还有个大洞,若不是开口说话,真以为是个男的。

这副模样勾起了我的回忆,想起文革期间,有位驻外的朋友讲的一段插曲:他曾陪同国内代表团参加驻在国一个盛大的晚会,到会的女士都盛装出现,唯独中国女士素面朝天,身穿与男人一色的制服,头发剪成短短的“运动式”。席间,几位女士要上厕所,他就请服务员帮忙引导。结果,服务员竟把她们引到了男厕所前,见几位顿足才发现搞错了,于是一个劲儿地道歉……

眼下对这位少女的打扮和所言的“个性”与“时尚”,我的确不敢苟同,但说起这“头” 上的革命,却让我思绪万千。联想自己,虽然已是花甲之年,但也曾年轻过,也想往并追求过美,可却没有他们幸运。我从上中学起就一直留着呆板的短辫,十几年如一日,直到后来成了孩的妈才剪掉。其实,我也不止一次想把自己的头发侍弄得漂亮一些。但是,事与愿违,上学时不能,工作后不准。

毕业后我被派到上海一家外贸仓库搞“四清”。当时,上海是国内最为时尚的城市,下班时,我喜欢站在窗前观看工人们走出大门,他们脱掉了工作服,摘下了劳动帽,姑娘们身穿漂亮的衣裙,露出了飘逸的披肩长发,展示出秀丽的卷发,端庄靓丽;而男士们西装笔挺,头发梳理得又整齐又服贴,风流潇洒。真美呀!

可是没多久,文革开始了。当“破四旧”横扫一切时,这个远离市区的地方也未能幸免。上海人精明而敏感,大浪面前,人们都有所收敛,卷发的剪去了发卷,披肩长发的编起了发辫,可是依旧难逃厄运。有一天,城里的红卫兵来“造反”,他们东看看,西瞅瞅,寻找着目标。上班时间,工人们都身穿工作服,服饰上无懈可击,他们就在头发上挑剔。

结果揪出了两个典型,一个是搬运工邢师傅,非说他头发长,是“大背头”,其实他只是个爱整洁的人,头发从来都是向后梳理得整整齐齐,纹丝不动,还涂上了发蜡,结果被人按住剃了个阴阳头。红卫兵还拿着皮尺量他的裤角,发现是小裤脚管,又剪破了劳动裤。

另一位是个女工,长得漂亮,人也正派,可惜头发自来卷,红卫兵说是四旧,众人为其说情,说这是天生的,这才逃过了一劫。谁知她的命运更惨,那天回家时,在自己的家门口却又被北京来的红卫兵截住,说这是流氓发型,任凭她怎么解释,人家听都不听,结果不但剃了头,还把“打倒大流氓”的标语贴到了她家门上。她精神受到刺激,从此变得抑郁、消沉,整日一言不发,此后一直留着短短的,像男人一样的分头。后来听说,她丈夫离她而去,本人因精神分裂被送进医院。一个漂亮而正派的女人,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毁了。

对这次浩劫,工人们都不服气,特别是邢师傅,年轻气盛,当然咽不下这口气,他曾气愤地抗争:“如今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我家三代产业工人,你们这些小赤佬革命竟然‘革’到了我的头上!”可是红卫兵却振振有词,说造反有理,就是要造你的反,触及你的灵魂,革命就要从“头”开始!

这番话至今仍在我脑海里回荡,是啊!那是一场从“头”开始的触及灵魂的革命,一场“革”到了工人阶级头上的革命。面对这场浩劫,工人们虽然不服,却也无奈,因为大势所趋,人们只得默默地接受现实,吸取教训。此后,站在窗前观看下班的人群,景像却大为改观,漂亮的服饰不见了,美丽的卷发消失了,不少人干脆穿着工作服上下班,女工们把头发剪成了“运动式”,男士们不再细心梳理,任毛发张牙舞爪,邢师傅则留起了他曾经认为最土气的寸头……

不过客观而言,那场“革命”在上海还算是比较文明的。一位低我几届的同学来上海串联,他是颇为激进的造反派,听我讲了这些情况后,竟然嗤之以鼻,说上海红卫兵太“小资”,缺乏革命性;竟用皮尺量裤管,还听任当事人说情,这还叫“造反有理”吗?北京的红卫兵向来是跟着感觉走,看到不顺眼就采取革命行动,毫不含糊,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温良恭俭让!还说,北京的革命气氛与上海截然不同,有一种让阶级敌人闻风丧胆的革命气势……

次年,我回到北京,也亲身感受到了这种“革命气势”。到京第二天,我到照相馆为我外甥女翻拍照片,那是她文革前的小照片,当时只有三岁。递过了照片,接活的人一看就严肃地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我心里一咯噔,小心地问:“怎么啦?”他指着孩子的头发说:“这些资产阶级的东西是早就破了的‘四旧’,你竟然还留着!是想复辟呀?”照片上的小外甥女梳着小细辫,在耳边编成了两个小圈圈。还没容我反应过来,接着又是一段语录铺天盖地:“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不破不立!这‘四旧’是你破,还是我们替你破?”当时,围观的有不少人,我忙抓起照片说:“我自己来!自己来!”赶快离开了那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惊魂未定,心里咚咚跳,好似惊弓之鸟,心想,这从“头”开始的革命不但“革”到了工人阶级的头上,还“革”到了三岁小娃的头上,自己差点儿受牵连,如此的革命气势我算是领教了。

如今,当年的小外甥女已经年近半百,而这张“资产阶级复辟”的照片我一直保留着,前不久拿出来“晒晒”,没承想,晚辈们看后哈哈大笑,说这土得掉渣的照片竟然和资产阶级扯在一起,真好笑!在他们看来,我这老故事简直是天方夜谭。在他们的笑声和议论声中,我感到了丝丝苦楚,但瞬间又释然。是啊!时代变了,虽然我对年轻人所说的个性、时尚和审美观,还有那五彩的头发还不能完全接受,但我深信,社会在前进,人们在进步,展现在面前的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这世界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他们的,这是社会的趋势,历史的必然。

 

他山之石(一零一)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这就是当年被称之为资产阶级东西的我那个三岁的小外甥女的照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