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shen的博客

 
 
 

日志

 
 

史海钩沉(九十八)  

2010-01-24 19:53:35|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研究?烟酒?

(独幕话剧)

 

林德中

 

剧中人物

知青甲

知青乙

知青丙

知青丁

知青戊

知青己

北京慰问团长

北京慰问团十九人

地点:知青集体户门前

 

 

(知青甲、知青乙、知青丙上)

知青甲    听说慰问团要来了?

知青乙    哪儿的慰问团?

知青甲    北京来的慰问团。

知青乙    噢,他们啊。他们来有啥用?一点问题也解决不了。

知青甲    为什么呢?

知青乙    天高皇帝远呗!北京能管得了咱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县官不如现管,土皇上厉害啊!

知青甲    土皇上厉害,他也得听北京的,那是首都啊,他不听行吗?

知青乙    他就不听,北京能咋的他?中间隔着八层,怎么管得了他?你就是给他撸到底,他不过还是个农民嘛!

知青甲    撸他没有用,撸了张三上来个李四,不是还解决不了问题吗!

知青乙    那你说怎么办?

知青甲    关键是让土皇上把知青工作重视起来,在他的脑子里占有一席之地。

知青乙    你瞧他一天忙的脚打后脑勺,两脚不沾地,哪有时间管咱们知青的事啊?

知青甲    在其位,谋其政。他再忙也得管知青,他干的就是这工作。不管行吗?

知青乙    嗨,农村干部就这能力,就这水平。

知青甲    你说咱们知青下乡三年了,问题成堆,天天吃苞米楂子,连咸菜都没有,伙食太差,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根本谈不上营养。

知青乙    还有房子呢!三年无房住,到处打游击,最惨的是第一次探亲从北京回来,咱们住的那小队社宅成了粮食仓库了,炕上堆满了苞米棒子,地上码严了粮食囤,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更甭说那行李往哪儿搁了,没有办法,只好找队长,队长说没地儿腾,过两天再说吧!你们先自己解决吧!结果,我们有的上老乡家找宿儿,有的睡在苞米棒子上,我就睡在粮食囤上,你说这队长损不损!?他有权啊,就这么对待咱们知青。

知青丙    说起住,我还睡过棺材呢!

知青乙    什么!睡棺材?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知青甲    噢,我想起来了,那年好像下大雨。

知青丙    对,就是那年半夜三更,突然下起瓢泼大雨,社宅里漏得稀里哗啦,房笆摇摇欲坠,忽闪忽闪地要掉下来,我就把塑料布蒙在被褥上,怕把行李弄湿了。我就躲在犄角旮旯的地方,寻思着这雨一会儿还不过去?没承想老天爷偏偏和我过不去,那雨却越下越大,墙角也站不住了,雨水顺着脖子往下灌,冷风一吹,后背感到一股透心凉,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我一看,这屋子没地儿待了,炕上不能睡,地下不能站,墙脚不能待,这一宿儿可怎么办?思来想去,灵感所至,猛然想到社宅堂屋一直放着一口黑棺材,据说这棺材是小队长给他爸准备的,家里没地儿搁,大权在握,自己做主,就把寿材放在社宅了,社员们虽有意见,但无人敢言。想到这儿,我就打开棺材盖,放进被褥,忙三跌四地钻了进去,然后再把棺材盖错位虚掩上,可以流通空气,以防窒息,虽然溅点雨滴,但也无妨大碍,就这样迷迷瞪瞪地睡了一宿儿,直到第二天社员来上工,我才被惊醒。

知青甲    上边不是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你们要欢迎他们。”可他们就这么欢迎法儿。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住的长工屋。

知青乙    那年冬天修小河西水库,库底冰冻三尺,咱们一镐头下去一个白点,冰渣儿四溅,碰到脸上,麻酥酥的,火辣辣的疼。还有那钢钎,不知砸折了多少根,虎口都给震裂了,都不休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爬着干嘛。那时咱们知青干活儿不藏奸,不偷懒,不耍滑,不掉腰子,让干啥就干啥,都争在前面,以先进为荣,以落后为耻。

知青丙    可吃的什么?

知青乙    修水库你也去了,吃的什么你还不知道吗?冰凉梆硬的窝头。

知青丙    什么窝头?你说是窝头吧,没眼儿;你说是贴饼子吧,没嘎吱。你说是什么?字典里就找不到这么一个词。

知青甲    我见过大师傅做饭,就把苞米面用凉水和好,然后用大铁勺子舀一勺子面,往屉上一扣,蒸个半生不熟就齐了,你说这叫什么吧?

知青乙    嗨,甭管它叫什么,反正就那玩意儿。再说菜,根本就没有热乎菜,就是一泥盆子白菜帮拌大盐,再就着那玩意儿,硬上加凉,冰凉梆硬,干了半天,连口热乎粥都喝不上,你说咱知青的命咋就这么惨啊!

知青甲    说起这些事多着呐!你记得去年咱村闹灾导致粮食减产,上级给咱们吃返销粮,从粮站拉回那好几十车苞米面,都捂得发霉了,吃起来辣嗓子,根本无法往下咽,还不如“忆苦饭”好吃呐!

知青乙    你说咱们下乡三年了,上级安置费早就拨下来了,他们就是不给盖房,不给买木材,一找他们,他们就说研究研究,找了多少回了,他们总说研究研究,咱们知青也不知道研究什么?安置费有,木材旗里有,到那儿就拉,其实出点人工就齐了,怎么这么费劲?

知青丙    你们太书生气了,书念多了,就傻了,你们俩在学校时都是三好生,到社会上就不吃香了。那天,我私下问起咱村那小诸葛,他才透露出其中的玄机。

知青甲    什么玄机?赶快说。

知青丙    所谓研究,不是词典上的本义。研究的潜台词就是烟酒,所以正好取其谐音。言外之意就是提示你得请吃请喝请客送礼。

知青甲    安置费是上级拨给咱的,咱们有钱,他们就应该给咱盖房,这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怎么还得给他们“烟酒烟酒”?

知青乙    这是不正之风,这是腐败现象!

知青丙    又来了,书生气又来了!说你呆你就呆,说你木你就木。下乡三年了,还没转过弯儿来?你们那点楞角现在还有,慢慢地就给磨光了。你们得入乡随俗,你甭听那个什么改造农村,教育农民。就凭咱们几个知青改变几千年来农民的习俗,可能吗?封建的宗族观念,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落后的生产力,松散的生产关系,陈旧的小农意识,顽固的习惯势力等等诸如此类。

知青甲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长了不少见识。以前尽抠书本了,真是死读书,读死书,最后读书死。

知青乙    他真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典范。

知青丙    典范,不敢当!在村里待了几年,懂得点社会知识。

知青甲    废话就甭说了,你就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吧?

知青丙    请客吃饭送礼!

知青乙    咱们知青哪儿有钱啊?三年不分红了,二十多的小伙子还伸手向家里要钱,也张不开嘴啊!

知青甲    那没办法,只能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了,混吧!

知青丙    嘿!你们往村西头瞧唉,北京慰问团还真就来了!

知青乙    他们还坐着吉普车,够派!你看车前后还有好多跟着跑的小嘎子呢!

知青甲    快把全体知青都叫出来,站在门口,像扇面似地分开,站成两队,夹道欢迎。

知青乙    欢迎,欢迎,北京来的亲人,人不亲土亲,他乡遇故人。

(知青丁、知青戊、知青己上。北京慰问团二十人上,率先伸出了手,与北京知青一一握手)

北京慰问团长    你们辛苦了!我们受上级领导的嘱托,代表北京市人民看望你们来了!今天我们没有惊动地方领导,旗、公社、大队领导都不在,有什么意见、建议、问题、困难统统都可以放心的提出来,不要怕打击报复,不要怕穿小鞋,不要有任何顾虑,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我们在你们村只能停留二十分钟,还要赶往下一个村,说吧!好吧!

知青甲    我们的生活极差,吃不饱,穿不暖。

知青乙    安置费早已下拨了,大队就是不给盖房,弄得我们满世界打游击。

知青丙    这里交通不便,消息闭塞,连个电匣子都没有,听不见北京的声音。

知青丁    我们在村里整个就是一个散兵游勇,没人管,没人问,你们给我们扔这儿就不管了?从北京临来前,说这里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三年了连个鱼鳞都没见着,你们这不是骗人吗?

知青戊    我们连户口都迁来了,扎根农村闹革命,可是农村不欢迎我们!嫌我们累赘,给他们增加负担。

知青己    我们吃的是发霉的苞米面,你们当官的知道吗?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白薯。

……

北京慰问团长    (带着浓重的方言)我们一定把你们的意见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知青甲    怎么跟我们大队领导说的一样,又要“烟酒烟酒”。(顿时休克了过去,昏倒在知青集体户门前)

(知青乙、知青丙、知青丁、知青戊、知青已抬着知青甲,北京慰问团长及十九人下。帷幕落下,剧终)

 

                                                           2009-12-30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