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史海钩沉(九十四)  

2010-01-04 10:25:39|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海钩沉(九十四) - laoshen - laoshen的博客

               扎鲁特印象

                  林德中

 

 

提到扎鲁特,是不能不写的一笔。我在扎鲁特旗生活了十二年。那里的大山小溪、高山丘陵、风土人情、布衣草民、异域风情……都植根于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十二年,在人的一生中,不算长,也不算短,按“人生七十古来稀”的说法,人生能有几个十二年?况且这十二年正值我的青春韶华,即十八至三十岁,纯属黄金时期。尽管这十二年,我并没有在旗里生活,而是在旗辖下面的更为艰苦的农村和公社,但对扎鲁特旗还是有一些印象的,所以本文内容是无法回避的,回顾历史是无法躲闪的,必须要正视它,审视它,重视它。

扎鲁特,在蒙语里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四十多年前,在扎鲁特时从来没有询问过,没有求教过,更没有质疑过。今写此文,突发奇想,猛然想起再不能不求甚解,稀里糊涂地熟视无睹了,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查了一下电脑,点里一下“百度”,照单实录:扎鲁特,系蒙古语“扎儿赤兀惕”的谐音,意为“仆人”。原为兀良哈部的一支,成吉思汗家族仆人,故名扎儿赤兀惕氏,后演变为今名。

比如打尖儿、找车、开会、找宿儿、吃饭、看电影、办理返程手续……扎鲁特都是必经之地,必到之处,因为这里是旗政权所在地,是繁华闹市,号称“东方小巴黎”,戏称“中国小上海”。

打尖儿。从永乐屯返京,扎鲁特是通往通辽的交通要塞,是咽喉要道,在往返北京的路上,需要在这里打尖儿,那时没有当日车票,得休息上一两天,托人弄景的才能买上车票,才能继续赶路,踏上征程。绝对没有去年圆梦知青重返故乡那种高接远迎设宴款待之贵宾待遇。那时的知青无人管,无人问,无人理,无人睬,如同弃儿一般,自生自灭。不知道当时在任的扎旗领导都干什么去了?彼时此景,天壤之别;看到盛宴,遥想当年;心潮起伏,波浪翻天。人哪,人。可怜?可笑?可畏?可叹?

找车。知青每次回京,扎鲁特成了我们的集散地,云集在这里,三五成群,聚集成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认识粮站的,有认识车站的,有认识广播站的,有认识招待所的,有直接认识司机的,有经介绍间接认识的,也有临时拉上关系的……总之,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省钱,节省那区区四块五毛钱,现在看来是“区区”,在当时来讲,这绝对是一笔不多不少不大不小的资金。

开会。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知青问题成堆,“此类问题甚多”,旗里五花八门的知青代表会没少开,力图解决这些“烫手山芋”,但是雷声大,雨点小;问题多,办法少;说得多,做得少;形式多,内容少;花架子多,内瓤儿少。我作为知青代表,一次次地没少参加这种形式主义的会议。当时的想法是到旗里开会,大马车接送,管吃管住,不用干农活儿,轻轻松松挣工分,反正意见提上去了,解不解决是旗里领导的事,先歇两天再说,舒服一天是一天。

找宿儿。每每到旗里办事都得为住宿发愁,永乐屯的有线摇把电话永远打不通,按着话机摇一天,也接不到旗里,所以只好误打误撞,人到旗里先找宿儿,红卫旅馆住不起,更甭提招待所了,只好找老朋新友。到了知青后期,知青接待站撤了,我到旗里无处投宿,经常到王文忠或齐大川处栖身,节省了住宿费。至于旗领导为什么撤销接待站?知青到旗里住哪儿?时任旗领导考虑过吗?

吃饭。“民以食为天”,无论到旗里干什么都要吃饭,一日三餐,不可或缺,居无定所,食无定处,大多数时候到朋友处蹭饭,偶尔也到饭馆吃一顿。我记得鲁北镇大街路南的西南角有一家面馆,主食是包子、饺子、面条。包子为个大馅小皮厚,尽管是白面的,但蒸出来却是黄的,可能是碱放多了的缘故吧!饺子的质量、大小、薄厚均与包子差不多,没什么区别,只是形状有异。面条,独出心裁,别具一格,那时没有面条机,都是手擀,擀出来的面条跟手指那么粗,而且还煮不烂煮不熟,带着生芯儿就狼吞虎咽的入肚了。你若找他理论,他还挺横,抡起擀面杖与你“pk”,所以只好忍气吞声。因此,这饭馆至今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服务态度恶劣、服务质量极差。不知这家饭馆现在是否存在?服务是否改正?噢,对了!说到吃,别忘了扎旗的桃酥,那绝对赛砖头,一点都不夸大其词。

看电影。在农村的精神生活十分匮乏。现在回想起来,大约一年能看场电影。本村没有,得跑十二里上小河西水库,才能领略到异样别情。鲁北镇大街北侧有座电影院,可惜我没有机会领略观看。偶尔到旗里,还得赶对了时间,才可看上一场电影,一饱眼福,扩充视野,填补精神食粮的空虚。

葵瓜子。每到秋季在鲁北镇闲逛时,一阵阵瓜子的清香扑鼻而来,飘然而至,令人陶醉,沁人心脾。瓜子在街上随处可见,一毛钱一小碗,每逢这时,都要买上一、二碗,与知青边嗑边聊边散步。现在回味起来,仍旧余香在口。多年来我在北京再也没吃到过那么香的葵瓜子,什么五香瓜子、多味瓜子……永远赶不上鲁北飘香的瓜子。

办理返城手续。1979年知青大返城之时,旗“五.办姜云办事之神速,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刮目相看。从接收材料,清理档案,核准身份,予以批准,扎旗发函,北京回函,九天之后我即为北京人,在这苦闷而焦急的九天里,我一直住在王文忠处,天天往旗“五.七”办跑,恨不得把门槛踏破,姜云等人从来没有厌烦,每次都是热情接待,耐心解释,给我以精神上的极大安慰和莫大鼓励。

街容市貌。扎旗的环境简直无法形容,土路大道,两侧地沟,肥猪乱跑,家禽乱飞,垃圾遍地,污水横流,苍蝇蝬食,满身虱子,跳瘙乱蹦,蚊子逐身……市民仪表,精神倦怠,疲惫不堪,灰头土脸,粗衣布衫,头发蓬乱,衣冠不整……这就是四十多年前的扎旗容貌街景。

四十年后,斗转星移,今非昔比,时过境迁,山乡巨变。据重返扎旗的圆梦知青和来京的永乐屯老乡讲,今天,那富饶而神奇的扎鲁特,已经巍然屹立在内蒙古通辽市西北部。30.3万人口,由13个民族组成,辖8个镇、1个乡,11个牧区,土地面积1.7万平方公里,现有耕地160万亩,优质草牧场1773万亩,年人均粮食1045公斤,是国家商品粮基地;牲畜150万头(只)以上,属全国牧业大旗;地下资源十分丰富,探明矿点84处,罕山神泉日涌量500吨以上;野生动物有黄羊等150多种;野生植物有蘑菇、木耳等200多种;中草药有西洋参、麻黄等170多种;工业生产初具规模,发展潜力很大,重工业以煤炭为主,总储量20多亿吨,年生产原煤100万吨;扎旗历史文化悠久,民族风情浓郁。新石器时期的“红山文化”,遗址尚存的“富山文化”,春秋战国的石皿石器,明清时期的庙宇亭台,号称“长城”的金代界壕,乌兰哈达的仙人洞等68处天然景区,星罗棋布地散在一望无际的土地上,像珍珠一样撒在景色绚丽的草原上。

这一切令人销魂,这一切令人神往,这一切令人欣慰,这一切令人骄傲,这一切令人自豪!逢人便说:我曾是扎鲁特人!无论是穷,还是富;是脏,还是净;是美,还是丑;扎鲁特啊,你永远是我的第二故乡!永远是我心中的圣殿!

衷心祝愿扎鲁特的明天更美好!

 

2009.12.18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