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2010-11-02 22:26:57|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返城以后(《富裕屯》续集)

 

林德中

 

第三幕

第二场

 

 

      19809

      北京□□公用电话亭

(李正人、徐大妈上)

 

李正人    喂,喂!你是□□胡同公用电话吗?

徐大妈    是。你找谁?

李正人    我找王孝忠。

徐大妈    王——孝——忠,我听着有点儿熟,想不起来了,住哪儿?几号?

李正人    住□□胡同甲2号。

徐大妈    你等会儿,别挂啊!我给你找去啊!

李正人    大妈,您慢点儿!我等着,不挂,不挂。

徐大妈    我去去就来。叫什么来着?

李正人    王孝忠。

徐大妈    记住啦,记住啦!

(徐大妈下)

李正人    (独白)孝忠啊!孝忠,半个多月没有你的音信了,也不知你的分配进展的怎样啦?你的工作找的如何啦?你的饭碗是否有着落啦?你是否还在吃兄嫂?这口兄嫂的饭难咽啊!它远不如父母的饭那么顺溜,那么好咽,那么香甜可口,那么理直气壮。在兄嫂家吃饭,眼睛盯着饭菜,愣是不敢下筷子,畏畏缩缩,踟蹰不前,欲吃不能,欲罢不行,只好象征性的吃个半饱就行了,指着瘪肚子假充饱啦,饱啦!民间俗语说得好:“一层肚皮一层山。”这话真不假!兄弟之情远远比不上母子之情,父子之情。在这一点上,我和孝忠境况相同,待遇相同,同病相怜,惺惺相惜,深有同感。我现在有工作啦!十分惦念着孝忠。由于我在郊区租房居住,交通不便,自从我分配之后,打了几次电话也找不着孝忠,我深信孝忠肯定在为生活奔波,为生存忙碌,到处觅食,到处蹭饭。这跟农村有什么区别?插队时吃百家饭,返城后吃蹭饭。这种滋味是可以想见的,孝忠三十三了,还不能自食其力,还没有正式工作,还在端人家的饭碗,心里难受啊!

(王孝忠上)

王孝忠    喂,喂!谁啊?

李正人    我,正人!多日不见,我的声你都听不出来了?

王孝忠    听出来了,听出来了!正人,我也正想找你呢!

李正人    那你不找我?

王孝忠    你不是住在郊区吗?也没有公用电话,怎么找你?

李正人    我有好消息告诉你……

王孝忠    我也有好消息告诉你……

李正人    我先说!

王孝忠    我先说!

李正人    咱们别抢了!还是我先说吧!我分配啦!

王孝忠    分配哪儿?

李正人    我被留在□□□□街道办事处,当天就算上班了。还说以后调我到宣传部工作,那里缺笔杆子,他们看中我的字了。

王孝忠    你的字没的说,在学校时你就是学生里的“一支笔”;在富裕屯时你又是村里“一支笔”。依你的本事和能耐在宣传部没问题,写点材料什么的,他们算慧眼识珠,这回千里马遇上伯乐了,工资多少?

李正人    三十元。三个月之后定为三十六块五。据说,这是对于老知青的最大照顾,不用再学徒三年了。

王孝忠    不错,不错!比我强。

李正人    怎么比你强?

王孝忠    我也分了!分配到北京□□出版社了。

李正人    挺好,挺好!文化单位,适合你这高材生,这回你可以发挥你的才能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三十三了,英雄可算有用武之地啦!

王孝忠    瞧你说的,天花乱坠的。我到那儿不是搞文,而是搞武;不是脑力,而是体力;不是劳心,而是劳力;不是坐办公室,而是当勤杂工。

李正人    这纯粹是狗眼看人低,□□出版社领导就是一个庸才,嫉贤妒能,堂堂的高材生竟当了个勤杂工!难道这就是人尽其才吗?这就是尊重人才吗?

王孝忠    谢谢你为我打抱不平,不平的事比比皆是。咱国家学非所用的大有人在,浪费人才的现象司空见惯,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最典型的当属1957年的“反右”和为期十年的“文革”了,“反右”咱没赶上,咱当属于“文革”的受害者。

李正人    那你怎么办?是干还是不干?

王孝忠    干,不干怎么办?怎么生存?怎么生活?你忘了咱们在农村时发过誓:只要能回北京,干什么都行!就连扫马路都行!现在不是我挑工作的时候,而是工作挑我。待业青年成千上万,就业岗位数的过来,无论何种工作还缺我这样的人吗?中国就是不缺人。

李正人    你既然考虑好了,就先干吧!说不定将来能有出头之日。

王孝忠    你别给我宽心丸吃了,为了活命我只能忍了。

李正人    甭管咱们工作好坏,反正现在有着落了,能够糊口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者常乐嘛!想想咱村的王晓兰,背靠大树参军啦!刘娇娇走后门上大学啦!赵建国独生子女回城啦!欧阳平招工早就上肉联厂啦!童玲上湖北“五七”干校啦!石淑英转插山西啦!严萍萍病退回京啦!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些人咱都比不了,你肯定知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句话吧!但是,你想想仍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的刘援朝、彭一鸣、郝富贵、郝宝贵、郝大妈,还有那永远埋在冰冷的无情的地下的张美丽和彭一鸣他奶奶。你说咱们是不是还算幸运儿?!

王孝忠    说到还在咱村的那几个难兄难弟……

李正人    不光难兄难弟,还有难大妈!

王孝忠    哪个难大妈?

李正人    郝大妈啊!

王孝忠    哦!对,对,对!哎呀!郝大妈今年岁数可不小啦!估计得有……

李正人    你想想,下乡时六八年五十五,十二年已过,应该六十七啦!

王孝忠    我听咱村来京看病的马大爷说,郝大妈和郝富贵、郝宝贵回京了。不知是真是假?

李正人    这怎么可能呢?北京没房啊!住哪儿?

王孝忠    据说现在正在落实私房政策,发还产权,房归原主。据说,“落办”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郝大妈她们,让郝大妈回京接受房产,一个大四合院交给了她,但目前只能腾出一间,供郝大妈一家三口居住。其他的房都被挤占,好端端的四合院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残垣断壁,蓬门荜户,到处都是各家的小厨房,月亮门消失了,大鱼缸没了踪影,藤萝架不翼而飞,雕梁画柱斑驳陆离,两棵枣树垂死挣扎,门道里堆满了碎砖烂瓦和其他废弃物,挤得连个人都过不去,真赶上“一线天”了,房上长满了蒿草。总之,房不是原来的房,院不是原来的院,整个一派落魄衰败的景象,孩子哭,老婆叫,丈夫喊,变成了一个市井小民的大杂院。原来的宁静没了,原来的洁净没了,原来的气派没了,现在每天听到的都是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即便这样,郝大妈一家三口还是乐的合不拢嘴。

李正人    听你这说,郝大妈一家三口都回来啦?

王孝忠    回来了,肯定回来了!咱回来时,按照政策郝大妈他们也符合条件,但就是没有房,没有地儿落户,所以没回京。现在好了,私房政策落实了,他们可以大摇大摆地进京了。

李正人    说起来,郝大妈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五十五下乡,六十七回京,等于捡一条命,老天有眼,时来运转,大悲大喜,大开大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王孝忠    命大,有福;有福,命大。

李正人    照你这么说,那一鸣也应该回来啊!一鸣他家也有房产啊!他奶奶说过,房产三处!一鸣他家比郝大妈家还有钱。

王孝忠    对,对,对!房产三处,没错!再说一鸣也没结婚,单身,符合回京条件,能回京,没问题。可就是……

李正人    可就是什么呀?你说呀!咱俩之间还有什么避讳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孝忠    我是想说,一鸣肯定不回京!

李正人    这么好的机会岂容错过?普天下哪有这等傻人?莫非要在农村呆一辈子?

王孝忠    不是一鸣不想回京,而是为了他奶奶的冤魂,他不能离开他奶奶,不能扔下长眠于地下的奶奶,因此,一鸣他不能回京。

李正人    那么说一鸣是想回京,因为奶奶而不能回京。

王孝忠    对!你想想,一鸣父母早逝,是他奶奶从小拉扯大的,一把屎一把尿,多不容易啊!没有奶奶就没有他,就像连体人似的,奶奶离不开一鸣,一鸣离不开奶奶,谁也离不开谁,他能把奶奶一人扔在荒山僻野吗?扔在茫茫草原吗?扔在大漠沙丘吗?

李正人    不能,不能,绝对不能!一鸣也不是那种人啊!一鸣孝顺、实诚,绝不会为了三处房产,扔下奶奶就走。

王孝忠    看来,一鸣现在处于两难境地,一头是北京的房产,一头是内蒙的奶奶,哪头也割舍不下。你说他若回京,虽然可以继承遗产,得到房产,顺理成章地成为产权人,坐拥巨大的经济利益,那么就得把奶奶孤零零地一个人扔在这荒原上;如果他不回京,还在富裕屯务农,天天夜里可以坐在坟头边与奶奶对话,诉说这一天所发生的人和事,听听奶奶的灵魂是怎样回应的?这样做,固然是孝顺了,但是毁了他一生;房产也能继承,但是人房分离,疏于管理,长此以往,房客就把房主架空了,看来遥控是不行的。

李正人    也许,咱们的阅历有限,智慧不够,脑袋木讷,解决不了一鸣的问题,等见着一鸣再说吧!现在不知刘援朝过得怎样啦?

王孝忠    据马大爷说,刘援朝和王小翠这小两口过得红红火火,大队批了块宅基地,五间坯房盖起来了,还虎皮座呢!院墙一圈,机井一打,还安了个手压汲水机,房前的菜园子满眼碧绿,一畦畦的青菜着实惹人喜爱。

李正人    那面红旗还在吗?

王孝忠    还在,听说一直压在箱子底里,虽然没有挂出来,但是,援朝那为共产主义奋斗的理想矢志不渝,忠贞不改,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李正人    看来援朝他是铁了心了。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小翠呢?

王孝忠    听说小翠生了个女孩,也不上工了,天天洗洗涮涮,淘米轧面,锅台转转,提水浇园,邻家串串,哄孩子做饭。原来小翠多漂亮!现在再一看横竖一般粗,胖得不得了,像个圆球,小翠已经没有了原来的丰姿,没有了原来的靓丽,没有了原来的曲线,没有了原来的身条。说起话来,不再文绉绉,不再学生腔,完全一个粗言秽语的村妇,敞怀露肩的妈妈。听说又怀上第二胎了。

李正人    是吗?

王孝忠    真的!小翠她爸说了:“不生儿子不罢休,我还指着他养老呢!还指着他干活儿呢!”

李正人    不是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吗?

王孝忠    在偏远的农村,天高皇帝远,谁管得着啊!多胎是常有的事。

李正人    这是封建思想,重男轻女,多子多福;这是小农意识,思想狭隘,目光短浅。

王孝忠    说到小农意识,特别偏执,我记得有一回小翠病了,援朝要带她到公社医院,她说什么也不去。援朝要带她到旗医院,她也不去。援朝问她为什么?她说:“听铁蛋他娘说,离富裕屯七十多里那个村有个‘跳大神’的,能挥动幡旗,鬼符缠身,乱说狂舞,驱除夭邪,烧张黄纸,留下纸灰,神水调匀,趁热服下,药到病除。”小翠的这一番话,让援朝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无所适从,不置可否。任凭援朝如何耐心解释,苦口婆心,也无济于事,小翠还是找那“跳大神”的去了,其结果不得而知,不言而喻,小翠的病不但没好,反而加重了。

李正人    嗨!农村人就是农村人,城市人就是城市人。援朝与小翠的结合,城市人与农村人的结合,肯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摩擦、碰撞和矛盾。究竟谁改造谁?谁适应谁?谁服从谁?只有天知道!日子过得好不好?只有心知道。鞋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徐大妈    你们这电话打了一个多钟头了,太长了,以后见面再说吧!

王孝忠    正人,后边还有几个等着打电话的呢!咱们以后再聊!

李正人    好!再见!

王孝忠    再见!

(李正人、王孝忠、徐大妈下)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