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他山之石(一零二)  

2010-02-16 18:58:14|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车的感受

ELW

 

据报刊报道,北京的轿车拥有量已达400万辆,在上个世纪还可望而不可及的私人轿车,如今已经走进寻常百姓的家庭。感叹这世界的变化可真大呀!

想起半个世纪前的北京,甭说轿车很少,连公交车都不多,居民出行主要靠步行和骑车。那时家住沙滩,我的活动的范围北到鼓楼,南到前门,过队日去天安门、北海、中山公园……全靠两腿走。而如今的孩子,出门别说步行,有的连出租车都不愿坐,非得让家长开车送。真是天壤之别呀!

我第一次坐轿车是在参加工作以后,记得是在严冬,坐在柔软的座椅上如此温暖,如此舒适,有点儿飘飘然的感觉,犹如到了天堂。在计划经济年代,我们单位曾独家经营汽车进口,外商送来的样车总是近水楼台先“试用”。那些时髦的、漂亮的轿车在京城马路上一跑,回头率特高。开这种车,司机们特别提气,坐车人的感觉那就更甭提了。

然而单位的车大多停在车库里,出车率并不高,因为制度很严格,因私用车绝对不准,因公也只有总经理才有权乘坐;外事用车可以保证,但事后不管多晚,只能把职工送回单位。家远的职工要是晚上有活动,就得提前找好“后路”。我住单身宿舍期间,同宿舍的人出差,那空着的床位经常接待这些夜归的人。中层和一般干部出行得骑车或乘公交车。记得我曾在一个大雪天从西郊赶到通县,中途三次换乘,路上长达4个小时。还有一年酷暑去东郊百子湾,多次换乘,途径闹市,到达时险些脱水,被送去急救。那时虽然辛苦,却毫无怨言,因为这是工作,况且大家都一样。

那年头,没有人奢望出行能乘轿车,更是没有拥有轿车的非分之念,在寻常百姓眼里,坐轿车是特权的象征,乘出租则是消费不起的奢侈。走出国门看到外国同行开着自己的轿车,也曾羡慕过,感叹过,年轻时还做过梦,梦见自己驾车在公路上驰骋,如此潇洒、自在,像鸟儿一样展翅飞翔。醒来回到现实中,方知是黄粱美梦,惊疑自己怎会有如此非分之念,感叹这梦也实在太离谱了!

那时轿车是稀罕物,司机也成了很牛气的职业,在“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年代,单位里有阵容庞大的司机班,司机们地位很高,除了牛气,还很霸气。坐车人得看开车人的脸色,因为他们一不满意就发火,稍不顺心就撂挑子。那时基于国情,在涉外活动中,各宾馆和餐厅都不敢怠慢了司机,不仅好吃好喝的招待,还给误餐费,但有的驻华使馆却不入乡随俗,将邀请的客人与开车的司机区别对待,司机们就以其特有的方式予以抵制。

记得刚参加工作不久,我陪处长去使馆参加活动,由于人家不招待司机,那老兄一气之下就扔下我们,自己开车回来了。我俩出来不见了车,大衣都脱在了车里,只得站在寒风中簌簌发抖,苦苦等候。附近没有公交车,叫出租得用电话,那时还没有手机。老外见状,就招呼我们进去等候,却又遭到了岗哨的阻止。最后,老外帮我们叫来了出租车,才结束了这尴尬的局面。翌日,处长愤然向公司领导告状,可那司机却说,是我们“甩掉”了他,他的车一只等在门口,压根就没见我们出来。更令人气恼的是,出租车费也不给报销,最后只得处长自掏腰包了结。

改革开放初期,虽然规章制度依旧,但人们的脑子灵活起来,执行规章的人多了一些灵活性,于是单位车管部门的“权力”就变大了,人与人之间除了工作,还要讲“关系”。而这点,恰恰是我的弱项。本人一直比较愚钝,后来有了一官半职后,还依旧循规蹈矩,没把这“关系”当回事儿,记忆中求人派车只有一次,还吃了闭门羹。

那年年根,公司印刷了挂历,各处室都提着挂历去上级部委拜年,不少人乘坐公司的轿车前往,于是我也去要车,竟被车管员以“级别不够”而回绝。当时尴尬极了,然而下属还埋怨我,说如今你不给人家好处,谁会给你方便?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观念的陈旧”,心想,坐车虽舒服,可也不是那么好坐的!

无奈只好把挂历箱拆开,打成捆,叫上两个年轻人,三人把挂历背上,去乘公交车。那俩小伙子还真不错,二话没说,背上挂历就走,出门乘上了103路,还给我张罗了一个座位,我被这两个通情达理的下属深深感动了,心里热乎乎的,就在那一刻,我暗自下决心,有朝一日要是有了权,一定先给他们提供方便。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出租车满街跑,便宜而便捷的“面的”开始走进寻常百姓的生活。随着改革开放,机构重组,我们被组合成了总公司下属的子公司,虽然没有下放财权,但总算有了一些灵活性。我上任后,作为第一个灵活措施,就是职工不论级别高低,外出办事允许乘“面的”。这一举措,立即迎来了一片赞扬声,大家欢呼:“出门办事乘小车,享受呀!”记得第一次“享受”是晚上参加活动回来,我招手要了一辆“面的”,竟然挤进了7个人,小小“面的”把我们送到了各自的家。路上大家十分兴奋,说出门坐车是司局级待遇,这感觉可真好!还有的说,“面的”条件差点儿,算是“准司级待遇”……听着大家的议论和笑声,我心里算了一笔账,“面的”10公里10元钱,还能给大家送到家,要是向单位要车,总公司年底向我们要的可不只这个数,不但不能送到家,还得看司机的脸色。

尝到了坐车的甜头,大家乐此不疲,出去办事的积极性很高。但也招来不少议论,各种“帽子”铺天盖地:说这是违反规章制度,是“特殊化”,丢掉了勤俭的作风,娇惯了年轻人,消弱了政治思想工作云云。对此,我反唇相讥:调动了积极性,提高了办事效率,你如何用金钱计算?既然把权力给了我,你就别指手画脚!接着,我们所幸改革到底,不再向单位要车,办事叫“面的”,外事去租车,从此不再看车管和司机的脸色,年终算下来,花费却比司机班派车还便宜。然而却遭到了更为激烈的谴责,行政部门告我们“肥水外流”,司机骂我们“胳膊肘往外拐”,顶头上司劝我别做得太绝……但我们顶着压力坚持下来了。

到了九十年代,我离任去驻外,两年后回来休假,去机场接我的竟是子公司自己的轿车,一问才知,我们有了自己的公务用车,不少职工都考下了车本,“办事乘‘面的’”的那页已经翻了过去,改写成“开车去办事”。还听说,原来庞大的司机班已经解散,除留下个别人为总经理服务外,其余全部改行。老同事们开玩笑说,要是我不驻外,肯定早就开上自己的公务车了。虽然开车与我失之交臂,但坐上自己单位的车却仍令我兴奋不已,骄傲、满足、欣慰……那感觉可真好!

新世纪伊始,北京的私人轿车已比比皆是,女儿和女婿也攒钱要买车,对此,我积极给予精神和物质支持,已经花甲之年的老伴也挤进了学车族的行列,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轿车。望着那崭新、锃亮的伊兰特,我百感交集,虽然它的档次不高,也算不上宽敞,一家五口挤进去塞得满满的,但却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车,坐上去是如此舒适、暇逸。我不仅感叹,这有车与没车的感觉真的不一样,生活质量提高了不只一个档次呀!

半个世纪以来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而我,这辈子命中注定无缘开车,永远是个坐车族,虽说有点儿遗憾,但我却很知足,因为坐车的感觉也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