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干校里的小女孩》——他山之石(一六四)  

2010-12-15 16:49:49|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干校里的小女孩》——他山之石(一六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干校里的小女孩
                                                  ELW

 

最近,读网友天津草民的博文“干校的日子”,讲述她11岁时跟随父母到河北冀县五七干校的往事。该文以一个孩子的口气娓娓道来,语言朴实、生动。读后感慨不已,也打开了我尘封多年的记忆,回想起我们干校的一位小姑娘。

我们的干校在河南息县,于1968年建校。前三批下放时,鼓励在干校安家,不少职工带着子女前往,有些是未成年子女,干校有自己的托儿所和小学,老师全由下放干部充当。后来政策变了,家属和子女陆续回到了北京,73年我下放时,干校里只有干部和为数不多的知青。

记得刚到干校那天,卡车缓缓停在打谷场上,我惊奇地发现,欢迎的人群中,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黢黑的皮肤,剪得像男孩一样短的头发,斜挎着小挎包,一身蓝色的工作服,裤子上整齐地补着两个大补丁,胳膊上还带着花布套袖,整个儿一付五七战士的装束!我们下车后,她俨然以“老战士”自居,充当向导,带我们寻找各自的宿舍,告知哪里是厕所、厨房,开水房……

这小姑娘叫小英,是跟随妈妈来的,当时是作为特例留下来唯一的儿童,虽然只有5岁,却在干校待了4年。小英的爸爸原是我们系统赫赫有名的造反派头头,67年参与了“砸烂政治部”的行动,夺权成功后,造反派曾掌权10天,做的唯一一件实事就是将小英的妈妈从东北县城调到了北京。

后来又拨乱反正,砸政治部被定为反革命行动,小英爸爸被当作“五一六份子”隔离审查。在清算其罪行时,调转的事受到了批判,而对小英妈却还“手下留情”,没有退回去,而是“吊”了起来。本系统没有单位肯于接收小英妈,娘儿俩只能住在招待所里,正好赶上干部下放,就让她们来到了五七干校。后来,别的孩子都回北京了,小英没地方去,只得继续随母待在干校,一住就是4年。

小英妈每天上午去大田劳动,下午在缝纫组干活。所谓缝纫组就她一人,设在娘儿俩的宿舍里。那房间不足十平米,一张单人床外加一块木板是娘儿俩的床铺,靠墙一个自制的小方桌上放着两人的碗筷、水杯,还有小英的两本看图识字;顶棚上吊着一个篮子,那是小英的干粮和零食,吊在上面是为了防耗子,干校的耗子特别猖狂。屋里最显眼的是那架放在窗前,总被小英妈擦得锃亮的缝纫机,靠墙角的一个大柳条筐里盛着颜色各异的碎布,听说是从工厂要来的下脚料,是补衣服用的。在干校干活衣服很容易破,就设立了缝纫组,免费为大家补衣。

小英妈的工作没点儿,活忙时晚上还要加班,有时甚至干到深夜,小英就自己先睡,她已习惯了在灯光的照耀和缝纫机的伴奏下入睡。早上小英妈得早早去下地,就在食堂打好了饭放在桌上,于是吃冷饭成了小英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上午小英在干校里玩,下午就和妈妈待在缝纫室,帮助妈妈接活儿,做些递剪刀、穿针引线等零碎事儿。

我在蔬菜班干活,菜地就在校部周围,小英就是这里的常客。这小姑娘很有眼力见,常帮我们干活,大家拔了草放在地边,她帮着收拢起来,浇地时又比谁都忙,拉水管,拧水龙头都是她的活儿。摘菜是她最乐意的事儿,一听说摘菜就笑着、叫着蹦老高,她不仅全程参与,还一直护送拉菜的平板车到食堂。

看见挑水的人过来,她就忙着招呼大家喝水,并把水杯送到干活的干部跟前。工间休息时,她给我们表演唱歌跳舞,京剧“沙家浜”中智斗一场她能从头唱到尾,一个人扮演三个角色。小英给我们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欢乐,让我们忘掉了疲劳与辛苦,大家都很喜欢她。

小英常年在干校,没有小朋友,但是却很有动物“缘”,干校的牛、猪、鸡都是她的朋友,她在它们中间串来串去,喂它们吃东西,同它们聊天,还给它们讲故事。看见她过来,猪们都从圈里涌到前面冲她哼哼,鸡们则围着她转悠,校里唯一的老牛也认识她,在她面前显得特别老实、服贴。

有一次我们用牛翻地,那牛欺生,不听使唤,任凭我们呼来喝去,就是不动窝,还用那又大又鼓的牛眼瞪我们。但是,小英来了以后,搂着老牛的腿,头贴在老牛的脖子下,柔声柔气地说了会儿话,那牛脾气竟然没了,听使唤了。我见状不禁感叹,简直是奇迹!过去只从格林童话里读到白雪公主特别有动物缘,眼下这小姑娘简直是白雪公主的再现呀!小英的耳朵特别尖,这话让她听到了,此后一直缠着让我讲“白雪姐姐的故事”。那年头这可是“封资修”的毒草,早已被批判得体无完肤,我哪里还敢去“放毒”啊!

小英妈在干校的处境并不好,小英爸在本系统的民愤比较大,又鉴于她调来的情况,人们看不起她,有时还会甩下几句难听的话来,小英妈只得忍受,沉默寡言是她唯一的应对方式。小英是个懂事的孩子,听到别人骂爸爸,数落妈妈,她总是无言地躲在角落,偷偷用那大眼睛瞟着来人,脸上充满了恐惧。

有一次我去缝纫室送衣服,看到一位干部逗小英玩,忽然喊了一声:“警察来了!”小英吓得立即趴到缝纫机下妈妈的腿边,惊恐地望着门外。那人哈哈大笑走了,她才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我很纳闷,这孩子为什么怕警察?小英妈叹了口气说,小英的进京户口一直没办妥,刚到北京时住招待所,曾碰到一次警察来查盲流,把她吓坏了,从此一听说警察就害怕。听后我忿忿不平,那干部实在太损!如此逗孩子取乐,他可曾想到过一个人五岁孩子的感受!

有一次,一位干部调回北京,将自己养的一只小猫留给了小英,小英特别高兴,从此又多了一位小伙伴。有一次,我看见小英抱着小猫在门前晒太阳,还小声对猫说:“你没有户口,不能回北京,就住我这儿吧,你小英姐也没户口……”我听后很伤心,方知这孩子表面天真活泼,其实内心十分沉重,让一个五岁的孩子承受这一切,现实似乎是太残酷了!我就跑过去对她说:“小英!我告诉你:孩子的户口随妈妈,你妈妈有户口,你就有户口,你能回北京!”小英用那大眼睛看着我,许久才说:“那能给这个小猫也报个户口吗?”一听这话,我的眼泪在眼圈打转。多么天真可爱的孩子!

后来小英妈终被调回北京,安排在本系统的幼儿园当保育员,小英爸也解除了隔离,单位分给了房子,小英的户口也落实了,那年她正好七岁,赶上了入小学。

光阴似箭,三十多年过去了,自从离开干校,我就没再见过小英。如今又让我想起了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屈指算算,今年她应该42岁,已经人到中年,不知她现在哪里,生活的可好?在此,我默默地祝福她一生平安、顺利!

 

《干校里的小女孩》——他山之石(一六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