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史海钩沉(一零零)  

2010-02-01 15:37:23|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德中

 

 

20091121,永乐屯宋书记和李村长来京,与原北京知青欢歌笑语,济济一堂,回首往事,瞻念前程。寒暄过后,我急切地打听周大爷的现在状况如何?身体怎么样?生活过得好吗?他的儿子是否已经成婚……一连串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就被宋书记打断了,他扬起了右手,在眼前摆了摆,同时嘴里干脆的说道:“周大爷已经走了。”

“走了?走哪儿去了?”我惊愕。

“到天国里去了。”宋书记的右手食指指向天空,幽默地答道。

“真的?”我再一次叮问。

“真的。”宋书记作出了肯定的答复。

“周大爷那身板多棒啊,宽阔伟岸,身材高大,怎么能去世呢?”我不解。

“再好的身体也有去世的那一天,人有生就有死。”看来,宋书记再也不像四十年前的村干部那么无知,言语中居然夹带着辩证法。

“是的,这个道理我懂。我之所以难以接受,就是因为周大爷他可真是大好人哪!好人就不能死,好人就不该死!应该万寿无疆。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我咽喉哽噎,语音有些抽泣,此时此景让我想起彼时彼景,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了三十八年前在永乐屯的日子,想起了那难忘的艰苦岁月。

那是1973年,在分配工作问题上,我是屡试不爽,八上八下,郁闷、苦恼、焦躁、灰暗、晦气……这一类的词汇都写在这里绝不为过,瞻念前途,不寒而栗。现在回顾起来,那一段岁月是我一生中最为黑暗的时刻,看不见一丝亮光,看不见一点曙光,在黑暗中徘徊,在黑暗中挣扎,在政治、经济、精神三座大山的重压下抬不起头来,只能匍匐潜行,苟且偷生。

然而,就是在这时,周大爷收留了我,接纳了我,给予我温暖,给予我自由,给予我宽松,给予我力量。

我和周大爷虽然劳动在一个队,并无接触,没有过往,他在矿山自然屯干活,我在村里劳动。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与他结识在一起,成为我终生不忘的宽厚长者,成为我不可磨灭的终极印象。

“你去看青吧!”小队长发话了。

“看哪儿片?”我问道。

“小五队矿山那儿片,五百多亩地都归你管!”

第二天一早,我就匆匆上路了。从村里到矿山得有五、六里地,走起路来也得40分钟左右。那时年轻,有的是力气,这点路不算什么,拔腿就到了。穿着破衣服,腰上系一根麻绳,别着一把镰刀,在分封给我的领地里巡视,看牲畜是否毁坏庄稼?人是否偷盗粮食?就这样转悠了一上午,该到饭点了,只好步行五、六里地返回集体户吃饭。饭后再去,傍晚再回。如此往返,一天需要走二十四里地。再加上看青巡逻的路程,足有五十里地。看青这活儿,瞧起来溜溜达达十分轻松,但仔细算起来尤为辛苦。

这一切被周大爷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你甭老往集体户跑了,干脆上我家吃得了。”周大爷随口说道。一句平常的话说到了我的心窝,一句不经意的话暖透了我的全身。

“那合适吗?这不是给大娘添麻烦吗?”我反问道。

“添什么麻烦!不就多添一双筷子吗!?”周大爷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

“我琢磨琢磨。”我有些踌躇。

“你还琢磨什么呀?只要你不嫌活我家埋汰就行。”周大爷似乎看出我的心思。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连连否定。

“不是!那就今儿晌午就上我家吃去吧!省了来回跑了。反正我家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就是图一个热乎。”看来,周大爷的话说到家了,不应承下来不行了。

“那好吧!先谢谢您了!”我经过考虑终于答应下来。

“谢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北京青年也真不容易,上这儿来干什么?”周大爷既表现出浓浓的乡情,又体谅知青的艰难处境,还对上山下乡不理解。

第二天我索性将行李搬到他家,连吃带住,周大爷待客如宾,极为热忱,特意把北屋的西房收拾的干干净净,又铺上了新炕席,他安排我睡在炕头,晚上躺在热乎乎的炕头舒服极了,深层入睡,梦卧成仙。

周大爷家的院子分外宽绰,西南角码着一垛高高的柴禾,上尖下圆,一眼望去犹如一个锥形圆柱体,参差不齐的柴草被捯得圆圆乎乎,整整齐齐,绝无里出外进之嫌,也无坑坑洼洼之弊,绝对一个雕塑,现代美术家雕刻不出来的精美作品。各种各样的农具摆放的井井有条,镰刀、锄头……挂在墙上错落有致,一长串红辣椒给他那农家小院增添了生活的色彩。一口水井位于院子中央,一副辘轳架于水井之上,菜园就是靠着它提汲上来的水灌溉的,碧绿,青翠。生机盎然,长势喜人。

饭倒是农家饭,没有什么特殊的,平平常常。尽管粗茶淡饭,一日三餐,干稀搭配,每天都能吃上可口饭,热乎粥,我已经相当满足了。比起集体户的伙食来讲,可以说强上百倍千倍。俗话说:知足者常乐。我想是有一定道理的,特别是人在落魄的时候,更应如此。

大约过了半个多月,我从小队仓库里领了口粮,给周大爷家送去。他再三推辞,我当仁不让,这样周大爷才勉强收下。在半年的共同生活中,更加深了我对周大爷的认识。

村里人都说周大爷是公认的好人,只要一提起他,都竖起大拇指,夸个没完没了,赞不绝口。一队有个张大娘,村里人都叫她张黄毛子,我们知青都叫她尊称,没有人敢叫她别的什么。她当时大约六、七十岁,孤寡一人,无儿无女,住在小队社宅对面,三间北房,玻璃擦得锃亮;炕头烧的贼热;被卧叠的整整齐齐;生活用品码放的挨墙靠本;菜园子绿油油的,十分惹人喜爱;院子里干干净净,井然有序……这一切令我纳闷,令我不解,令我困惑,令我生疑。一个老年女人,已经丧失劳动力,家里怎能收拾的如此停停当当,如此令人羡慕?经过一段时间的细心观察和打听询问,这个谜才终于破解:这都源于周大爷的功劳,他的默默无闻,他的勤勤恳恳,他的热血衷肠,他的老实憨厚。几十年来如一日,坚持不懈,风雨无阻,为了这位孤苦伶仃的五保户,无偿的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周大爷,听说你走了。不,至今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希望是句玩笑。不,你没有走,你只是到天国去周游,你还会回来的,根据物理学上的物质不灭定律,无论是在阳间还是在阴间,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间。

愿好人一生平安!

 

                                          2010-1-8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