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2010-12-09 10:03:59|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2月09日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林德中

 

第六幕

第一场

 

  间:  2008826

  点:  富裕屯大队部    墙上悬挂着“热烈欢迎北京知青回家看看”的横幅,狭窄的街筒子挤满了人,就连树上、墙上都站满了人,队部的窗户堵得严严实实的,只见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李正人、王孝忠、欧阳平、赵建国、郝富贵、郝宝贵、彭一鸣、石淑英、刘娇娇、严萍萍、刘援朝和王小翠及其两个女儿、杨书记、马村长上)

 

杨书记    老师,您还认识我吗?

李正人    四十年啦!我眼拙,实在认不出来了!

杨书记    您忘了,您在富裕屯小学教书时,我就是您的学生啊!

李正人    你家住在村子哪块儿?

杨书记    那时我家就住在大队对过,五间虎皮座高房子,在村里首屈一指。

李正人    大队对过……五间虎皮座……

王小翠    正人,杨书记的爸爸就是当年的杨满囤书记!

李正人   (仔细端详杨书记)真的?像,像你爸!哎!你爸爸怎么没来?

杨书记    我爸爸于前年就去世啦!真不好意思,还让您惦记着!

李正人    我随便一问,引起了你的哀思,触动了你的痛处,真是对不起。

杨书记    没关系。

王小翠    我们书记大人大量,不会计较这点小事。

李正人    那你这是子承父业啊!你爸爸是书记,你也是书记,赶明儿你儿子备不住又是书记,这富裕屯书记,你们家承包啦!哈哈哈!

杨书记    这玩笑开得有点儿大啦!不是封建时代的世袭制,而是党内民主选举,最后经上级党委批准。

王小翠    杨书记,这是王老师!

杨书记    老师,您好!让我想想叫王什么了着?王………….……忠,对不对?

王孝忠    对,对!还是杨书记记性好,这么多年都没有忘。

杨书记    学生记老师容易,老师记学生不好记。村里乡亲记北京知青容易,知青记老乡不容易。

王孝忠    是这么个理儿!

杨书记    孝忠,你要不信,可以问问老乡,他们都能叫出你们知青的名字。因为咱这小山村来了你们这一批北京知青,可以说几十年少见的大事,空前绝后,所以乡亲们记忆特别深刻,一辈子都忘不了,直到现在老乡们一唠起磕儿来,时常念叨你们知青,俺们农村也没什么新鲜事,你们知青插队就是最大的新闻,四十年来一直谈论不休,成了永不枯竭的话题。这不老乡们听说你们要来,这一个月村里就像开了锅似的,天天就议论你们知青当年在村里的事,既有生活的,又有生产的;既有严肃的,又有诙谐的;既有轰轰烈烈,又有涓涓细流;既有国家大事,又有柴米油盐……总之,你们的点点滴滴,你们的方方面面,老乡亲将永远铭记在心中。

王孝忠    听你一说,感觉文化不浅,大学本科吧?

杨书记    我是高中毕业,我的各科老师都是你们知青。你们给我们带来许多新知识,新文化,新思想,新方法,让我们终生受用不尽。

王孝忠    不敢当!从乡亲身上,我们也学习到许多优秀品质,比如:淳朴善良,通情达理,从善如流,吃苦耐劳,克勤克俭,战天斗地,发愤图强,古道热肠……我们知青到农村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的,是脱胎换骨改造思想来的,是滚一身泥巴踩一脚牛粪来的,总之是向贫下中农学习来的,乡亲们的这些优秀品质都是值得我们永远学习的。

欧阳平    我们学会了脱坯、打墙、盖房。

郝富贵    我们学会了放牧、赶运、押运。

郝宝贵    我们学会了捣粪、和泥、垛墙。

严萍萍    我们学会区分韭菜和麦苗。

刘娇娇    我们学会了春播和夏锄。

赵建国    我们学会了夏锄和冬藏。

王孝忠    乡亲们不但农业生产技能,更重要的是憨厚的老乡接纳了我,象我这种出身不好的人,军队、工厂、兵团、军垦……哪儿都不要,最后是富裕屯收留了我,大cha子养育了我,十二年来,我与乡亲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永不磨灭……(眼里噙满了泪珠,不停地抽泣,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李正人    我和孝忠一样,出身另类,属于地球的边缘人物,差一点被开除球籍的时候,是富裕屯容留了我,在这村我第一次享受到了自由与平等,在这里生活没有包袱,没有歧视,尽管物质生活艰苦,但政治上没有压力,精神上比较轻松,相对于那种高压的城市环境来说,富裕屯是个避风港,是个世外桃源。十二年来,让我认识了什么叫农业?什么叫农村?什么叫农民?什么叫食不果腹?什么叫衣不遮体?(呜咽起来) 我们在这里所受的煎熬,磨难,困苦,渺茫,一方面对我们来讲是一种灾难,一种浩劫;另一方面对我们来讲又是一种历练,一笔财富。我这一辈子永远也忘不了这依依难舍的富裕屯。(又哭了起来)

石淑英    现在乡亲们都吃些什么?

杨书记    四十年前吃啥,现在还吃啥!还是大cha子!

李正人    吃了大cha子,什么困难都不怕;吃了大cha子,多高险峰都敢攀;吃了大cha子,什么激流都敢闯。有这碗大cha子垫底,回城以后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刘娇娇    我们把青春都献给了富裕屯,青春无悔!

刘援朝    青春无悔!

彭一鸣    我不同意所谓的“青春无悔”这种说法!明明把青春毁灭在农村;明明把金子掩埋在土里;明明是栋梁却当烧火棍;明明是人却当成鬼;明明可以成名成家却埋没了人才。这怎么能叫“青春无悔”呢?

王孝忠    一鸣所言极是,我完全赞同这种说法。

严萍萍    青春是属于每个人的,生命也是属于每个人的,路是自己走的,观点是自己认为的,鞋大鞋小只有自己知道,有悔无悔自己知道。再说,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杨书记    要我看,援朝就是咱村“青春无悔”的典型代表。援朝一家四口2000年才办回北京……

刘娇娇    什么!什么?在村里待这么多年?

石淑英    (惊愕)哇塞!援朝,你一直就在富裕屯?没工作?

刘援朝    一直务农,没工作过。

王小翠    我家援朝就是一根筋,只要是认准的道,就一条道走到黑,谁说也没用。这不,我那老公公十几年前凭着老战友的关系,给我们两口子都找好单位了……

刘娇娇    那俩闺女呢?

王小翠    俩闺女也找到单位了,我们四口工作都挺好的,我特满意。可就是援朝不同意,只好搁浅了。直到2000年,援朝才点头,我们才如愿以偿,顺利地回到了北京。

严萍萍    北京有房吗?

王小翠    我公公朝部里又要了一套四居室,这样一来,我家四口的工作和房子就都解决啦!

石淑英    那你老公公可够利害的!够能干的!

赵建国    这路子得多硬啊!

王小翠    我公公在黑龙江农场下放那么多年,回到北京后,一直就想把我家的问题解决了,这也是他离休之前的最后一件大事,只有这样他才能闭上眼睛死而无憾,这是他向组织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

刘援朝    小翠,一回村你就这么多话!说起来没完没了。

王小翠    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嘛!要没咱爸,哪有咱们的今天啊!全仗着咱爸啦!

彭一鸣    援朝,四十年啦!你那面红旗还保存着吗?

刘援朝    还在!一直珍藏着。

王小翠    什么一直啊?2000年回京时,搬家收拾东西,我说:“这东西有什么用啊?带着它怪累赘的,就把它扔进了垃圾堆。”后来,援朝在检查箱子时,发现那面红旗不见了,就跟我急了,逼着我把它从垃圾堆里捡了回来。回京后,援朝特意精心制作了一个镜框,把它镶嵌起来,悬挂在我家客厅的北墙上,逢人就说,来人便讲,以此炫耀一番。

马村长    那是谁家的小嘎子?把窗户框挤歪啦!玻璃也挤碎啦!孝忠、正人,你们看看这窗户都已经堵死啦!一点亮光都没有了,让你们见外了,这些农民就是没礼貌,没见过大世面!

王孝忠    马村长,不能这么讲。四十年不见了,我们想乡亲们呐,乡亲们肯定也想我们。你看这满街筒子的人,就足以可见他们的热情,怎么能说没礼貌呢?

李正人    杨书记,我看不如把欢迎会挪到大队院子里开,这样就能和老乡们面对面地交谈,零距离接触,倍感亲切。我的提议行不行?

杨书记    中!反正你们今天算是到家啦!你们说怎么开就怎么开!大伙搭把手,把桌子搬到院子里去!

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马村长    这回可好了,乡亲们都能看到你们北京知青啦!

(村民甲、村民乙、村民丙、村民丁上)

村民甲    那不是郝宝贵吗?

村民乙    那是郝富贵!

村民丙    欧阳平在那儿!

村民丁    那是彭一鸣!老啦!

村民甲    哪是彭一鸣?

村民丁    就是他奶奶死在咱村那个!彭一鸣天天在坟地里与奶奶的灵魂说话的那个!

村民甲    噢!瞅见啦!彭一鸣孝顺着呢!

村民丙    他奶奶的尸骨呢?

村民甲    你忘啦!九五年彭一鸣回村起灵,在旗里把奶奶尸体火化后,装入骨灰盒带回北京啦!

王孝忠    马村长,怎么没看见马主席?

马村长    谁?

王孝忠    就是贫协主席马光明啊!

马村长    噢,他呀!早死啦!

赵建国    叶队长呢?

马村长    叶铁刚?!他瘫痪了,卧床不起,三年了,来不了。

石淑英    曹国舅呢?

马村长    今天上乡里赶集去了。

刘娇娇    小诸葛还在吗?

马村长    咱村那智囊?得了脑血栓,半身不遂,说起话来含混不清,咱们听不懂。

李正人    篆刻家潘先生怎么样?

杨书记    先生夫妇到上海投奔他闺女去了。他不愧为一个篆刻家,给村里人留下了一个念想。

李正人    什么念想?

杨书记    几乎每户当家的,都刻了一枚印章。

王孝忠    那个韩聋子呢?

杨书记    他被打成“右派”后,劳改21年,最后得到纠正。没有补发工资,只是恢复校长的工资待遇,没过几年好日子,积劳成疾,疾病缠身,因病去世,无儿无女,被好心的乡亲们葬在了后山。

王孝忠    有碑吗?

杨书记    哪有什么碑啊!?只有一个土堆的坟头。去年发大水,把坟头也冲平了。

王孝忠    现在还能找到吗?如果能找到,我一定去给韩聋子上坟,祭奠祭奠,以寄托我们的哀思。请他耐心地等待,我和正人百年之后,一定在天国里再见!

杨书记    上哪儿找去啊!?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奉劝你们,还是算了吧!

郝宝贵    咱村那伪国兵呢?

杨书记    哪个伪国兵?

郝宝贵    就是挨斗的那个,叫孟什么来着?

杨书记    你说的是孟思饱吧?

郝宝贵    对,就是他。

杨书记    早已驾鹤西去了。

马村长    郝大妈还健在吗?

郝宝贵    我妈于2000年去世啦!

李正人    可叹,可悲!听起来心情却是挺沉重的。但历史毕竟是历史,好在历史是血写的,不是人为的用笔墨写的。

杨书记    不说这些啦!来到俺这穷乡僻壤,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听说你们要来,今儿一大早,我就让他们从果园里摘些沙果来,虽然个儿不大,但水挺足,还挺甜的,当然比不了你们北京啦!

马村长    来,来,来!吃,吃,吃!别客气!自己动手。

王孝忠    杨书记,四十年了,咱村现在变化挺大吧!

杨书记    咱村变化不大,房还是那土房,树还是那几棵树。

马村长    你们来时不是有整整齐齐的十排房吗?现在变成八排房啦!

李正人    那两排呢?

杨书记    去年发洪水,山上的水都下来了,水库决堤,冲走了两排房,幸亏没有村民伤亡,只是房倒屋塌,财产受到损失。村东头那块甸子地的泥土都给冲走了,现在严重沙化,无法种田。

王孝忠    那受损的村民现在住在哪儿?

马村长    有的到老乡家借宿儿;有的支帐篷打地铺。

石淑英    有帐篷?还真不错!

马村长    帐篷是乡里拨下来救济的。九八年发水时,你们知青捐助了109547.31元,我们都用到了抗洪救灾上,十年啦,一直没有机会感谢你们,今天中午村委会设宴款待,一并答谢。

王孝忠    回到故乡,这顿饭一定要吃的,但切不可铺张,不要给老乡增加负担,我们只想吃一顿当年的饭。

杨书记    什么饭?

王孝忠    cha子,苞米糁粥。

杨书记    你们大老远的来的,怎么能吃这个呢?

李正人    意义非同寻常,这饭是富裕屯的饭,这粥是富裕屯的粥。我们就是要回味一下当年的生活,这样才有深远的意义。

马村长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啦,这回不是客随主便,而是主随客便。

杨书记    好!那我就这么安排下去了!

王孝忠    行,就这么办!

李正人    这次重返第二故乡,大家集资,筹集善款20万元,孝忠他们出版社捐赠10台电脑,还有一些文具用品。我想你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肯定用得着!下面请咱们知青新任村长王孝忠代表知青讲两句,我还补充一句:孝忠现在是出版社社长兼总编。

王孝忠    我们这次重返富裕屯,不是玩来了,而是感恩之旅,回家看看乡亲们,和老乡唠唠家常,聊聊天,现在过得怎么样啦?百姓的物质生活是否有了提高?精神生活是否有了发展?刚才听了杨书记的一番话,“树还是那几棵树,房还是那几间房”我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抽搐,一阵惊悸,这是我们富裕屯的悲哀。四十年啦!居然没有什么变化,我心里特别难受,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当然,我说这话,并没有责备地方父母官的意思,现在咱村成了“空巢村”,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壮劳力都去外地打工了,如何致富?这是地方政府考虑的事情。我们知青是输血来的,不是造血来的,救急救不了穷。知青都是工薪阶层,不是什么大款,我们倾其所囊为富裕屯捐赠了20万元,我建议:这笔钱用于拦洪筑坝,免于冲毁良田;所余款项用于修建那两排受灾村民的住房。10台电脑,大队部留2台,实行办公自动化,其余8台电脑都送给村里完小,让孩子们与世界交流沟通。还有一些文具用品,就都送给完小的学生们。(众乡亲的手拍红了,不大的院子里响起了长时间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总之,我们北京知青尽力啦!最后,我提议:请诸位知青双膝跪在富裕屯的土地上,向收留接纳我们的众乡亲,向以大cha子养育我们的众乡亲,向富裕屯的天,向富裕屯的地,磕三个响头,以表我们的感恩之情。

(众知青面向乡亲,双膝跪下磕头)

杨书记    快起来,快起来!你们知青的心意我们领了,钱也捐了,电脑也送了,文具也给了,你说还给我们磕头?让我们有点接受不了。

马村长    杨书记,要不然,咱们也跪下吧?!还北京知青一个大礼!

杨书记    好!我代表乡亲们给你们知青跪下!

众乡亲    杨书记,你甭代表了,乡亲们都跪下,感谢知青的深情厚谊。

村民甲    知青万岁!

众知青    知青万岁!

王孝忠    别这么喊!不敢当,不敢当!我们只是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乡亲们,请起,快请起!

村民乙    到我家坐会吧!唠唠嗑!

村民丙    我刚屋里的煮的鸡蛋,你摸摸还热乎着呢!一路累了,吃点儿吧!

村民丁    这是富裕屯的打瓜子,你们尝尝!

李正人    谢谢乡亲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欢迎会结束后,我们知青要到原来住过的房子看一看,再重走一遍那条知青小路,重温一下当年的感觉。

杨书记    走,走,走!我领你们去看看你们的旧居,不过旧居多年失修,已经房倒屋塌了,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

王孝忠    残垣断壁也要看,因为那是我们知青曾经生活和战斗的地方。

马村长    只要你们不埋怨我们就中,走!

 

(李正人、王孝忠、欧阳平、赵建国、郝富贵、郝宝贵、彭一鸣、石淑英、刘娇娇、严萍萍、刘援朝和王小翠及其两个女儿、杨书记、马村长、村民甲、村民乙、村民丙、村民丁下)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